「一校一社工」對小學生的影響(小學學生輔導人員關注組新聞稿)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小朋友是香港的未來,但你知道在「一校一社工」新政策之下,他們將會經歷什麼嗎?
「一校一社工」:
在2018年的施政報告中,政策要求學校改為只聘請一名學位社工取替所有學生輔導人員,以應付全校所有輔導及支援工作。

真實個案:
明仔的父母於去年離婚,當時父母並沒有向他解釋離婚的原因,令他認為自己被拋棄、沒有人愛。自此之後,明仔慢慢變得情緒波動。在學校,他曾經 向班主任丟餐具、除掉運動鞋向別人擲、緊握拳頭打人、拿起凳子擲向外丟、用鉛筆插同學的背脊等。他更會因不想放學而躲在桌子下面、藏在班房內的一角、甚至在操場上大吵大鬧,嚷着:「不要回家!」。大部份時間,他的情緒都處於不穩定狀態。出現挑戰性行為的原因都不明顯,亦未能推斷。 他不喜歡和別人訴說發生了什麼事情、更不願意向自己傷害過的人道歉。
明仔才僅僅升上小二,他在成長的路上就充滿困難和挑戰。學校裏的學校輔導員、社工和老師在互相協作之下,一同關心和支援這個孩子。輔導員每星期都會和明仔進行個別單對單輔導,運用心理發展理論、家庭系統理論、依附理論等心理學知識去理解明仔的狀況,透過遊戲治療、情緒導向治療等輔導學的技巧去協助明仔表達自己的想法及感受,最後以認知行為治療的模式,先讓他明白在班房裏應該、不應該做的行為,然後讓他明白行為的後果和嚴重性。輔導員更設計了個別的獎勵計劃,希望鼓勵他能夠增強自控能力。而社工就主要負責他所參與的情緒小組,一邊讓他學習如何恰當地表達自己,一邊觀察他在一個群體裏的表現。社工更有效利用社會上的資源幫助明仔,例如替明仔的爸爸聯絡家庭服務中心。輔導老師曾讀過輔導學的知識,所以便在課堂中,以第一身角度直接觀察這個孩子上課的情況,而且看看他有沒有什麼情緒激動的先兆。
學校輔導員、社工和輔導老師,三個不同的專業共同合作,讓明仔無時無刻都能感受到別人的關愛。希望從小欠缺家庭溫暖的明仔,在未來四年的小學生涯能夠健康快樂地成長。
然而,在「一校一社工」的政策下,學校輔導員及輔導老師的角色將會流失,一名學位社工將會負責照顧明仔,以及全校所有學生的心理健康。試問,「一校一社工」政策真的可行嗎?對各個持份者又會有什麼影響呢?

學生將會經歷什麼?
在政策正式生效之後,學校將會削減學校的輔導人手。輔導老師會自然流失,學校輔導員及非學位社工都會離職,他們與學生長期建立的情感和信賴關係將會一下子消失。小朋友所經歷的成長挑戰極多,亦未必能夠對任何人暢所欲言。當失去了校內最熟悉、最信賴的依附,他們剎那間內能夠找誰傾訴?他們又需要多少時間去找下一個心靈支柱呢?
一般來說,學校都會有一個或以上既輔導人員去支援學生的健康成長。當中可能包括社工、輔導老師、學校輔導員等,他們會互相交換不同的專業意見,從多角度去了解學生的狀況。在跨專業協作輔導模式下,學校能夠更有效地處理學生個案,更能夠及早識別一些有潛在風險的個案。長遠而言,若果學校只聘請一名學位社工負責所有的學生輔導工作,就必定會失去一直以來的跨專業協作、跨專業討論及跨專業交流。過於偏重於單一專業的輔導系統,會是一個完善的輔導系統嗎?
學生精神健康問題,甚至輕生問題越來越令人關注。在這個明顯的趨勢之下,政府不但沒有加強支援,取而代之的是削減學校的輔導人手,「重整」學校輔導系統的架構。這一個「重整」,是福,還是禍?

學校社工會經歷什麼?
但凡與學生心理健康有關的校政,都與輔導系統息息相關。從學生的個人精神健康、學生與學生之間的關係、學生與家長的關係、學生在校外的行為等等,所有層面都會有輔導的支援。校內從事輔導工作的人員的工作非常廣泛,從最基本的為學生提供個別輔導、不同主題的小組輔導、與學生、家長、老師建立關係等,以至學生升學講座、家長日活動、學生的校內校外比賽、甚至攤位及壁報設計,都可能是現職社工和輔導員的工作範圍。
一般的主流學校都會有數百個學生,而單單一個社工真的可以承受如此重負,處理全校的輔導政策及應付所有學生的輔導工作嗎? 一個簡單例子,假若在小息的時候,二樓和四樓分別有兩個學生碰巧出現情緒問題,需要緊急支援。學校只有一名社工,該社工應該先去二樓還是四樓?然後社工應該先為哪個學生進行輔導呢?情緒爆發又正在等待輔導的學生,又應由誰來看管呢?誰能夠確保臨時看管人有足夠的輔導知識,正確應對學生的狀況嗎?

學校輔導員會經歷什麼?
在問上面這個問題之前,可能你會有另一些疑問:「會輔導的,不就是社工嗎」、「學校輔導員是什麼」。
在美國、英國、加拿大等先進國家的中小學校教育體系中,輔導人員是一個專業、受認可的職位。而「學校輔導員」 (School Counselor)是對於學校輔導人員專業角色的正式稱呼。輔導員的專業資歷為學士或碩士以上,須接受心理學理論與輔導技巧專業訓練。而「學校輔導員」及「學位社工」的分別,可以從他們大學學位課程的主修內容中看出兩者的輔導取向。

從上表可見,輔導員專攻心理學及輔導理論與實踐;而社工則修讀社會系統的知識及實踐。兩個專業皆是在由廣至深在其專業範疇上修讀課程。輔導員學習十多種心理學理論和心理治療,對個人心理需要發展層面有專業認識,社工則對社會系統瞭如指掌,兩者各有所長,絕非能互相取代的專業。
雖然輔導員和社工的訓練同樣有輔導元素,但輔導員強調的,一直都是由心理學角度作為基礎出發,了解及觀察每個個案的心理及個人成長發展需要,從而輔導個案。而社工絕對並非以心理學出發,他們反而從社會系統性角度了解個案的需要,為個案調配及提供最合適的資源去做輔導。
雖然大眾一般都會把社工和輔導員的角色混淆,但實際上,他們各自都是一個整全的輔導系統中不可缺少的角度。在輔導的過程中,學位資歷的社工除了輔導及危機處理之外,他們會更了解法例及福利政策,並擅長運用社區的資源去幫助學生,例如申請經濟援助、轉介服務等等;而學位輔導員則傾向以心理學、輔導及心理治療的層面,去深入分析學生的心理發展需要,按之作出相對的治療方案。
而在「一校一社工」的政策中,學校輔導員將未能留在學校的輔導系統之中。除非他們再修讀社工的課程,才能有機會繼續留校為學生服務。兩個專業一直都為學生盡心盡力,各有所長,為什麼「一個專業」非要修讀「另一個專業」才能繼續他本身的工作?這不是否定了學校輔導員的貢獻和輔導學的專業嗎?

建議方案:
學生的心理健康是成長、學業、人際關係的基石。美國、英國、加拿大等先進國家的中小學校教育體系中,都會有一個容納多元專業的輔導系統,平衡、互相協作地去維護學生的身心健康。就如一個成功的公司架構需要多個專業部門、一個整全的教育系統需要多個專業的學科教師,一個有效的輔導系統,毫無疑問是需要多個專業的配合,才能達至最好的效果。
維護學生的身心健康、維持輔導系統中的多專業協作、減輕學校社工的龐大工作負擔、及尊重輔導員的專業,都是政府及教育局必須重視的事情。政府及教育局有需要重新並深入瞭解「社會工作」及「輔導學」兩個不同的專業,全面檢討小學輔導服務的政策。「學校輔導員(School Counsellor)」應該為社工及教師以外的獨立專業,更應長遠審慎考慮將「學校輔導員(School Counsellor)」作為常設職位,最終落實「1 位學位註冊社工+1 位輔導教師+1 位學校輔導員」。

Photo credit: RTHK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