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女孩子還是牧師或老師最在行(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wikipedia by Tan Wei Liang Byorn – CC BY 3.0

有團體調查香港基督教會的性騷擾/性侵狀況,發現情況嚴重。受害人有女有男,加害者多屬位高權當之牧師高層。而且事情出現之後,教會固然隱瞞,警察也會勸受害者息事寧人。而很多人在經歷侵犯之後,還繼續留在同一間教會。

連神學院的校牧說,教會有家醜不外傳的文化。其實外人霧裡看花,得著的觀感也大致如此。教會中人很喜歡說「肢體」,肢體是肢體,但背後是一個,好像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意象,他們沒有互相指點的文化,雖說肢體來自一個身體,但實際上又是奉主之名,各自為政。

不用說性騷擾問題,就說97以後,政治力量執位,自然也波及宗教界。儒道佛高升了,不少新教教會也趕上支持權貴的路,或者明光社經常發表聳動的性議題評論,總之引起很多社會爭議,但教會界基本上是沉默,像上帝的那種沉默。有個別特別敢言的基督徒,則是「敢言基督徒」,是獨行俠,但沒有「敢言教會」。因為真的沒有。

教會就是生意,生意充滿利害;充滿利害的人自然傾向沉默,正如教會。正如泛民。泛民裡面有很多議員都去不開會,在重大議案都缺席不投票,然後有人推搪做主席,導致整條議會戰線失陷,但會開聲批評的人,又好像多數是民間獨立人士。「制度化」的民間人士,即是與泛民政黨有密切關係的民間團體成員,也多數噤聲。似乎很少在檯面上的人,會高調批評這些連消極議會抗爭都棄甲曳兵的逃兵。

信眾問,點解牧師你要強姦個兄弟/姊妹呀,教會高層最勇猛的時候就來到了,他們會指責受害人「過份敏感」,指摘受害人「竟然不聽神的勸告,容許兩個人單獨相處」。當市民詢問為甚麼議員不議事的時候,現在好像是市民不對。當然整個圈的「持份者」又是三緘其口。

但教會比起商業機構、比起一般的結社團體,從來更適合藏污納垢,因為他們有神聖的光環,有神的話語加持,加上一班刻意放下智性,有時擁抱反智主義的信眾,是會出現萬惡的事情。好像《男人四十》裡面那個令女學生大肚的盛老師,一個道貌岸然的中文老師,是青春女學生的良師益友。大家一臉撲素,同坐一席青草地,望那一江溪水,唸詩啊,然後夢遊五千年的「文化中國」。

文以載道,然後有文就彷彿有道了。中文老師都有類似於牧師的光環。因為「中國」某程度也是宗教。然後大學生就更可口,也是教授的福利。你知道甚麼是「偽毒」吧?現在要騙女孩子,浪子型是不行的,過時了,現在人人都宣稱自己很毒,很星野源的那種,會更有用。當然最王道的還是牧師和老師。在教會和學校,牧師和老師有夜場和交際處沒有的權力架構。一個在講台上的人,魅力是會乘10的。即使沒有勾到人,至少講者自己就已經年累月,服用自製的權力春藥,以為自己很受歡迎,就行兇了。十字架下的神性,因為是權力,所以最勃發獸性。道學先生最淫蕩。

然後信眾的質地也是離奇。據說有涉事教會的信眾,很天真很傻地接受傳媒訪問,表示「牧師都係人,都會犯罪,可能有啲嘢控制唔到,當然神都唔容許呢啲事發生,要畀機會原諒牧師!」但基於「肢體」不要互相批評的原則,其他信眾不會批判,於是這種奇異信徒就成為了信徒的代言人。「基督徒都是咁on9。」有一些年輕的基督徒朋友都說,自己都不太會表露身份,因為連自己都覺得在這世代,基督徒慘變on9代名詞。

但這些都有其大眾神學的脈絡。教會牧養信眾,總是強調「信心」、「順服」,而且「反智」,認為質疑和追尋會影響信心,所以產出的人就變得很陰陽怪氣。就是你聽到信眾說要原諒牧師、人血饅頭專家柴玲說要原諒中共,愚民氣息極重。中國宗教本來就有被皇權和士大夫集團長期邊緣化,學懂不干涉社會的生存之道;現在的基督教,除了中東教義以外,其操作和模式,都是一片中國式的反智和陰柔傳統。

這種「產品」大行其道,自然也是市場需求的結果:去教會的大眾教徒,有哪個是真的著迷於深奧的玄理?他們需要的接地得多,是安全感、社群關係、簡單的指引、情緒的鎮靜、一個看來安全的環境……這自然反向地產生了港式中產、耶青式的教會內容。很多教會的核心並不是賣聖經——賣聖經已經是很高級的了——而是賣安慰劑,教會成了精神復康中心,一個逃避人生真正困境和惑亂本質的避風塘。

在這裡,很多人會返祖。有人會放下戒心,有人會放下面具……老實說宗教就是一個Amplifier,令事情變得很極端。偉人可以憑信仰變成更加超凡的人,但門外的大眾部卻多數是成為更愚的愚人,以及更沒有靈性的群體動物。

South Park曾經有一集戲仿《達文西密碼》,說耶穌當年的意思是要一隻白兔做教皇,但後來被人扭曲,門徒奪位,擅自另立世系。保護這個歷史真相的人成了聖殿騎士,世代相傳。當然歷任的教皇就不斷去追殺和清算他們。白兔做教皇有甚麼好呢?牠不會說話、牠不會佈道。

但這個安排就是出於神子的睿智,祂知道人是信不過的。沉默的白兔,就像沉默的神,至少不會害人。至少白兔不會對你露出JJ。白兔最多是生殖力橫強,會生很多白兔,但無論如何,牠是不會對信眾下手的。

獲授權刊載,原文刊於SOSread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