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睇住香港」義士獄中書信之一:行人專用區與我(文:影攝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影攝食

2000年,旺角行人專用區成立初時,本人每逢假日都去旺角行街,在當時,有一位叫「蘇春就」的街頭表演者,他表演的是雜技,他還會扮小丑,為小朋友帶來歡樂。但好景不常,他在銅鑼灣時代廣場表演時,警察控告他阻街。幸好法庭反駁警方的控告,兼說他表演沒有違反基本法… (編者按:2010年東區法院的裁判官,乃是影攝食本人的代表大狀)

2015年,本人重臨菜街,發現狀況已不似2000年成立初期,噪音處處,令到居民生厭…

本人在當年三月時,重遇蘇先生,便詢問他,為何不在菜街表演?他告知本人,他好少在菜街表演,因為大媽、用大型樂器的表演者,不想他在菜街出現。

本人聽了後,回家翻查環保條例內的噪音管制條例的條文,接著在2015年的四月至年尾,本人每逢假日便去菜街,用電話量度噪音,再報警處理。問題是警員到來後,只叫在場人士將音量收細,從不作出檢控。在警員走後,表演者便故態復萌…

本人見到此情況,心裡十分不屑警員的行為。本人利用FB推動一些民間自發的行動,幫菜街附近的居民、店鋪回復2000年初的狀況。這些行動得到警隊高層的關注,每舉辦一次,旺角百老匯戲院對出的表演攤位,必然要提早收工,而其他檔口都將音量,盡量收細…

直到2016年,本人因旺角騷亂案被捕,不得進入菜街範圍,而噪音問題便復萌。本人雖則不能落菜街,但是仍不斷寄電郵給政府部門…

本人在2016年12月份,向政府司司長、林鄭特首、環保署、警務署處長、保安局局長陳詞菜街噪音問題,不想高空擲物問題重臨,懇求警察嚴厲執行噪音管制條例,但是,回覆令到本人十分失望…

2018年五月下旬

文:影攝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