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官媒封聖的社運活化石(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三個自命體制外的東西,接受國家官媒的訪問邀請,本身已經很滑稽。三西(三個東西之簡寫)大談「抗爭回顧」和「運動反思」,又是一副自以為知性交流、表達真知灼見的認真模樣,又是加倍的黑色幽默。明白人都知道,中國治港要維穩,自然是軟硬兼施的兩條路線:一面用刑獄硬鎮壓,另一面是柔聲細語的軟勸退。社運活化石就是用來宣講和平福音的牧師。

中國不想香港人再謀反抗和衝突,但他們都知道由自己來說官話,沒人會聽,所以官媒就將這些浪花淘盡的人撈回來「循環再用」,借牠們第三者的嘴來釋放和諧訊息。不需要管三西的話,有多自作聰明或腦筋不清,牠們批評抗爭者這個那個,動機是因為已經不在狀態,要爭回自己已經消失的地位和話語權。所以官媒叫到做訪問,就吐飯答應。

這些政治文宣(Propaganda)中聲言之行事底線、「從一而終」的道德標準、領袖必須知會所有參加者一切可能事變的狂想,固然可以是書呆之言,也許三西真的相信世事應該如此——所以這也解釋了為甚麼犧牲和推動歷史的不是他們。但無論如何,這些言論最終也只是服務中國當權者的治港議程——他在勸香港人,不要再搞了,回去老社運的那一套吧。大家就地開小組討論、每一次先和警察預先協調、只有準備去坐短期監的「領袖」會被捕、人人都可以安全回家……搞這種吧。

中國知道不能令香港人完全心悅誠服,所以他們已經預備了美沙酮。影響治安的社運,即真左翼理想中破壞社會秩序、阻礙資本家生產流程的示威和抗爭,不要再搞了;但作為補償,他們還是會鼓勵和容許大家去玩安全社運。在中國和社運化石的多年共謀之下,其實社運和政治好像不只不危險,更加是有益身心,變成像寫落學生CV的Extra Curricular Activities;社運變成了避免衝突的安全套。

真正「擾亂治安」的抗爭實在令當權者十分不舒服,結果便是當權者加倍鼓勵大家去探究、解構和對話,從事只有文化生產、而沒有實際衝突的社運。即是中國不能接受港獨運動,所以他們會鼓勵大家去支聯會的六四晚會,在愛國的實質旗幟下玩一晚虛擬反共。但愛國而反共,還是沒有超出他的底線。就是這個道理。

官媒的潛台詞,是要大家回到文化社運,想大家成為雙輝一葉。他們可以容忍香港滿街都是雙輝一葉,但不能容忍這個世代出了一個黃台仰或者梁天琦。

三個extra curricular社運的代言人,真的那麼在乎抗爭者付出的代價和前途盡毀嗎?恐怕不是。即使他們口裡說不是恥笑,但身體卻很誠實:在這些片段中,我們看不見任何基本的物傷其類之情,牠們甚至連年輕人為「入獄義士」作一首歌,抒發一下感嘆之情,都要瞧不起,並且充滿默契地共同恥笑。老實說牠們當中不是沒有人已經退下火線,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為甚麼連別人唱苦情歌發泄都要看不順眼?
既然牠們既不是認同進步抗爭者,也不是同情,那麼所謂「抗爭者沒有理解要付出的代價」,不過是落井下石,以及恫嚇——瞧大家的代價多大,沒想到吧﹗在牠們的論述中,巨大的代價反而是不德的象徵。因為有益身心的社運也真是「目標為本」,成效越大,受傷越少,就越好;本小利大,就最佳。代價出現了,就是壞的社運。

然後牠們最終會說,雖然你們嘴硬,但是入獄幾年,真的很嚴重吧,你們不能不承認吧﹗半生不死的反抗者,最終會與暴政同流。他們不是鞭韃當權者羅織罪名、鐵腕鎮壓,而是小蟲一樣鑽探抗爭者的行動沙石,例如弄哭小女孩、或者長年訴諸無法證實或證偽的「示威者的well informed程度」,試圖找出人民做錯了甚麼招致政府鎮壓。

犧牲出現之後,往往會引來矯枉過正的反思,即是斯德哥爾摩兼創傷症候群,我們會檢討自己為何惹來強姦犯,是我們穿得太暴露了﹗有一些人聲言顧全大顧,要避免犧牲,但其實只是將自己的退縮合理化。沒人會說抗爭活化石不再身處前線、不再衝、不再犯官非,有任何問題。就過你的好生活罷,沒人會阻止。但退下火線的人,又在壓迫者的喉舌擾擾攘攘、高談闊論已經下獄犧牲的一群,好像都是抗爭者不智、道德有虧,要他們反省這個那個。這就是落井下石,就是契弟。以否定別人的行動,來合理化自己的毫不作為。

常言道不要輕言犧牲,但絕對不是逃避犧牲。尤其是參與社運,參與政治,本身就是想改變世界,主動擔起時代;搞社會運動,搞到最後以「絕對安全」為目標,不是好笑嗎?你要絕對安全,沒問題,但別人不一定要跟;到別人不幸犧牲,你就去批判去落石,說是社運化石,也侮辱了與世無爭的化石吧。

犧牲當然是出現了,但這不就是政治嗎?當真正下獄,受整個政權狙擊和迫害的人,都未出來大呼小怪,這些壁上觀的人有甚麼資格代人喊痛?而受苦最深的人們,卻在鼓勵外面的人要堅強,要走下去。這些囚徒的精神多麼巨大,比起那些肉體自由而精神萎頓的人,是多麼強烈的對比。
有哪一個地方的人爭取權利,反抗鎮壓,是不會出現觸目驚心的犧牲和代價?現在你和我沒事,但將來也可能有事。現在誰又能夠膽說自己安全?那些要爭選票,爭9萬6的人,不是更加應該有覺悟嗎?如果他們假定抗爭者沒有覺悟、覺悟沒有他們的高,那只是社運化石自己沒有覺悟世界已經改變,要反思的是牠們。

這已經不是一個跟足規則,就能避免犧牲的世界。龍門隨時在搬運,三西之類的腦袋卻以為一切可以用理性和計劃去控制。彷彿運動只要由他們帶領,他們就可以在這個不講規則的時代,神通廣大地確保所有人毫無犧牲。就是他們比較認可的有底線、有道德的,即是雙學兼傳統社運那一班,都是被判多過預計的不公刑期。難道我們又要抽絲剝繭,去找出究竟抗爭者做了甚麼錯事,而導致政權有位入,有藉口清算?

如果用社運活化石乜都屌的思維去看,13+3被重判,是因為他們太溫和!這種先射箭再劃靶的廉價批評,一如牠們認為抗爭者太過激進而招致極刑,是唯心論、唯德性論,完全不理會客觀政局的改變。腦筋稍為正常的,都會知道現在凡是年輕,有希望的,稍有動靜,就會被瘋狂打擊。就算是完美無瑕的雙學三子,也一樣逃不過。根本在無差別亂射之下,已經沒有了過不過界的那條界,還嘮嘮叨叨那些枝節,只是活化石以為自己精明,但實際是一葉障目,當事人還要萬般沉迷兼自鳴得意。

說犧牲,要抱怨不是也應由當事人去抱怨?況且那些熱切的抗爭者參與運動,從來不是將「安全回家」當成第一要務,他們是想「成功爭取」,而忘記了顧自己。不過這種熱切和真誠的抗爭心態,這些不知人間何世的社運演員是不會明白的了。

說來說去又是回到魯迅說的戰士和蒼蠅。這個社運圈除了勾心鬥角、爭風吃醋之外,就是一個令庸才自以為偉大的沼澤。這個圈待得越久,人會越來越墮落而且不知覺。蒼蠅在金玉滿堂的國家喉舌裡飛,還是蒼蠅;戰士在囚室、在墳塚,都是戰士。據說牠們很看不慣崇拜英雄(而不祟拜牠們),那我用最冷酷最沒感情的方法來講,就算抗爭者有一天出來說,抗爭是不可解決問題的,後悔了,也就是一種人人都可能歸宿的退下火線,但他們在2016年越過一堆假貨的一刻,是永恆而無價,永遠銘刻於抗爭史,啟蒙有緣理解的後人。世界的前進,不就是靠這一次又一次的超越嗎?

我就不說那麼大了,其中一塊化石還在說,甚麼梁頌恆坐的士逃走的熱城式fake news,以證明激進派無擔當只會叫人去衝,然後馬上被大量網友指正:根本梁頌恆當晚沒有呼籲衝擊,而且留到最後才徹走。老實說連這些都刻意搞錯,還有甚麼評論的身位呢?你再看牠們正經八百好像在開高峰會的神情,內容卻盡是令人發笑的膠論,而且沒有一個是有影響力和受人尊重的。媽呀這是正式錄用的政治宣傳嗎?這個城市的失敗主義者可不可以稍微精緻一點點?

原載於SOSreader,獲授權刊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