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飛帆:不走選舉路線,盼為台灣開拓國際空間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林飛帆今年3月間,訪問多倫多大學亞洲研究所。圖片/Courtesy photo of Taiwan Gazette.Org/by Aaron Wytze Wilson

許銘洲/編譯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所屬的蒙克國際研究中心(Munk School of Global Affairs),其創辦的網路媒體《台灣公報》(Taiwan Gazette),5月15日在《凱達格蘭媒體》(ketagalan media),發表一篇對於台灣政局的專訪文章,名為「林飛帆:『我無意於競選公職』」(Lin Fei-fan: “I Don’t Feel Pressure to Run for Office”)。該深入淺出、廣博專訪內容,係於今年3月間,林飛帆訪問多倫多大學亞洲研究所(University of Toronto’s Asian Institute)期間完成訪談。

Q:2014年的318太陽花運動至今已滿4年,台灣的政治現況經歷相當大改變;不過,許多老問題仍舊不動如山。你認為318對台灣政治最持久的影響力是什麼?

飛帆:當年參與318年輕人,對於政治帶來的最大衝擊,應該是他們對政治,變得更加主動出擊。有助於國際社會重新認識台灣,也讓國際人士知道,台灣人民看重「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而且台灣也不只有2大黨在主導政局。 [林停頓了一下子]接著說,我的回答(似乎)太含糊。

Q:為何要含糊不清,難道不確定太陽花運動,究竟帶來哪些衝擊?

飛帆:是的,我是有點懷疑(當年運動的影響力是否依舊存在)。大多數當年友人,如今都已進入政治場域或加入政黨;這是好事一椿。反方向的解讀角度是,他們太快進入政治運作,我甚至會大力批評一些友人,那麼快就想要角逐民代;那樣只會繼續複製同樣的「政治結構」。

Q: 複製政治結構,是什麼意思?

飛帆:我的意思是說,他們將成為體系的一部份,卻沒有花費大力氣想尋求改變、突破。特別是針對加入民進黨者,他們只能追隨政黨,以及高層領導者的指令行事。

Q:你期待他們必須進行什麼改變,政治場域不就自有其運作邏輯?

飛帆:我們社會,並不須要多個5或10個候選人,重複民進黨行之有年的模式窠臼;我們更需要推動社會進步者。我對於太陽花運動成員加入民進黨者,批評比較兇,遠甚於加入第三勢力政黨者。

Q:為什麼?

飛帆:以一些議題為例,像是LGBT人權、原住民權利,以及勞基法修正;不少當年運動友人(在政黨內部),選擇多一點沉默。他們擔心話太多,得不到政黨支持;換言之,就是不想挑戰現有政治體制。如果太陽花運動,仍帶給當年友人一定程度衝擊,而且他們未來如能獲選為民意代表,我希望他們能突破政黨藩籬,(在社會正義問題)走得更遠。

民進黨、時代力量的選舉路線

Q: 民進黨是太陽花運動的收獲者,你認為該黨是否符合當年青年世代的期望?

飛帆:沒有,民進黨沒有落實年輕人的改革夢想,甚至還拋棄許多。民進黨真的越變越保守;也不在乎青世代想法,好像只是「榨取」(exploit)太陽花運動成果。

Q:2014年的九合一縣市長選舉,以及2016年年初的總統暨立法委員選舉,青世代的改革呼聲,對於民進黨的選戰告捷,發揮海嘯式的摧枯拉朽作用。另外,時代力量候選人林昶佐、洪慈庸,以及黃國昌皆順利當選立委。你認為青世代,對於2018、2020兩項選舉,能否繼續發揮作用;或是他們已經對政治心灰意泠?

飛帆:很難用Yes, No來回答,情況變得兩極化。一方面,人們呈現灰心、沮喪;另一方面,有些青世代對於政治參與更加主動。老實說,我已經跟同世代年輕人的現況有點脫節。我所認識的時代力量朋友,他們對於該黨的未來前景,滿懷樂觀、希望;至於參與勞基法抗爭的友人,他們則對於未來改革,抱持悲觀態度。

Q:時代力量黨未來發展在2018 、2020的兩項選舉,前景樂觀?

飛帆:思索中[停頓一下子 ]。時代力量短期內在選舉戰役,會繼續有所斬獲;不過,該黨的政治路線,仍需要更加清晰明確,否則內部紛歧,將引發路線鬥爭。以時代力量現任5席立委為例,對於前陣子的勞基法修法,就發生了觀點不同的互相衝突狀況。如果時代力量5席立委,在不同議題都出現許多意見相左情況,更何況今年地方議會選舉之後,如果產誕生了更多新人,而且仍然無法擁有清晰政治路線共識,那麼預期會出現更多的混亂、爭鬥,將可想而知。

Q:你否感覺強大壓力,必須走選舉路線?

飛帆:沒有,目前走選舉路線,並非我優先關切選項。台灣政界現在並不需要,另一位年輕面孔;因為已有許多年輕候選人出來了。假如我加入某一政黨,這意味著,我跟其它年輕人並無不同的戰術與戰略。目前我們這個世代年輕人,少有人從事國際事務參與工作,至於從社運出身者,從事類似的國際工作,更是微乎其微;我傾向於更加關注國際事務議題,這是我目前的關注焦點。

Q:民進黨台南市長候選人黃偉哲,是否會當選?想像一下,如果黃偉哲當選,那麼2019年將出現立委空缺,屆時會舉辦立委遞補選舉,你是台南人,有沒有受到誘惑想參與這場選戰。

飛帆:台南向來是民進黨支持者的大本營,黃偉哲實質上已經當選。現在個人並不想從政,所以2019年預期的立委補選,這對我毫無誘惑可言。

美中台三邊關係

Q:習近平近來推動憲法修訂,取消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本質上形同讓他可以終身擔任國家主席,你認為台灣會受到什麼程度影響?

飛帆:這對台灣非常危險;特別是當我們進一步觀察中共內部的權力結構變化,它將國務院台灣辦公室的地位升高,讓它直屬於國家副主席王歧山管轄。明顯可見,習近平意圖增強對台灣、香港事務的控制權。另一方面,川普也正式簽署國會通過的《台灣旅行法》(加強美台官員互訪),美中關係緊張升高於此可見一般。台灣也日愈受到中國霸權咄咄威脅;不過,台灣往往(只能)處於被動受影響的低調(low-key)狀態。

Q:不久的將來,台灣跟中國會發生衝突?

飛帆:會有小規模衝突,例如像是中國不想遵守台灣劃設的M503航空路線;不過這類爭議幾年前就鬧過了。換言之,中國會弄些小衝突來達到它的政治(施壓)目的。

Q:中台之間的緊張情勢,你期望台灣做出什麼反應;台灣似乎沒有太多選項,不是嗎?

飛帆:是的。台灣一方面必須維持跟美日的親近關係;另一方面,也必須花費心思,在國際上廣結善緣,跟一些進步力量,以及進步黨派合作;像是美國民主黨成員,日本與歐洲的左傾政黨成員。我們必須跟一些國際政黨合作,讓他們理解台灣遭遇的處境,也要讓他們看到,台灣的進步公民力量,有能力跟他們併肩合力,共同打造更公平、正義的國際社會。

Q:你如何看待現在的美國當局?川普政權身旁出現一些親台派官員,例如博爾登(John Bolton);當然,他同時也被視為一號危險人物。你認為川普當政之下,對台灣是個機遇?

飛帆:川普當家對台灣是否出現機遇,我持保留模稜觀點。川普確實接受蔡英文總統打來的祝賀電話;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台灣當局對於美國共和黨或一些危險政界人物,根本無法明白拒絕。台灣面對美國或中國(台海關係),都同樣呈現類似的低調態度,這是台灣的處境使然。

Q:對於蔡英文處理台海關係,你的評價如何?

飛帆:對於蔡英文的台海問題處理,基本上我並未提出批評,因為她避開風險,而且不想挑釁中國。不過,另一方面,她主動建立與美國的合作管道,而且多數情況下並未公開(即私密進行)。目前,蔡英文的親美、不挑釁中國的外交政策,處理算是得當,僅管人盡皆知,蔡英文打給川普的恭賀電話,是美方主動安排;《台灣旅行法》也是美方主動提出,這些局面都不是由台灣政府主動擘劃。

蔡政權規避獨立進程?

Q:你不認為蔡英文的施政,日愈遠離台灣獨立方向?

飛帆:是的,這確實是蔡英文政權的另一項保守屬性。對於像我們這類的親獨立人士而言,蔡英文並無推動意願,也不想讓獨立議題有所進展(即相對保守)。不過,關於獨立問題,我嘗試想得深一點。做為一名懷抱進步價值的台獨支持者,我們不應只是尋求國家獨立而已;而且也應一併支持其它重要的進步價值理念,這樣的獨立才更有價值與意義。

蔡英文的重大疏失,包括她沒有向台灣民眾說明,為何她不願或不能推動獨立進程,這是獨派支持者對她施政表現不滿的主因;特別是當川蔡通了電話,美國也發佈《台灣旅行法》之後,蔡英文卻完全沒有提出任何推動獨立議程;也絕口不提(或避談)「台灣主權」捍衛(即相當於台灣正名)、「國家正常化」等議題進程。民間社會對於「台灣前途」走向的持續不確定感,讓親獨派選民對她高度不滿。

Q:你認為第三勢力,例如時代力量,需要發展清晰的台海關係論述,以及台灣獨立推動進程?

飛帆:第三勢力已著手朝這個方向努力;畢竟民進黨已走入政治光譜的核心位置,而且一定程度上該黨政策日愈往右派靠攏。我認為任何第三勢,如果想從政治競技場脫穎而出,絕對必須提出一套進步價值的推動落實方案,甚至必須提出如何促進台灣獨立目標早日實現。

前面已有所述及,我最擔心的是,時代力量目前,對於許多議題在其內部並無一致共識,這是時代力量遇到的最大挑戰;假如它想成為主要政黨勢力,從而擺脫「老三」地位。換言之,在左派進步價值,時力願意走多遠?在獨立運動上,時力願意付出多大力量資源,來與撐獨勢力共同合作,這些戰略都跟第三勢力,未來能否繼續成長壯大有關。不論時代力量、社民黨或是綠黨,總體而言,我希望他們多多關懷這塊土地上的人民,並在進步價值主張與獨立運動上,共同為台灣付出心力。

Q:318期間,曾出現一句流行口號,「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這口號至今仍然適用?

飛帆:這個論述背後,有多個層面需要考慮,所以難以簡單回答。我知道許多老一輩的深綠支持者相信,打趴國民黨是第一優先要務;其次,接下來才能解決其它台灣問題。或換另外一種講法,先不去理會民進黨內部的(價值)衝突,或先暫時不要批評民進黨,等我們解決掉中華民國(虛妄地位),實現台灣獨立之後,再來向民進黨動刀。

我認為這兩種解讀論述,皆與現實高度脫節,也一定程度上是在製造「混淆」(confusion);好像把中華民國代理人國民黨清除掉(即「去殖民」),台灣就會逐漸自動變好;而且國民黨要邊緣化到什麼程度才算倒?這也很難定義。所以我認為,「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在目前2018現況下,已不再具有吸引力。(譯註:另一方面,民進黨現在雖然「完全掌控」行政、立法權,卻在促進獨立、正常化國家議題上,持「維持(中華民國)現狀」的不動立場,幾乎不願有所作為。)

民報http://www.peoplenews.tw/ 授權轉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