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乙錚:香港本土派何以孤立無援?(曾焯文譯, Trans. Chapman Chen)(Yi-Zheng Lian:Why Are Hong Kong’s ‘Localists’ on Their Own?)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練乙錚,香港信報前總編,日本甲府山梨學院大學經濟學教授,六月十三在紐約時報出文,說明香港本土派/獨派不但受到中共及港共迫害,更受到泛民排擠,事關泛民同中共一樣,都中意中國強大統一,只不過泛民不欲此中國由共產黨領導而已, 所以泛民視本土派為分裂民主派陣營的傢伙,嫌其激惱中共也。最近梁天琦等多位本土派抗爭者、魚蛋革命義士,被重判入獄,泛民中人竟有稱快者(如何俊仁、譚得志)。香港本土派勇武捍衛香城獨特的文化、權利同自治,如今孤立無援,只望在泛民失敗的地方成功:將蠻夷摒諸香港門外。練乙錚又指出公安條例原用來對付六七年港共殺人放火暴徒,而今中國就濫用,以對付梁天琦等本土派人士。這篇文直接講出泛民同本土派的矛盾,難能可貴,皆因美國主流傳媒一向親香港泛民而遠本土派。以下為練教授文章中譯。

最近幾個禮拜香港二十幾位後生民運人士被裁定罪名成立,其中一些要長期監禁。 大部份因參與「魚蛋革命」而入獄,那是場自發的示威活動,一六年農曆年初一晚,在旺角熱門購物區發生,後來演變成警民衝突。

梁天琦,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主張香港獨立於中國大陸,因「魚蛋革命」當晚與警方發生小規模衝突,本周一被判六年徒刑。梁天琦乃係香港本土派魅力型領袖,許多此類分離主義分子在一四年雨傘運動期間嶄露頭角。
一六年農曆年初一晚,食環署職員要掃蕩旺角街頭賣魚蛋及其他新年小食的小販,梁天琦及本民前成員,起來保護他們,警察則在場虎視眈眈。今年四月,審訊期間,梁天琦話當時見到一名警察粗暴推撞一位女示威者,於是上前質問該名警察。

梁天琦被捕並被控襲警、兩項暴動罪,以及更嚴重的罪煽動暴動罪。(梁天琦承認襲警)。儘管目擊者稱梁天琦與警方的衝突在暴亂之前經已開始,梁天琦最後被判定一項暴動罪名成立(按:另一條暴動罪要重審)。

更嚴重者,香港政府對梁天琦和其他本土主義者濫用惡法檢控。 據我所知,自一九六七年以來,香港法院從未聆訊任何具有政治動機的暴亂案。六七年時,一間工廠的小小勞資糾紛迅速蔓延成為全面大混亂,港共工會成員、港共學校學生、港共傳媒員工、港共銀行、貿易公司職員,走上街頭對抗英國殖民政府。香港毛派激進分子趁機用恐怖主義將文化大革命帶入香港。暴動歷時約六個月,全城放了一千一百個炸彈(尚有其他更多的假炸彈),超過五十人死亡,約八百人受傷。

梁天琦根據一九七零年公共條例而定罪,公共條例乃係英國殖民地時代留下的法例,對暴動定義非常模糊廣泛:「非法集會」,而「破壞社會安寧」。香港末代港督彭定康認為梁天琦周一的判刑「極端」,彭定康解釋道,九七年英國將香港交畀中國之前,港英政府在九十年代修改了該條例,以限制濫用風險。 然而,彭定康話,主權移交後不久,中國政府還原惡法。

如今這些條例正用來對付本土派,可見香港要求充分自治的聲音如何激惱中國。 自八九年天安門大屠殺以來,中共一直鐵腕鎮壓公眾異見,北京當局希望能同樣壓制香港日益增長的分離主義心態。

顯然,香港自己的精英亦想壓制香港本土主義,當權者當然不消說,但香港主流反對派竟亦如是。 統治精英、親北京的政客、官員及商界領袖,基本希望香港繼續照常營商,即在穩定的環境賺錢。即使為此此目標而要容忍中國的鐵腕干預,亦無所謂。這班人不會容忍任何可能引起北京報復的分離主義討論,甚至只係進一步民主化都不容。

香港的傳統反對派,又稱泛民,乃係一班資深民主派政治家、倡議人及其支持者。 像本土派一樣,泛民要求香港有自由公平的選舉,並厭惡北京侵犯香港自由。 但他們自認中國人,因而與後生的分離主義者分道揚鑣。

其實,許多泛民與中共一樣,中意中國強大統一,不過泛民不欲此中國由共產黨領導而已。 所以泛民將本土派視為分裂泛民陣營的人,覺得本土派的行動有利中共。

泛民認為,香港獨立是不切實際的目標,有些人一再同我講,倡議獨立只會引致中共更加打壓香港,不利於整個民主派陣營,正如近期嚴刑判監,或限制言論自由。
梁振英,香港前任首特首,兼北京走狗,話「抵」梁天琦被當局裁定暴動。 意料中事。 然而,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不但無譴責定罪不公,反而讚梁天琦返港面對審判「有承擔」。另一泛民政客,來自人民力量(按:譚得志,即快必),甚至話梁天琦係「無癩爛仔」,係「加害者」,不值得同情。
 
本周二我去監獄探梁天琦。天琦道:「我而今的刑期漫長而不公道,但至少我能說服人相信:我同我這一代的本土派並非為了私利而從政。」

香港的本土派勇武捍衛香城獨特的文化、權利同自治,如今基本孤立無援,要靠自己。 他們受到中共嚴厲譴責,香港當局迫害,連香港主流泛民陣營都基本否定他們。本土派只望在泛民失敗的地方成功:將蠻夷摒諸香港門外。

內容來源:https://www.nytimes.com/2018/06/13/opinion/hong-kongs-localists-edward-leung.html

相片來源:本土民主前線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