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中史學社: 泛民何能防內宄(鬼)?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最近兩星期在香港網上最熱議的政治話題就是各個「#本土/#獨派」的年青領袖相繼被定罪、判刑。 除了哀鴻遍野外,不少心水較清的網友也製作了大量「圖檔」諷刺當日「泛民陣營」的支持者如何與他們割席、痛斥他們收了「共產黨」的錢作內應, 陰謀破壞「民主運動」等等,今日見到民怨沸騰又立刻見風轉舵的醜態。內容甚為精美有趣, 值得收藏。
本社一向關注歷史教育, 時政方面我們甚少談論。 但筆者前天聽到網上電台「城寨」的兩位主持徐少驊、陶君行討論到「#旺角騷亂」是否「共產黨」在背後陰謀策動以及如何應對「中共派臥底滲透到香港泛民陣營」的問題時卻覺得非常有趣,值得研究。筆者認為探討這個問題時不妨先放下各自的政治立場,「#本民前」、「#青政」等組織是否「宄(鬼)」先擱下不論, 重點是假設「共產黨」真的有派「#內宄(鬼)」到「泛民陣營」,那「泛民」該如何自處呢?
要知自古以來有獨裁政權便有革命黨, 正如有蝙蝠俠便必然有小丑一樣, 這兩股勢力相互間必然有各種明爭暗鬥, 「互派內應」這種行為亦是常見。 因此從宏觀歷史角度看,香港傳統民主派這種「#提防內宄(鬼)」的行為其實是很幼稚的。首先他們似乎從來未想過自己也可以派「內應」進入「建制」呀! 二來既然是「內宄(鬼)」又如何能「提防」呢? 與其「提防內宄(鬼)」,「民主派」為何不去想想該如何利用「內宄(鬼)」呢?
筆者閒時好習武,神州、東瀛的武術都稍有涉獵。筆者有位日本武術的師公是「早稻田大學」中文碩士。他經常提到「兵法即平法」,意思就是兵法可以應用到日常生活的各種方面;而他最常提及的兵法就是《三十六計》及《武經七書》。這類傳統兵法很多時都在討論如何「用間」、「反間」,奇正互用, 虛實並舉,正正適用於當下「泛民」面對的「內宄(鬼)困局」。其中筆者認為最值得參考的有兩計。一是「反客為主」:為人驅使者為奴,為人尊處者為客,不能立足者為暫客,能立足者為久客,客久而不能主事者為賤客,能主事則可漸握機要,而為主矣——故「反客為主」之局:第一步須「爭客位」;第二步須「乘隙」;第三步須「插足」;第四足須「握機」;第五步乃「成功」。——為主,則並人之軍矣!此「漸進」之陰謀也。如李淵書尊李密,密卒以敗;漢高視勢未敵項羽之先,卑事項羽,使其見信,而漸以侵其勢,至「垓下」一役,一舉亡之。簡而言之,就是潛伏寄生到敵方陣營, 然後伺機奪權或破壞敵方。 明乎此,「泛民」為何不可以派員全面佔據香港各大小公司、屋苑、地區組織的管理職位;先盡量掌握香港經濟命脈,然後伺機而動呢?當日所謂「國共合作」時,「共產黨」便曾經主動進入「國民黨」編制, 毛澤東更曾經高呼「蔣委員長萬歲」!但事實上「共產黨」卻是乘機讓「國民黨」在前線 「抗日」而自己卻在後方發展自己地盤,甚至乎積極吸納「國民黨」高層的子女為黨員,等他們偷偷把自己老爸的黨國機密泄露給「共產黨」。這就是「能主事則可漸握機要, 而為主矣」的最佳例子!
能「用間」則必定要能「反間」,第三十三計「反間計」有言: 「疑中之疑,比之自內,不自失也。 」意思就是利用敵方在我方的諜網故佈疑陣、發放虛假消息, 引誘敵方犯錯。 明乎此,那些甚麼「#邊個衝就係宄(鬼)」的言論其實是非常幼稚, 與其提防「內宄(鬼)鳩衝」——事實上也防不勝防, 為何不試想如何利用這種「內宄(鬼)」在前開路, 自己則乘機擴充勢力?當日俄羅斯第一次「布爾什維克黨」起義被沙皇血腥鎮壓, 事後才知道原來當日帶領工人示威的「東正教」牧師是沙皇派的「內宄(鬼)」,目標就是要引出「激進工人組織」讓沙皇的軍隊一舉圍殲之。沙皇的目標短期內似乎是實現了,但如果沒有當日的「#血腥星期日」又何來幾年後的「二月」及「十月」革命呢? 沙皇當日派臥底到工人示威隊伍中適足以為其自掘墳墓。 這個道理放諸今天同樣適用, 就算假設「本土派」是「內宄(鬼)」,為何「泛民陣營」不好好計劃一下如何利用這些「宄(鬼)」來擴闊「抗爭運動」的光譜呢?
由此可見「內宄(鬼)」這個問題其實是「敵我共險」的;「內宄(鬼)」如果能利用得當可以變成致勝關鍵。筆者希望傳統「泛民陣營」的朋友可以多從這方面分析問題, 不要一味再抱著「邊個衝就係宄(鬼)」、「邊個帶頭激嬲阿爺就係宄(鬼)」這種「畫地為牢」的觀念了;不然不用「中共」出手,他們為自己畫的牢也會越縮越小!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