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英國自民黨前黨魁話英國須譴責港府濫用殖民地惡法 Lord Ashdown says Britain must Denounce the Abuse of Colonial Laws in HK (Trans. Chapman Chen)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Eng. summary below)
艾師唐爵士(Paddy Ashdown),英國自由民主黨前黨魁,人權組織Hong Kong Watch贊助人,昨日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批評香港公安條例不公不義,令大好青年梁天琦以暴動罪入獄六年;前議員梁頌恆、游蕙禎以議會「非法集結」無辜判監;戴耀庭面對荒謬公眾妨擾罪。艾師唐話公安條例乃係英國留畀香港最壞的遺產,遭到聯合國一再批評,過分限制言論自由。英國必須譴責香港濫用英國殖民地惡法,服務暴政。艾師唐又聲討英國政府任由暴政橫行,不智可恥。以下為艾師唐文章中譯。Lord Ashdown, former leader of the Liberal Democrats, one of Hong Kong Watch’s Patrons, writes in Financial Times, and censures the unjust prison sentence of Edward Leung, Baggio Leung, Yau Wai Ching; and the injustices of Hong Kong’s Public Order Ordinance. He states the Public Order Ordinance is the worst legacy the UK left for HK, which has been repeatedly criticized by the UN for over restricting freedom of expression. He advocates that the UK denounce the HK Government for abusing outdated colonial laws left behind by the UK. And he calls the UK Government unwise and shameful for remaining largely silent about the spread of tyranny.
英國必須譴責香港及其他地方濫用英國舊殖民地法律,這些法律古董正用以服務暴政。

殖民時期法律乃係專制政權及民主敵人最厲害的武器,情況越來越嚴重。 你只消看新加坡限制同性戀權利,或巴基斯坦褻瀆法(違者處死)。 兩者皆翻版英國、荷蘭殖民統治。

香港情況尤烈,當局正根據各種過時殖民地惡法,鎮壓民主派及抗爭人士。本週,天才橫溢的香港抗爭青年梁天琦,因參與一六年二月旺角示威活動而,而以「暴亂」罪被判入獄六年。一名香港警察在酒店房間強姦女人,刑期都無如此長。梁天琦,廿七歲,之前既無案底,亦不曾以任何方式加入掟磚的人。 然而,英國設計的公安條例允許香港政府令其強敵在獄中渡過六年青春歲月,毋得發言。

梁天琦案並非孤例。一四年佔領中環運動乃係本世紀最大的和平群眾民主運動之一,超過百位示威者今面對律政司根據同樣的英國殖民地舊法律起訴。 其中一個最有爭議的案例乃係兩位前立法議員(按:梁頌恆、游蕙禎),因在立法會內所謂非法集結而被判入獄。 試想:如果英國國會議員因為在國會內抗議而判監,朝野會如何怒吼。
公安條例乃係英國留畀香港最壞的遺產,遭到聯合國一再批評,過分限制言論自由。 但這並非中國在用來恐嚇堵塞民運的唯一殖民時代惡法。 一四年策劃佔領中環法學教授戴耀庭溫和有禮,竟被控公眾妨擾。

為了盡量提高刑罰,當局羅織荒謬罪名:不僅指控戴耀庭妨擾公眾,而且告其煽動公眾妨擾及煽動人煽動公眾妨擾。香港政府聲稱遵循聯合國人權標準,使用英國殖民地過時普通法罪名來罰人,當有損形象。 此事對英國政府形象亦不利,唯英政府大致保持緘默。

我並非話所有被起訴的人都無辜,但判刑不成比例。梁天琦可能犯了較為輕微的罪行,不值得如此重判。Geoffrey Nice爵士,曾在海牙領導國際法庭,檢控米洛舍維奇,評道:「為達成側面目的,對麻煩青年政治判刑,極少奏效,時常弄巧反拙。」 
當我與來自香港的後生抗爭者談話時,發覺士氣他們越來越低落。

他們走上街頭爭取民主權利,但遭到鎮壓;殖民地惡法復活,加上英國近乎沉默,利便鎮壓。我們必須承認責任。香港最後一任總督彭定康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試圖改革公共條例,事關「法例中含糊不清的定義容易被人濫用,並且不符合聯合國人權標準」。

英國有義務促進香港人權。鑑於英國撰寫的法律方便鎮壓民主派青年,我們本應主張改變。但我們聞風不動,任由暴政橫行,英國歷史蒙污,委實不智而可恥。

資料來源:https://www.ft.com/content/d66d69aa-6ef4-11e8-8863-a9bb262c5f53
相片來源:https://www.libdems.org.uk/paddy_ashdown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