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是你媽媽(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the author

保險界議員陳健波最近用短片回應一名青年在「國歌法公聽會」的發言。青年反對立國歌法,理由是「尊重國家和國家並不是應有之義,你會不會尊重一個殺人兇手?你會不會尊重一個用坦克車輾過自己人民的政權?『我們都是中國人』真係難聽過粗口……黃皮膚黑眼睛就是中國人,那minions都是中國人了?」

陳健波的回應,老掉了牙,不外乎又是你們永遠都是中國人,就算你不承認,都不能改變這個「事實」,復又言總不能因為中國有一點問題,就不認身份;之後又怪罪媒體洗腦,教育出問題等等。

在愛國者眼中,香港才是那個低窪地帶,愛國攻勢和愛國資源前仆後繼,卻收效甚微,努力就如沉入水底,不見效果。他們總是說,你生來就是中國人,是改變不了的。這是血緣論,血統論。世界上有甚麼政權是強調血緣的呢?就是暴政,或者劣暴政。

法西斯政權是暴政,他們的政策和政權,是血緣所決定的,有人做統治階級,有人要死,由血源高貴或者低賤決定;劣暴政是中國或者奧斯曼帝國,一個東亞病夫,一個歐洲病夫,他們的施政效率奇低,統治到那裡,國族就擴展到哪裡,很多人都離奇變成了中國人或者土耳其人。

中國政府施政奇差,搞到香港天怒人怨,房屋問題、青年問題、教育問題,人口政策,處處都是火頭,甚至連SARS都是中國人帶來的。

中國沒有辦法,改善不到民生,民主無限期放假,身為統治者,解決不到政治紛爭,甚至落場激化矛盾,令社會持續動蕩。中國人劣暴政帶來的只有災疫,而沒有解藥;他們又沒有軟實力,沒有吸引力,不能令人心悅誠服。

中國是那個周星馳版本的如花,醜得非常,正常人都不會愛,除非有異常性癖。於是如花只能祭出「愛國主義」,告訴你:「雖然我很醜,但我是你媽媽啊。」於是便有那些「子不嫌母醜」的邏輯。如果如花是你媽媽,你就不能投訴她不細工,不漂亮。因為一講愛國主義,就不用講優劣、邏輯和前因後果。即使是暴政,外來的殖民,剝削者,都因為「他是你媽媽」而天經地義。

是誰很熱衷地說大家有血緣關係呢?是日本。在日本佔領香港期間,也在香港搞過認祖歸宗的工程。「大東亞劇團」在香港演出的其中一部粵劇,叫做《共榮之路,原是一家人》,日本也是奧斯曼帝國,打到哪裡,你就是大東亞人。當時日本人在戰爭文宣將自己粉飾為團結大東亞,對抗白人殖民者的救星,於是大家也是一家人。由於是一家人,所以戰爭當中的傷亡、斬頭、強姦、強佔財產,都不是那麼血海深仇,一家人沒有隔夜仇哦。

於是中國人在香港做的事,無異於當初的日本人。政權一強調血緣關係,而不是社會契約、權利義務、民主倫理,就是要佔人便宜,就是要文過飾非。陳健波在片末說,中國的問題,大家一起解決。繼續吹。現在已經有人開口要香港人搬去中國內陸,我們都知道「解決問題」是指「解決香港人」,他們需要的只是香港,香港人最好死清光。同心貢獻國家?日本人也說:「大家協力建設東亞」,你們有甚麼資格批評日本人呢?

但至少日本人有文化吸引力,中國人有甚麼?靠毛澤東?靠馬克思?靠紅歌、樣板戲、發展主義?都沒有,於是只剩下「大家都是中國人」。

「大家都是中國人」,所以大躍進文革大家一齊死;「大家都是中國人」,所以日夜叫嚷著台灣是中國的,不時就威脅要軍事侵略;「大家都是中國人」,所以司徒華那班人爭取中文合法化,卻不提粵語,因為他們認為普通話才是正宗;「大家都是中國人」,所以六四的時候,香港群情洶湧,要上街三罷,司徒華一個人取消了,斷送了千年不遇的機會。

因為大家都是中國人,即使發生了六四,還是認為要香港必須回歸中國。「大家都是中國人」,可以掩蓋一切雜音。「大家都是中國人」,將政府作為人民公僕的倫理,扭曲成爸爸媽媽決定兒女前途的管教。愛國主義是無賴最後的庇護所,愛國主義是劣暴政當然的君權神授,無論這個政府有多殘暴,他超然的合法性來自神秘的虛空,不可解,不用問,不能問。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