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意鋪就行人區 以群魔亂舞終(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wikicommons by Stephen

普通人要去旺角行人專用區賣唱,首先要跟一個中年女人申請,接頭人後面又有其他大佬罩著。不同時段地段有不同收費,臨近節日又會加價。
行人專用區的「所謂表演」,盡是折磨人的魔音,群魔亂舞,造型鬼五馬六,音樂亂七八糟,令人聽覺痛苦,視覺尷尬 。賤肉橫生以及年過半百的大媽,妖冶的扭來扭去,恥力全開唱著由張國榮演唱都很勉強的《熱情的沙漠》。「表演」的人很快樂,很忘情,好像吸了大麻。但我們路過時很清醒,所以很痛苦。
而且我們的痛苦,同時是一些江湖社團的尋租生意。他們將自己的生意建築在我的痛苦上。全世界都不高興,只有他們高興。所以如果說要取消旺角那段行人專用區,驅逐大媽,便是九個字:值得做,應該做,快D做。現在說要取消這個行人專用區?其實行人專用區早就沒了,被大媽和幫會奪取了。現在只是為這個「無行人區」正名,寫個墓誌銘。
都說通往地獄之路由善意鋪就。行人專用區的初衷多美好,但劃了地之後,政府就撤手不管。等於炸出了權力真空,之後便是由妖怪和黑幫接管,反而驅逐了真正的行人。善事只做一半,醞成更大的災難。現在事情已經盤根錯節,通過取消行人專用區,是否會嚴厲執法,大力驅趕,以殖民政府的放任往績,無法令人樂觀。
如果你說所有人進入行人專用區,都能像他們那樣忘情,那該有多好。但擁有那種審美觀的人,注定是少數;他們的審美門檻,早就將大眾拒諸門外,那地方只歡迎那些奇異審美觀的人。
現在專用區成為一個「逆向歧視」的樣板。正常busking的人,會不會選擇旺角?現在大多數是不會的。這裡有審美的因素,也有安全的問題。很多正常的表演者,都受過警察滋擾,遭驅逐,不能立足,多數是他們沒有「交租」。
現在這班恥力和審美觀都異常的人,壟斷了這個公共地方,用魔音驅逐了一般市民,將旺角從我們的日常生活剝奪。究竟最初是誰准許他們霸佔這個地方,並且賦予其收地租的財政權?行人專用區的原意並非如此,這個微型國家亦沒有憲法;事實據讓,沒有市民授權。這些大媽和江湖人士,不是英國東印度公司,沒有英王特許狀。
最可怕的是,泛民竟然反對取消這條妖獸街道。他們說取消行人專用區,「治標不治本」,應該發牌規管云云。這種災難式政治判斷,完全是與他們反對全民派錢如出一轍。他們都說派錢「治標不治本」,要政府花錢在基建教育之類。
其實當我們要反對一件事的時候,「治標不治本」是萬用的論據,提出一個更大更難處理的命題,就可以推倒任何事情。例如爭取單程證審批權就說「審批權都解決不了貧富懸殊」、爭取民主就說「有了民主制度香港都會強烈受到中國影響」。因為要治本,所以無限期拒絕治標。這就是政客反對時萬能的說辭。那麼是否連標也不治呢?他們反對的真正理由是甚麼呢?治了標再去治本就不行嗎?發牌管制嗎?溫柔恭儉讓的方式能對付到他們嗎,我真懷疑。我懷疑出水炮車也只是「治標不治本」。
又有人說,沒了旺角行人專用區,奇怪的表演者會四散去別的地方——那就由他們四散去吧,給他們製造一點不方便,切割一下他們的舞台,不是比原地踏步要好點嗎?他們多不方便一點點,世界就多了一點公義。
如果他們去別的地方「表演」,那就面對現實吧,現在香港就是有這麼一班人,這麼一股病毒風氣。把核廢料都堆在旺角,人人「not in my backyard」,對旺角的居民完全不公平。最好那些事不關己的人,之後自己也要面對大媽舞核廢料,就在他們的社區。
到時不管是做報警撚,還是私鬥了事,族群衝突大爆發,怎麼都好,好各安天命。只有正常人痛苦,他們就高興,扭動、收錢,多不公平,不如大家一起不開心吧,這樣就最「公義」了。

獲授權刊載,原刊於SOSread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