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游不求情|墳總:堅守信念|王岸然:精神炸彈|李怡:心之所善、鍥而不捨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本報圖片

民選議員梁頌恆與游蕙禎及三名議員助理楊禮康、鍾雪瑩及張子龍,被控告在前年(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日於特區立法會內非法集結,五人於本月十一日全部被判罪成,梁、游拒絕向法官求情。《蘋果日報》引述大律師評論,稱梁、游不求情「令人費解」,又稱不求情判監機會大,同報評論員李怡連續於昨日(十四日)、今日(十五日)評論梁、游事件;《墳場新聞》主筆青永屍(墳總)稱讚二人堅守信念,於今日香港罕見;王岸然於《信報》評論梁、游,指出二人與香港長久以來的泛民、社運人士大相徑庭,梁、游與不義針鋒相對,並不妥協,只有這種態度,方是正面促成改革的態度。

墳總:二人錯在何處?何須求情?

《墳場新聞》主筆青永屍(墳總)在〈屍觀點:與大律師商榷〉稱,在法律上所謂「求情」,是在所謂真的有做錯事,然後才出現的一種情景。一個立法會議員,進入立法會議事廳,如是被判有罪。這樣錯在何處?錯在生於香港嗎?錯在誤以為香港有法律嗎?

墳總指出,求「情」,就是認同你「法」的正當性。但當這法是無理惡法的時候,要不要屈服呢?墳總引述宋明理學家「餓死事小,失節事大」,指出這在香港現世當然是不合時宜。但墳總又反問,當香港人人都信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人人都合理化所有的逐利行為;(梁、游)堅持自己所信、所希望保護的價值,有甚麼可笑的呢?

李怡:亦余心之所善兮

李怡在《蘋果日報》連續於昨日(十四日)、今日(十五日)評論梁、游事件,他先在〈極夜後〉一文指出,如梁天琦、梁頌恆、游蕙禎都面臨牢獄之災,他稱「自愧不能在這些年輕人的身前遮風擋雨」,但反問「為甚麼一些自稱「正義」化身的人要在他們身後丟石頭呢?」

李怡再在今日文章〈亦余心之所善兮〉,引用屈原《離騷》為題,比喻梁、游堅持理想(心之所善)而不悔面臨悲劇(「雖九死其猶未悔」),李怡反駁有人稱梁、游當初不應「玩嘢」的論調,稱這是事後孔明之說,因為梁游這一屆並非初試,過去從來沒有問題;李怡稱,梁、游當時稱Hong Kong is not China只是說出香港在中英《聯合聲明》、美國《香港關係法》上規定的事實;他批評中共破壞《聯合聲明》及《基本法》核心規定「立法機關由選舉產生,行政機關向立法機關負責」,指出隨著梁、游被中共及港府剝奪議席及人大釋法等舉措後,立法會議員已經無事可為,但他認為,正是由於有人如梁、游堅持信念,不悔後果,儘管現實可能使人悲觀,但人生就是在悲觀中追求「心之所善」。李怡更稱,現代文明社會的種種人權,都是在暗無天日、充滿絕望的年月裏,憑着「心之所善」的鍥而不捨追求而得到的。

王岸然:精神炸彈

王岸然在《信報》稱讚梁、游不求情的決定,稱長久以來,香港很多主流社運、泛民人士的抗爭,只是葉公好龍,「有事時盡量利用司法的保護,鑽法律的空子,選最輕的罪行去抗爭,入罪就認罪求輕判,一切只屬計算。」他又稱最可怕的是表面正義抗爭、暗地裏走進中聯辦、走進特首辦講數出賣抗爭者、出賣香港人的正義朋友。

王岸然稱,梁、游二人的不認罪不求情,「對所有人都是精神炸彈」;王岸然指出,「法治所呈現的荒謬情況,對市民由推崇法官到不信任和敵視的情況,已經惡化得很快。這可能並非大多數人的想法,就算是那兩成多本土派年輕人的想法吧,這已經夠危險的了。」

王岸然又稱,梁天琦、梁頌恆、游蕙禎並沒有付出性命作抗爭,他們只是堅持作為一個人應有的自主精神,臨難毋茍免,拒絕妥協而已。見賢思齊,見不賢應內自省,賢是新世代的不妥協、敢作敢為的精神。

梁頌恆:沒做錯、不求情,但會鎖埋議員助理在房內

梁、游在本月十一日的裁決後,在法院外見記者,二人稱積極考慮上訴,游蕙禎稱本案尚有很多直接導致本案出現的法律爭議未被裁判官處理,例如梁君彥主席的行動是否合法。而梁頌恆則稱他們沒有做錯,故此不向裁判官求情,對於同案的三名議員助理亦被判有罪,梁頌恆對此感後悔,若他可以回到當時,會鎖埋助理在房內,以免他們日後被控,但他又笑稱,說不定會被當局控告非法禁錮。

梁頌恆稱,這次判決涉及的原則問題,包括立法、行政與司法的關係以及人權等原則,比他們本身遭受的判刑更為重要,故此他們兩人不會求情,積極考慮上訴。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