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爽,人血旅遊團(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the author

極受歡迎的公民黨最近推出「逆權旅行團」,去光州事件的光州和板門店等地,住高級酒店、嘆鮑魚和人參雞,每位盛惠$23800,當然有些水份是為公民黨籌款。有時我真不知道「逆權」這些概念對大家來說是甚麼,但真的十分有創意。由公民黨帶著大家「跟著逆權足跡,親歷逆權場景」,大概就像梁國雄一邊說不認同旺角騷亂之前的保衛小販行動,但又裝模作樣去聽梁天琦的審?

via 公民黨臉書

光州事件是怎樣的事呢?南韓內亂,軍人全斗煥奪權,全國戒嚴,肅清異見者,派軍隊鎮壓抗議。光州成為民主聖地,不是因為甚麼,而是光州人頑強抵抗,他們舉起鐵棍,自製燃燒彈,公然「違法」對抗軍警;媒體封鎖消息,他們就去MBC、KBS等傳媒機構縱火。這些人違法,傷人,以香港邏輯來說,他們「製造籍口」讓軍警掃射,造成大量民眾死傷,民主運動跌入谷底,理論上香港的政客應該絕不認同,以逆權作為概念,不知是不是叫人血旅遊團,以人血煮鮑魚。

兩年前的旺角騷亂,暴力程度連光州的車尾燈都看不到,警民雙方沒死一人,公民黨在事發後的聲明說:

「有示威者縱火、掟磚、襲擊警員和記者,多人受傷,財物損毀。公民黨譴責暴力行為……暴力無助解決問題,而且會令社會將焦點轉而至騷亂,而非小販政策問題本身。因此我們譴責使用暴力者,認為他們必須承擔使用暴力的法律後果。」

其實他們一向都如此,大家都記得太陽花學運期間,該黨成員以及一些社運圈人士,特地飛到現場打卡自拍,但那不是街道,而是被學生和民眾「違法佔領」的立法院。至少青島東路側側門的玻璃是打爛了的。篤信「和平理性非暴力」教條的政客,卻經常做外國武力抗爭者的啦啦隊,endorse他們,做搖旗助威的勝利球迷。
「逆權旅行團」就像齊澤克說的沒有咖啡因的咖啡,或者說戴套的性愛,永遠不會搞出結果,也不會製造犧牲。因為隔岸觀火從來爽得很。其實香港人對待中國的六四事件,也是如此。北京學生在爭取,香港人在香港支持,搏一個和平演變,最後政府軍鎮壓,死的不是香港人,之後人血饅頭更成為泛民不斷選舉的助力之一,變成一個政治資產。
去到南韓,更遠,更無關,但臨風望月,遙觀赤壁,又可以激發一點與自己本無關係的思古幽情,以及抗爭情感,那是一種另類娛樂。好像看「妄想電車女子大生調教無限中出」,有高中女生被metoo了,但你知道是虛擬的,你坐在安全舒服的椅子上,何等幽微的guilty pleasure。浴血的光州人,在香港人的意淫之中,成了那個電車中高潮迭起的女高中生。

不只是政客,而是香港人整體,總是在永世的隔岸觀火之中,看他起高樓,看見他樓塌,做不沾手的道德判官,在觀望之中錯失了所有。民族建國的風潮、民主化的波浪,都一一錯失了,現在香港不是國家,也沒有民主。「逆權」電影,很多人看得很感動,但他們不一定願意看到一樣的事情發生在香港。有事情,他們都會忍不住出來高呼:點解香港會搞到咁撕裂呀。

老實說,如果我是能付得起$23800去南韓的高端人口,我並不會在乎以上這些,因為我已經是有閒階級,沒有民主,沒有主權,我一樣活得好,我是四處都能生存的世界公民,換一本護照,別人的民主,我馬上擁有。如果你是這樣的人,即可暢遊異國,放心吃喝。對香港人來說,大概世界也就是這麼一個隨時到訪和離開的異鄉罷。

這中間的邏輯,是中產生下的左膠子女,因為環保、「熱愛土地」或者對抗財閥之類的理由,走去短期種田,或者正經人家走去做雞,或者田北辰上電視做幾日窮人,純粹是「體驗生活」,對比越大越爽。最爽的是,你知道幾日之後自己就會回復原狀,你有選擇。就像一隻鑽石戒指,你將它握在手中,沒人知道,只有你知道,是一種類似偷情的爽,暗暗的爽最爽。我忌妒他們。

獲授權刊載,原載於SOSread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