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凱邦【回應左翼的人口政策論述】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redit: RTHK

其實估唔到左翼仲係將新來港人口與房屋問題割裂,針對性批評我,仲有不少人去Share,實在不明白,究竟大家是否活在同一時空…..
在交通及房屋問題,我是特別感受到香港的承載力已超負荷。
其實香港已好多人,而相中的情況,係於晚上非繁忙時間影到,或許地鐵已沒有繁忙與不繁忙時間之分。放工時間的金鐘站,更是恐怖。很多左翼朋友都常常出入立法會,難道他們沒有經歷過等幾班地鐵都上唔到?十年前有冇咁嚴重?
我想用切身體驗開始講起,就係想講若果有人認為香港仲有空間容納更多人,或者講仲有屋去容納更多人,係完全沒有說服力。
該篇批評我的文章,其中一個論點係話住宅數量係多過人口,還列埋數式出來。我相信私樓單位空置,係原因之一,所以我是支持空置稅的。但以此來推論每天香港仍可引入150個單程證,實在是摸不著頭腦。
過往幾年,我提及單程證問題,主要以「單程證」來描述,盡量避免用新移民來描述,以免觸動左翼的神經,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爭論。
我指出單程證是香港房屋問題的源頭,是政策問題,請左翼們不要扣帽子說我歸咎於新移民。其實是好簡單的數學題,我指出的三大外來人口來源,單程證、輸入大陸專才及及大陸生,分別是每年約5萬個、1萬個及2萬多個,除了大陸生可能部份住屋需求會在大學宿舍,其餘必然地會走去公屋、舊樓、劏房、私樓租盤及買樓。而我是完全看不到每年有這樣的數字的單位新供應。

而單程證人士會住在家人處而不會引起住屋需求,則是與現實完全不符。我仍然不明白,很多左翼朋友在高鐵、規劃等議題,有好高水平的論述及分析,但一講到單程證所引伸的住屋需求,其邏輯是難以明白。
我一直認為左翼的大愛是可貴,但只是在香港的情況不適用,而好多左翼是原則派,不懂調節。若果香港係有1百20萬平方公里,而不是只有1千2百平方公里,或許他們的論述會在現實上較可行。

在香港,家庭團聚的權利,並不可能是凌駕性,必須要考慮香港人生活空間的權利、白海豚的生存權、郊野公園的生物存在權及港人休憩權。我一直主張收回部份高球場來取代新界東北發展區,我亦認同棕土優先,但這只能解決短期的房屋問題,而若人口若不斷增長,基本上「填幾多海也無補於事」,這絕對沒有講錯。
減單程證,減輸入大陸專才,減大陸生,是解決房屋問題的有效方法。

而有左翼朋友話「咁唔好生仔啦」,依個係痴線的說法,很多建制保皇派用這方式批評過我,但估唔到有左翼這樣講,真係深表遺憾,竟然分唔到本地新生嬰及外來移民。

最後,根據我在荃灣常常落區做街站,我的減單程證支持者好多是來了一段時間的新移民,因為他們來了一段時間,都覺得香港真係好逼好多人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