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琦自辯:參加政治因社會不公義,初一晚上為保護市民站在最前線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前年(二零一六年)農曆年初一深夜爆發旺角警民衝突,多人被控暴動等罪名;有五名被告於特區高等法院受審,包括梁天琦、李諾文、盧建民、林傲軒及林倫慶,審訊至今兩個月,還柙中的第一被告梁天琦昨日(十七日)出庭自辯。梁天琦交代自己讀書、參加社運及政治的過程,直至參加立法會補選、前往旺角聲援小販並在警民衝突中被捕。

梁天琦供稱,自己在武漢出世,一歲來港,熱愛香港,父親是本土香港人、退休中文教師,母來自武漢,是家庭主婦。父母曾稱示威是好事,但不要走得太前。

參加反高鐵、反政改失敗而回
思考如何令政府實行雙普選

梁天琦稱,自己於二零零八年中五畢業,會考後初次參加六四、七一集會,年年出席,想貢獻一分力。二零零八年開始,對社民連有共鳴,深感香港貧富懸殊嚴重。二零零九年,梁天琦參與反高鐵撐菜園村、一零年參加立會外集會反對政改方案,兩次都失望而回。他一直思考如何令政府實行雙普選。

香港人無從參與制訂社會契約
社會充滿不公義、貧富懸殊

梁天琦說,他在二零一一年入港大主修政治,讀政治哲學時,讀到「權力歸於人民」的學理,但反觀現實,卻是權力歸於政府。梁天琦稱,他讀《社會契約論》時,理解到政府是由人創造,有政府之前,人如何生活?後來又讀洛克、盧梭,得知為克服原始生活困難,故有社會契約,政府為保人民福祉民意而生。相較之下,香港的社會契約是甚麼?不論是《中英聯合聲明》或《基本法》,港人都無從參與;中英雙方曾有莊嚴承諾,香港到了二零零七年應有雙普選,解決樓價、貧富懸殊、高工時低工資等問題。

梁天琦續稱,直至二零一四年,中國人大頒佈「八三一決定」,發覺政府不會實行承諾。故此他參加雨傘革命,在雨傘革命的七十九日中積極參加。自從「九二八」在場,目睹警察發射催淚彈,感到普選已到關鍵時刻。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三十日,學聯圍堵政總,梁天琦在龍和道,見到警察速龍小隊毆打示威同學,打到成身成面血,但同學乜都無做過。

梁天琦:思考如何能令香港達至民主?

梁天琦說,佔領運動完結後,一切都沒有改變,梁天琦思考,為令香港達至民主,應如何做?二零一四年尾,中學同學李東昇成立本民前,二零一五年三月識本民前發言人黃台仰,未加入。二零一五年近七一,應邀參加七一遊行,獲邀加入本民前,為大家出聲,做發言人。本民前的核心價值是「本土文化身份、民主政制」。社會對本民前多標籤。

參加新東補選與支援旺角夜市

梁天琦說,二零一六年二月參加新東補選,志在強化香港本土主義,爭取更多人支持,鼓勵青年參政。本民前認為小販過年擺賣是本土文化,二零一五年農曆新年開始聲援小眅擺賣。到二零一六年農曆年初一,旺角小販再次要求本民前支援夜市;當時本民前面臨最後選舉衝刺、人手不足,曾在社群討論應否支援。

梁天琦說,他在二月七日晚食團年飯。農曆年初一早上七點食早餐,到九龍公園散步。十點幾回家休息到夜晚七點。開手機見到本民前出旺角支援小販,覺得自己是新界東候選人,不想去九龍西,以免被人認為拉票。當時不夠十個本民前成員在旺角;他九點半到旺角山東街,沿砵蘭街行,見著藍衫的本民前成員傍著小販車走向奶路臣街,當時食環署打算執法。他在人群外觀看,與人群一同表達不滿,稱年初一毋須趕小販。爭執一下之後,小販管理隊開始離開,沒有任何暴力發生,小販開始擺賣。梁天琦繼續在砵蘭街行走,在莎莎門口,見到老翁身貼的士車頭,人群鬧的士司機撞到人。警察、警犬出現,他站在莎莎前,本來覺得去旺角聲援小眅目的已經完成。

警察武力升級,從嘉年華變成警民衝突

梁天琦稱,接著他聽到聲響,見到警察推出白色高台,又有一批警察,配有盾牌及長警棍。本來旺角氣氛很輕鬆,似嘉年華會,但高台出現後,公眾很不滿,有很多罵聲,民眾的情緒很緊張。梁天琦說,當他見到白色高台,覺得會有清場。因為他記得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在奶路臣街時警察曾用高台噴催淚水劑清場。梁天琦稱,警察不斷向群眾推撞,高台撞到他,他不斷被推前推後,警察又向群眾噴射胡椒噴霧,使用長警棍推打群眾,有小販的火爐跌在地上。他當時認為警察的武力已經升級。

選舉助理建議舉辦選舉遊行緩和氣氛

梁天琦稱,這時候他的選舉助理,何曼怡 (音)致電,問梁天琦在哪?見到旺角好亂。何說,可以好像上次那樣,在上水做反水貨選舉遊行,因為選舉遊行不必事前通知。梁天琦說,他當時未立即答應,而之後何曼怡到場與黃台仰討論,告訴他舉行選舉遊行或可緩和氣氛,梁天琦亦覺得這樣做可以保護市民。梁天琦說,他心想自己是立法會候選人,應該不會被毆打,這樣就可以保護市民。他同本民前成員穿上藍色衛衣做識別,向公眾說想搞一個三十人以下的選舉遊行。梁天琦之後上前同馬路上的警員說,想做一個選舉遊行,但警察沒有望向他,亦沒有任何回應。

梁天琦稱,當時後方有宣傳直幡和膠盾傳向前面,他不知膠盾從何而來;電單車護甲是反水貨時防範黑社會襲擊用。黃台仰在期間有用咪廣播。他也有用咪廣播,曾形容食環和警察係城管同公安,呼籲公眾要小心。他曾叫後方的人、非遊行人士,預備怎樣幫助前排或被警察攻擊的人。梁天琦稱,身邊隊伍作勢向前跑,撞向警察的長盾,他並沒有持盾,手持之前飲用過的水樽;他之後中了幾次警棍,眼鏡被打爆飛開,頭臉及身體都中了胡椒噴霧,十分辛苦。有人拉他走,再幫他洗面,叫他離開。梁天琦脫下了沾滿胡椒噴霧的本民前衛衣,向著亞皆老街的方向走。到了亞皆老街近上海街方向,見到有交通警員和倒在地上的市民糾纏,又有交通警員揮動警棍。他十分憤怒,上前襲擊了一名警員(即承認了襲警罪),他前後聽到兩次槍聲,聞到火藥味。

梁天琦說,他之後聽到有女仔尖叫,被警員攻擊;他想幫手,走向前指罵警察,跟住就被警察打及被拘捕。

本案今日將在高等法院續審。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