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大媽持續滋擾澳門市民|「新華社支持我們,唱紅歌有甚麼罪?」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of Teledifusão de Macau

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發源,流傳到香港、澳門甚至到紐約,有華人的地方就有「廣場舞」(Square dancing),「廣場舞」更於去年被納入中國全運會的群眾體育項目,但並非每個華人地區都能接受這種活動。

澳門祐漢公園本週一(二日)發生氣槍槍擊案,懷疑有市民不滿百餘名「廣場大媽」近一年來不斷在祐漢公園高聲唱歌跳舞、使用喇叭,故此憤而使用氣槍發射鉛製BB彈攻擊「大媽」,導致兩女受傷。事件發生後,大媽對澳門市民的長期滋擾再受關注。

澳門市民:「如果可以,我會丟死她們」

《澳亞衛視》昨日(五日)播出專訪,指出這群大媽是近年來澳的中國新移民,附近市民受訪時「一講就扯火」,指稱她們一唱就兩個小時,市民叫她們不要用喇叭,她們就「作對」,越唱越大聲,有男市民稱「她們不是在唱歌,是在叫喊」,有女市民稱自己曾被吵醒:「她們越唱越激動,叫毛主席萬歲,如果可以丟東西下來,我會丟死她們」。

領唱:「新華社來支持我們,唱紅歌有甚麼罪?」

電視台專訪「大媽」領唱者「冬菇頭」,該領唱者用中國普通話回應記者:「有人投訴我們很大聲,我們儘量小聲。因為我們中國心很激動,我們全部唱紅歌,萬歲毛主席。新華社來支持我們,還鼓掌、來和我們拍照,如果有人反對我們,他們全部都要去新華社降罪了。唱紅歌有甚麼罪?」

社民連成員:「為何容許法輪功、不容大媽舞?」

在香港,「廣場大媽舞」同樣侵佔港九新界的公共空間,旺角行人專用區、各區公園更是重災區,《明報》曾有文章〈熱血大媽 舞動平民風景〉為大媽舞辯護,稱這是基層婦女辛苦勞動後的運動;有社民連人士「金鷹」曾稱,法輪功在公共空間抗議,風格也很低俗誇張,質疑香港市民為何容許法輪功,卻不容許大媽舞?

健吾指出,支持大媽舞的人,往往是離地的;反對大媽舞的人,卻是實實在在在社區生活的人;他引述辦公室鄰近旺角行人專用區的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指出這些來港賣藝、跳大媽舞的人,都霸佔所有地方,唱難聽的歌,跳惡俗的舞,整個空間都髒醜吵,令人生厭。彭志銘指出,他在辦公室,一天到晚不斷吵,連稿子也寫不了。

大公報文章:廣場大媽舞是文革流毒

大公報文章〈廣場大媽舞是文革流毒 唯法治可以革除〉指出:「而中國大媽們的廣場舞,本質上是城市裡那些先富起來或有保障養老金的半老徐娘炫耀自己幸福的賣騷秀,自己在『自由』地炫耀幸福時,還得強迫周圍鄰居和匆匆路人非常不自由地消受她們的『自由』。『自由』完全屬於她們自己,壓根就沒有平等意識,把『不平等』拋給他人,把『幸福』留給自己。……她們現在活得很好,她們在慶幸自己比那些受苦受難的群體幸福。身體棒好,吃飯噴香,她們要更好地活下去。一言以蔽之,她們只想將自己在吃飽喝足後的炫耀發洩的意志強加在所有人頭上,而不管人家是不是認同或接受她們這種意志。而這,正是文革爆發和推動的核心。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廣場大媽舞,是文革流毒至今不絕的最好證據。」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