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妖」「獨立」論與鄭南榕的百分百言論自由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四月七日正值台灣人民在多處紀念鼓吹台獨的鄭南榕先生逝世二十九年,及倡議獨立公投的喜樂島政團成立之際,香港部分政治人物及民眾集會,聲援因「港獨」言論遭到文革式批判的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被親共人士謔稱為「戴妖」的他,近日因出席在台灣舉辦的一項鼓吹民族自由活動,而遭到中共及港共政權大規模圍剿,港府罕見地針對個人言論發表譴責聲明,而中共官方媒體人民日報及新華社亦大肆攻擊其發表的「港獨」言論。他之所以被認為是支持港獨乃其指出未來「反專制」成功後中國民主化了,香港可以考慮建國獨立,也可成為邦聯或聯邦的一部分。

熟悉其論點的人,都知道他一直以來似乎不是港獨份子,甚至曾跟主張港獨的年輕人切割,他本人也多次表示不贊成「港獨」或「民主自決」。不過,大家如果細心探究,會發現以往他所謂的不贊成其實是指「現階段」的「不贊成」;這跟其近日言論是沒有矛盾的,換句話說,在現階段專制中國下的不行,並不代表在未來的民主中國下的不行。

箝制言論的政治操作

當然,對真正的港獨人士來說,戴耀廷的言論,根本算不上是主張港獨,一方面,港獨與否,不必也不用跟中國是民主還是專制掛鈎,一個民主的西班牙,容忍不了想獨立的加泰隆尼亞人,一個未來的民主中國,也很有可能容不下想要獨立的香港人。當年的鄭南榕主張台獨時,根本不會理會蔣經國是否會成功「反攻大陸」並建立民主中國,也不會理會蔣經國是否真心容許「台灣地區」實現民主。

另一方面,一個人是否獨派的重點, 在於其是否主張獨立,而非僅僅要求不能排除獨立乃一種選項。當年的鄭南榕正是在「違法」的情況下,勇敢地公開主張台灣獨立,而非表示台獨也是一個選擇。目前香港沒有法規懲罰港獨份子,港府拿「戴妖」開刀,自然而然會令人聯想到要為未來立法打擊港獨,並以打擊港獨為名來壓制言論自由。

特首林鄭月娥,在支持港府發表譴責戴耀廷聲明之時,聲稱任何認為香港人未來可以決定自己前途是否獨立或成為聯邦的言論,都是違反憲法及基本法,完全不能接受。雖然她口口聲聲說政府的做法,不是打擊言論自由,但是只要是以政府立場攻擊個人的相關言論,當然構成對言論自由的打壓。

當年鄭南榕因台獨言論被追捕,他所爭取的正是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也就是在公共事務之言論上,必須是完全自由的,重點正是台獨言論當時不應被禁止。由此而論,不管立場是統是獨,都必須支持保障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即使香港、台灣或加泰隆尼亞建國成功,也不該禁止統派的言論。

宣揚港獨之百分百言論自由

相對於港獨人士對港獨的嚴謹解讀,中共及港共政權採納一個非常寬鬆的標籤,只要是容許香港獨立可能性的任何言論或舉措都是搞港獨。中共多次重申對港獨零容忍,就是要排除一切港獨的可能性,因此,「公投自決」或任何形式的「民主自決」都被視為是在搞港獨。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的中國,都不容許香港獨立或自決,也就是否定香港年輕人所相信的:2047年存在二次前途問題有待解決。

中共及港共政權之所以大力打擊,或許是因為戴耀廷的言論碰觸到另一條紅線,也就是結束中共統治中國的局面。即使戴耀廷沒有明確主張反對中共,可是反專制其實就是反中共,或至少是反對中共一黨專政。事實上,升任人大常委的港區人大代表譚耀宗,日前表示在未來選舉中,應該禁止鼓吹「結束一黨專政」的人士參選。中聯辦主任王志明,近日發言倒是說出了重點,反對中共領導的就是反對一國兩制。反共就是反中國,也就是反一國兩制。按照這種沒有邏輯的推論,反共人士根本就不支持一國兩制,所以不許參選只是剛好而已。

作為「佔中三子」之一的戴耀廷,在雨傘革命後就一直被針對,可能不單是因為倡議「佔領中環」或宣揚「港獨」,而是他乃不聽話之人,有政治案件在身,還不收斂一點。對戴耀廷來說,或許不屈不撓地死撐下去,才能更好的保障自己,但這樣的話會冒著被重判之可能。習近平集大權於一身後,將對香港政治進行更大的限制,殺雞儆猴事在必行,未來香港將出現大批包括梁天琦及戴耀廷在內的政治犯,有待營救。

文/梁文韜(英國牛津大學政治學博士,專攻政治哲學、思想史及國際關係理論,現為台灣國立成功大學政治系暨政治經濟硏究所專任教授。梁教授早年畢業於香港大學電子及電機工程系,畢業後轉攻哲學及政治。)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