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助餐的帝國主義、饑民和生死(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中國傳媒報道,江西一間自助餐廳發生了糧食暴動:客人拿食物的,不只沒有守規矩,而且蜂擁而上,將盤中食物掃清,更有人索性將整盤食物搬走。他們的食相被嘲為「像餓了幾百年」。

父母那一代人曾經說過這樣一件事:在他們的家鄉,曾經有人興起開自助餐廳的念頭,之後真的開業了,點知兩三個月就倒閉收場,因為每個客人都不是食自己的份,而是千方百計拿走、運走,做下一餐、再下一餐,於是自助餐很快就蝕本收皮。

如果這是中國人的民族性,那麼這種民族性就擊殺了這間自助餐廳。正如成龍所說,中國人是要管的,你不能做自助餐,每個人只給他的份,不然一座座肉山在前,會引發他們暴動,就算食不完,先佔據才是正經。自助餐的「自」,是自己、自由,但自由即是自律,不自律的人就不配有自由。最終我們發現原來成龍說出了深具智慧的話。

中國人食桌之上的帝國主義,是19世紀風情的,就是去霸佔一些沒有作用的貧脊地帶,沒人的都要霸,總之霸了就是好的,就有安全感。中國人何止餓了幾百年,幾千年是基本,這餓是深入靈魂的乾渴,雖然他們皮光肉滑、賤肉橫生,但內裡也是一具枯骨。賺得了世界,仍是一群精神上的饑民。

貧農永恆的乾渴,匈奴逐水草的鐵蹄,結合在一起,便是現代中國人的集體潛意識。你用皮鞭統治他們,他們稍會收斂,但一給自由,給自助餐,潛意識就會跑出來,幾十代以前祖先的饑餓就跑出來,引致哄搶。

現在香港基本上已經是中國人多過香港人。除了海量的遊客,還有北區那些據說是就學的中國學生,總之他們穿著地道的校服,互相講著流利的普通話;還有那些爭相湧向外國的移民;還有那些一帶一路的帝國主義宏圖、強國夢、監獄、滲透、不斷奔跑,像萬頭攢動的蛆蟲。

有時也不禁住問,你們想往哪裡去?甚麼程度才叫富足,甚麼才叫足夠強大?當然沒人會答,當然他們不會停下,他們忙著去下一個地方,殖民下一個地方,征服下一個民族。

東方人的活著,是不需要天問的,也不用講究理由,總之活著是好的,不必理由,總之是活著的,活著就得吃,無哀亦無樂。好像只是一股透明的浪潮,人人在裡面閉著眼過完了進食和繁殖的一生。

獲授權刊載,原文刊於SOSread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