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言論自由是香港人的公因數 但泛民的公因數只有選舉(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screen capture via SocREC

戴耀廷在台灣講香港「可以考慮建立成國」,中國和香港整個建制派發動機器窮追猛打。泛民和香港民族陣線在七號晚上同時舉行集會。(香港民族陣線集會足本影片)一邊是千迫百計和港獨切割,打壓本土派前科累累累的泛民,一邊是明確支持香港獨立的本土派,後者是不計前嫌為了大是大非支持言論自由,泛民集會則是一貫醜陋。首先是一個聲言支持言論自由的集會,卻出現了「主辦大會」拒絕樹仁大學及中文大學學生代表上台發言的醜聞。

.支持言論自由的集會 原來沒有言論自由

大會只承認學聯,不承認學生會本身。但離奇的是,被拒絕的那位Kyle其實也是學聯成員……但大會不問情由,拒絕;就好像中國不在乎戴耀廷本身不是真的支持港獨,以各種罪名狂轟濫炸。

事先雙方協調會上台的學生,最後因為不願意以學聯名義發言,而無法上台,到本土派的集會才能發言,沒辦法,因為本土派才是真正的言論自由支持者。泛民那個支持言論自由的集會,學生卻沒有言論自由,實在充滿泛民特色的黑色幽默。泛民事後的解釋,諸訴甚麼溝通問題,都是那些語言偽術吧,不值一提。

.井底黃絲的敵我觀

集會散場之後,我看見公開退出支聯會的黃偉雄,就是可以說是那類黃絲伯伯吧,他在一個張貼泛民集會的帖子下面留言:

「現場看過,所謂激進《本土派》,人影無個,得過吹字,真係眼冤!」

我感到愕然,因為本土派港獨派的集會,從來只是辦來支持言論自由的大義,從沒想過要衝擊或者干擾泛民。就算是現在已不被視為嫡系的學生會成員,都是去受侮辱,卻沒有拆他們的台。

但這幾句話,已顯然泛民支持者對異己成見之深,已經令他們脫離現實:例如本土派不一定是激進,在街頭衝擊過的也不一定是本土派。而且本土派的集會雖然不算人山人海,但也未至於「人影無個」吧。躲在泛民的井中,去說外面的世界並無風光,死寂一片,不是隻老蛙嗎?

最可悲的是,他們認為本土派出現,就是要來爭他們的權、爭他們的曝光;雨傘革命期間,泛民在金鐘的偉光正大台被民眾質疑過一次,對於傲慢不已、自認天命所歸的他們來說,原來是一次重大的心靈打擊,而且心理不平衡到今天。「汝等賤民膽敢質疑大台?」其實這種心態,無異於中國:「汝等南蠻膽敢要求民主?」

說來,如果世上真的存在拆大台的話,這種唯我獨尊的列寧式大台,拆了更好,拆一次不夠還要不斷拆,他們的所作所為倒反證了拆台和學界退出學聯的必要。

.感化泛民 少年你太年輕了

雨傘革命以來,我們對泛民組織的處事作風,早已了然於胸,才主張任何事都要遠離泛民去做,集會都要搞另一個,不要貪人多溫暖,最重要是有另一支旗幟,你自討沒趣的時候,還有平台;但是少年畢竟太年輕,即使是本土化之後的學界,仍然懷著赤子之心,一屆又一屆,希望以愛與和平感化大台,希望用無私化解大私,促成泛民與學界合作。

但少年你們真的太年輕了。學生去支持言論自由,所圖有限,這無私怎麼撼得過泛民的大私。泛民在當晚的集會,基本上是一個選舉造勢晚會。現在中國來勢洶洶,怎麼辦?所以要爭取民主﹗怎麼爭取民主?原來就是選舉。然後又變了戴耀廷推銷自己的「風雲計劃」,叫大家捐錢,去奪取2019的區議會議席。

.泛民選舉術的本質 就是發政治災難的死人財

本土派在2016年被剝奪參選資格,以及議席;2017年自決派的也被剝奪;2018年到了黃之鋒的代理人周庭,但泛民一次一次的帶領香港人接受政治現實;聲言爭取民主,但就接受很多香港人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且將一個又一個政治災難變成他們選舉的催票機。

其實選舉有用的話,現在局面會這樣差嗎?如果說中國會被泛民拿到議席而嚇怕,那麼泛民不也曾經拿過超過半數議席?泛民勢力最大的時候,中國不也是提出廿三條要立法嗎?如果泛民佔據議席真的有用,可以嚇怕巨龍,那麼戴耀廷這樣的例子現在還會出配嗎?還有需要舉行「撐戴耀廷」的集會嗎?

選舉的作用,已不言自明,但泛民卻仍然帶領著他們的信徒,踐踏那些受中國迫害的香港人的屍體,繼續選舉。
你以為言論自由是香港人的公因數,但泛民的公因數只有選舉。

.民主路上有一座大山 叫做泛民和黃絲公民社會

不是人民不想跟泛民合作,但泛民關心的只有選舉,一個月十萬元港幣的公務員月薪。如此的泛民,對「民主運動」是助力,還是路中的大石呢?泛民信徒無條件、宗教式的支持,無異於加重石頭的重量,令石頭變成大山,更加走不過去。

黃絲叔叔伯伯的帖下,有一些同道在圍爐,不外是說本土派是共產黨臥底(鬼)之類,有一個人說:「港人憑良知出席了大會,心中無愧無悔!」

為甚麼說泛民和信徒雖然說要爭取民主,但實際上卻成為民主運動的極大阻礙?那就是因為這四個字:無愧無悔,明明局面越變越壞,但他們卻因為定期的集會、選舉勝負,而定期釋放壓力、釋放情緒,回復情緒健康,感覺無愧於天下。泛民的存在,選舉的投入,對香港人而言,不就是一個不斷欺騙自己的Matrix系統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