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打梁天琦,是社民連的選舉工程(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旺角騷亂案審訊仍然持續,其中一個被告梁天琦選擇自辯,加上他本身的名氣,引起了不少報道。泛民名流十分「關心」梁天琦,特別是社民連。例如積極準備參加補選的梁國雄,畢竟梁天琦拿了六萬多票。梁國雄聽審之後,就在網台質問自己的敵對陣營/人物,為甚麼沒去旁聽審,為甚麼你們沒去劫獄啊。

梁國雄的問題,下面將會評論。而社民連的其他人物,都幾乎無一不對梁天琦的自辯供詞很有意見,例如質疑他為甚麼不去承擔「煽動暴亂」的罪名,說他退後了,說他沒有領袖的風範之類。

社民連的集體亢奮現象,當然與他們部署選舉,而且必須拿回議席資源有關。攻擊梁天琦,以攻擊他曾經代表的政治理念,是這個預早進行的選舉操作的重要一環。例如現任社民連副主席周諾恆,就公開地說「十分樂見本土派領袖人物一個一個向法庭認錯」,這誠然是社民連的操作邏輯。

他們當然並不是在乎武力抗爭,而是希望透過攻擊梁天琦及其他被告希望減刑的努力,來摧毀本土派、素人在2016年拿到的抗爭地位。因為在一場騷亂面前,過去泛民從事的安全社運、小損傷社運模式,失去了不少號召力和光環。在他們的操作中,梁天琦和其他被告一定要接受中國和香港特區政府為一場警民衝突訂下的政治定性:暴動,必須連不屬於自己的應得刑期都吞下去,才叫做有種。

如果被告希望透過法律程度,去嘗試釐清「煽動暴亂」、「暴動」這些不合理羅織的罪名,社民連就打他們是無膽匪類,從而希望從這些柵欄背後的受難者手上,拿回「抗爭者」的名號。

選舉要靠定位,社民連出來選舉,就會標榜自己是抗爭者,所以一定要透過操作,與港共政權一齊構陷他們。只是一邊說你們暴動,一邊就說你們不敢承認暴動。

於是梁國雄去聽審,在這個脈絡疏理之後,就顯得更加偽善。泛民想做的事情,全香港大概只有梁天琦自己不知道吧。社民連現在已經展開的選舉操作,其實是希望迫死他們,結局就只有:(1) 梁天琦被重判入獄 (2) 他煽惑暴亂的罪打不中,社民連以他作為一個例子,說「勇武抗爭」和本土主義已經完蛋;泛民則扮演白臉,說他已經悔改、「洗心革面」,但潛台詞一樣是說,勇武抗爭、本土主義已經完蛋。

梁國雄說自己仍然認為,當晚的事情,是梁天琦發動來做選舉工程,食人血饅頭。那麼他當然不是認同上述一大堆理念,亦不會同意「暴動」這個定性,是對在場所有人不公平,是誇大其詞,是當權者對人民的壓迫。那麼即是說,這些社運人士,不認為當晚的市民也是受害者,固然亦不值得減刑 (所以他們會認為爭取減刑或有利的身位,就是貪生怕死),簡單而言,他們認為旺角事件的被告統統是「罪有應得」。

那麼梁國雄去聽審,自然不是希望他們能夠減刑吧,這個聽審,不是認同他,又不是希望他判輕點,而是用來給自己曝光,再順手拿來攻擊其他人。說他貓哭老鼠,有甚麼錯呢?往往只有說得不夠,要我加以補充。

周諾恆以及很多人,對13+3和當晚旺角的人,是不同態度的。例如13+3因為政府覆核刑期,令他們即時入獄之後,在台上忍不住放聲大哭。事後他在左翼喉舌獨媒的訪問中說:「如果要計算的話,佢哋其實係無回報。企上台啲人講嘢時,可唔可以人性啲?」周諾恆的人性當然是選擇性的,例如談到梁天琦的時候,周諾恆就嘲諷「因為條罪唔夠輕,所以唔可以要求佢好似左膠咁理直氣壯」,意指他沒有一概承認煽惑暴亂,是無膽匪類。

一時人性,一時權謀,為甚麼呢?因為旺角騷亂的遺產和影響力,阻礙社民連重返議會,「重奪資源」之路。這些嘲諷,完全不是基於感情,而是出於理性和計算。

正如上面所說,梁天琦一定要成為無膽匪類,他們才能為自己再次正名。泛民叔叔嬸嬸笑咪咪的親近他,只是用另一副嘴臉去做一樣邏輯的事,就是羈縻與自己競爭的本土主義路線。

以上的是他們的行事和利益邏輯。周諾恆在那個訪問說:「如果我選,都係希望人哋會記得呢條友參加過乜乜物物,係真係 Buy 我,而不是我操作得媒體好叻。」但事實上我覺得他也操作得十分不錯。所謂「左膠」面對官司皆一力承擔、梁天琦就無膽匪類,只是一種操作。事實是多年歷史以來,泛民左翼社民連的抗爭者犯官非時,都經常求情。我就不知道有誰人會細微細眼到一個地步,在別人落難的時候還去捉住這些地方,再批判求情就是無承擔,然後說他們已背棄抗爭,左膠死全家云云。

在Google打入「社民連 求情」,就可以找到不少案例。很多人都會求情,各派別都有,這一點問題也沒有,但旺角事件的人就一定要食哂政府的政治定性所引致的控罪,我現在只能說,本土派對左翼的怨恨,遠遠不夠左翼對本土派的狠毒,在這方面,素人就是素人,後進就是後進,不夠職業的來。

於是回到梁國雄聽審一事,星期四,即是他發癲鬧人的網台節目曝光的翌日,我同樣在法庭看見他笑淫淫的滿場飛。他聽了幾日審,就一半亢奮一半心虛的鬧人,你們這個派別為甚麼沒人去呀。這當然也跟「我左膠就是一個也不求情的硬漢」一樣,沒有事實根據。世上沒人去聽個審,就要開咪告訴全世界,自以為極有功德,正常人都不會這樣的。

去社交多於尋真理的假教徒,一半囂張一半焦慮地問其他人:「你有冇去教堂?你有冇十一奉獻?收皮啦!收皮啦!」那除了是一種自以為有功德的貢高我慢,還是一種心理防衛機制,用來向自己掩蓋自己坐在教堂裡的虛假和形式主義。正常人都不會覺得事情會特別威威,要拿來炫耀,教徒上教堂是正常得很,正常到不值一提的。

而且最諷刺的是,左翼馬克思工人甚麼甚麼的梁國雄,因為做得職業政客久了,已經脫離工人階級,忘了大部份人不像他們,可以在一至五工作天的早上十點鐘去到金鐘,梁國雄忘記了勞動階級手停口停,不像他們這些職業閒人,是要返工生產才會有飯開的。在指控他人之前,在看不起群眾之前,梁國雄,請check your privilege,看看自己做了那麼多年議員之後,戶口有多少錢,才好說這些自以為有大功德的說話。

總結而言,社民連的選舉操作已經開始,而且梁天琦等人,將是他們的攻打對象,接下來大概還會看到更多。雖然經常從那個圈子聽見「政治不要凌駕人性」之類的道德主義說辭,不過社民連是職業政黨,為了達成政治目標(當選),就算實然站在當權者的一邊,拿著政治羅織的假暴動,來做真逼迫,也是很必要,很布爾什維克風情,不必講太多人性,選舉只有輸和贏,這個人血饅頭,他們是吃定了的。更廣義地說,泛民的打算也不出如此。

 

獲授權刊載,原文刊於SOSread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