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監獄公開招募七百名警察|宣傳片中展示「監獄國民教育」(附影片)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screen capture

本土新聞國際組/報道

中國統治下的新疆(東突厥斯坦),目前有逾十二萬名維吾爾族民眾遭押入「再教育集中營」勞改,中國新疆當局公開招聘六千九百二十八名公務員,其中新疆監獄管理局招募六百九十九名警察,進入新疆各地多所監獄。

另外,新疆喀什地區本月啟動「深化嚴打攻堅專項行動」,向全國招募三千名警察。

新疆監獄二零一八年招聘職位表 (按圖放大)

新疆獄警招募面向全國,須具有中國籍、年滿十八周歲並未滿三十五周歲,應屆碩士或博士生可放寬至未滿四十歲,又須「擁護中國憲法、維護祖國統一,反對民族分裂和非法宗教活動」。招考對象以新疆戶籍高校畢業生、新疆生源畢業生、新疆院校內地生源畢業生(內地生)、在新疆服務的大學生西部志願者、全國工程院校畢業生等為優先。

新疆監獄管理局於新浪(Sina.com)網站投放宣傳廣告片,兩分十一秒的廣告中,其中一幕有女警正在教導犯人,一眾犯人一同讀出「我是中國人」。另外一幕中,一眾獄警一同宣誓:「我保證,忠於中國共產黨」。

中國崩潰第一線?新疆南部或成中國車臣

新疆當局面對層出不窮的起事,北京已為新疆支付天價的「維穩」費用。

台灣評論員林正修在《新新聞》指出,二零一三年是新疆漢族總人口開始下降的「拐點」。全疆漢族大約三成七,但近年來,五歲以下的孩童,漢族不到五分之一。武裝衝突不斷,漢族持續回流到沿海與內地,新疆漢族每年減少五千人,而以維吾爾族為主的其他民族,每年則增加五十萬人。新疆漢人有三份之一是中共「新疆建設兵團」及其後代,佔二百七十萬人,自從兵團入疆,已經埋下大量民族仇恨,兵團的運作,亦不是依正常市場的治理方式。

林正修指出,目前漢族移民已經絕跡南疆,意味漢人的活動須受武警重裝保護,此地的種族關係無異「殖民統治」,而且新疆穆斯林社群的再宗教化十分快速,南疆或成為中國的車臣。

「殖民社區崩潰的必然結果」

網民Ilshat Kokbore於Twitter轉載訊息,評論:「又要招警察———東突厥斯坦最熱門工作!?這會兒是要招監獄警察;這只能說明,監獄不僅爆滿,而且人手不夠;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

曾於新疆公安局當過十年法醫,武漢大學歷史系博士生、現居美國的學者劉仲敬,稱「二零零九、二零一四、二零一八,三個血腥的夏天,每一次都意味著戰爭升級」,稱中國西部大開發十多年的流動資本全部毀滅。「招募廣告實際上說明貴匪已經不可能在本地補充可靠的幹部,指望十八省的失業人員。顯然除流氓無產者外,不會有人應徵,因為既沒有妻子可以娶,又沒有給孩子的學校醫院,對於任何資產階級子弟,都等於謀殺性流放。這就是殖民社區崩潰的必然結果,置客軍於絕地,重建殖民社區,必須以全國計劃經濟為前提。」

劉仲敬指出,只要中國在世界體系內的合法性建立不起來,她最脆弱的地緣斷層就會首先潰敗。所謂的民族矛盾,其實是中國和世界結構性衝突的暴露。

十二萬新疆人被關押「再教育」

新疆當局大規模公開招募監獄人員,疑與中國政府於新疆廣設再教育集中營有關。今年以來,《蘋果日報》、《自由亞洲電台》等媒體引述中國國保人員,單在新疆南部已經有十二萬人被迫進入「洗腦營」。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執行委員會主席Omer Kanat指出,維吾爾族「每個家庭都有三至四人被帶走」、「在一些村落,你在街頭看不到男人,只有女人與小孩,所有男人都被送到再教育營」、「恐慌持續蔓延,不少人與摯愛失去聯絡」。這些「再教育營」要讚頌共產黨統治、唱革命歌曲、學講普通話、研究「習思想」,並須自行招認可能曾(涉及)的違法行為,例如前往國外旅遊朝聖。

一名喀什地區莎車縣四十多歲男子Tursun Ablet於今年一月,因中文能力問題,未能背誦中國國歌及共產黨的訓令規定,遭「人民家庭委員會」警告將送入「再教育營」五年,他因恐慌而上吊自殺。

今年一月,八十二歲高齡著名的《古蘭經》學者,維吾爾宗教領袖Muhammad Salih Hajim,已在新疆烏魯木齊一處監所內去世,他與女兒,以及其他親人一起受到拘押。

新疆人討論移民被捕

另外,有新疆哈薩克族人試圖移民離開中國,到鄰近的哈薩克斯坦,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去年在新疆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有三十多名哈薩克族人在微信群中討論如何移民哈薩克,一併被捕。

新疆目前居住二百萬名哈薩克族人,自由亞洲電台獨家報道指出,他們很多人希望移民哈國,而哈薩克斯坦電視台於去年七月二十五日報道,當日早上一輛載著四戶哈薩克族家庭的旅遊車,經霍爾木斯口岸進入哈薩克,哈薩克民間團體在現場載歌載舞,歡迎這些脫離中國的哈薩克人。

移民外國新疆人遭中國特務滋擾

根據《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三月二日調查報道,中國當局要求居住在法國並已入法國籍的維吾爾人交出個人資料,甚至連法國配偶的資料也要交出;若不服從,中國當局威脅將會對他們在新疆的家人不利,例如關押他們的家人。

法國第二大報《世界報》(Le Monde)三月二十日報道〈 中國是怎樣追捕歐洲的維吾爾人的?〉指出,中國對流亡海外或移民的維吾爾族人持續滋擾,不論在巴黎、柏林、伊斯坦布爾,不管這些在外國生活的維吾爾人是否已是外國籍還是未放棄中國籍,他們「都是聲勢浩大的恐嚇運動對準的目標」。《世界報》採訪六名維吾爾族人,他們見證中國特務如何要求他們監視其他流亡的維吾爾人,要求停止示威抗議,又要求提供個人資訊,甚至恐嚇要返回中國。報道稱,「中國特工使用的恐怖武器,毫無例外的是以逮捕居留他們在新疆的家人為威脅。」

錢穆主張中國人開發新疆

近日本報曾焯文博士報道,學者練乙錚於本港眾新聞舉辦活動中,提出獲台灣國民黨政權尊崇的香港新亞書院創校校長錢穆或會支持當今中國共產黨政權的統治,事實上,錢穆於《中國歷代政治得失》嚴斥清代統治者長期「不許中國人前往」新疆、蒙古,錢穆稱,新疆土壤肥沃、尚未開闢,滿洲人有私心,將新疆留作衣食之地,直至左宗棠「平定回亂」之後,才准許漢人往新疆。

錢穆又於《中國歷史精神》主張,稱「中國的新天地,就在中國之本身內部,回過頭來,向內地跑,不僅如華萊士所說的像美國人開發西部般,我們還兼帶了恢復歷史上漢唐精神的一種更要的意義…(華萊士自新疆進入中國,稱想起美國人開發西部)。」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