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與民主的割裂(文:莫梭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Carrie Lam instagram

三一一補選泛民「失去兩席」,很多失喪的靈魂需要安撫,失落的心靈需要一個替死鬼來安頓。 一堆學者專家、教授、KOL 爭相堆砌數字作死因硏究。如果姚松炎贏二千票大家是否就沒那麼嗜血?

激進派是傳統泛民的反動;傳統泛民做過的壞事罄竹難書,結合一堆媒體、學者、教授以及所謂的KOL,把持大量支持民主的媒體,對「泛民」一致唱好,更有香港第一大報泛民金主加持,輿論導向屢屢壓制本土派及激進派。 本土派被邊緣化,年輕人及反動人士或被邊緣化或被吸收,傳統泛民形成的民主大台不斷蠶食擴張;前述的媒體、學者、金主是這個民主怪物的養份,對泛民怪物再三縱容的選民就是飼料。

投白票等於投建制派,投建制派的就是鬼,這就是「泛民」的終極拉票口號。或是戴耀廷教授「雷動」的說法——「含淚投票」是幼稚的,面對著威權政府議會內每一席都非常重要,只會投自己最想支持的人是「超離地」。

扭曲自己的人還想讓別人正直?這不是離地,「泛民」裏沒有大義只有議席,香港的民主前途和「泛民」的興衰是割裂的。我的「投票權」雖然缺損但也反映著我的意志,人的意志本來就不廉價。但立法會選票真的不如「泛民」選民所想的那麼天價,議會的價值已經越來越低。

中產也就算了,連N無人士或基層市民想投白票也要被你們說三道四?什麼幼稚、什麼鬼?讚成退差餉退稅卻反對派錢的「泛民」還要進一步壓迫這些社會弱勢?你們還談什麼民主精神?

投白票等於投建制派,投建制派的就是鬼;那投「泛民」又到底等於是投什麼?建設民主中國這個論述已經徹底破產了,又傾又砌已經演變成一直單方面俾人砌,中國因著經濟發展政治上趨向開放的主觀幻想亦隨著習總稱帝而徹底幻滅,還想繼續消費那已經享用多年的黃金六四比免費午餐嗎?還要繼續架設虛假的民主大夢來模糊香港人的眼睛?這是「泛民」最可恨之處。

相對地,我可以接受你們什麼都爭取不到、議席只是普通打份工;但不能接受你們以這種民主鴉片來荼毒人民、侮辱及消費民主精神。長期吸食這種鴉片不僅使人上癮,還模糊了現實。香港的民主前途已然失落於虛假的幻覺中。為什麼大家還死攬著不放手?

梁天琦失敗了,追求善良與政治生命間的矛盾,這種掙扎在電腦屏幕上、報紙上都顯得很真實、有血有肉。「泛民」可否不要再扮高風亮節一心追求民主,不要再欺騙港人說選你們入議會還是大有作為的。誠誠實實的告訴香港人你們到底有什麼打算?或有沒有打算?對你們以往的路線有什麼反省或修改?這是最基本要回答的問題。

你可以繼續爭取議席,但不要再神化議席的功能、不要再用虛假的理由或攻擊本土派及選民的方式去爭取。本土派及自決派的議會路線已經被共產黨摧毀,你們不要再踐踏這遍地屍骸。

如果有「泛民」選民改投建制派,你們「泛民」好去反省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而不是去怪責選民。不投票給一個人可以有千百個理由,如果「泛民」真的大跌票,該受到怪責的是你們這些在枱面的議員,是時候反省為什麼你們那麼的不濟?這才是所謂「焦土」的真像,所謂「焦土」其實只是其中一種正常的投票行為。

這一代的年青人已然被共產黨DQ了,你們本應該要誓死捍衛,而不是說他們是鬼、然後若無其事去爭奪遺產。共產黨要塑造合資格的民主派你們輕易就配合了?唇亡齒寒,非建制派光譜越闊民主路越闊,光譜越窄則路越窄;如果港獨派、本土派、自決派未被 DQ 泛民還有改善精進的動力,現在的「泛民」只剩下任人魚肉的樣子。

一件豬肉預早分好了大約建制四成非建制六成,不知不覺六成選票與香港民主前途被掛鉤,和理非成為主流之後,就變成了「泛民」議席跟民主前途掛鉤,但這並非事實。選民心裏的鉤一日不脫,「泛民」一日不會改變。

作者簡介:人一個,在荒謬的世界中自覺有口難言,只好不停地寫……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