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選投泛民?作為新東人真的不了(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of SocREC clip

我是新界東選民,我不投范國威。

新界東的非建制派選民一向佔多,每一屆產生的非建制派議員,都多於親北京派,而且思想最進步:新界東產生了早年的激進民主派,以至近年的本土派。面對這種人口,作為泛民唯一代表的范國威,能不贏嗎?即使他是明擺著去搶本民青、本土派的議席和血汗。

其他區也是如此,就算有個別人士墮馬,泛民總有議席能回到袋中。老實說泛民Fans經常笑建制派玩掌心雷,其實笑甚麼?泛民又何嘗不是靠洗心術、恐懼威脅、情緒勒索,去固守鐵票,以求永遠選到,做永續花瓶?

但無論他們是輸是贏,都不會有我,不會有我們這些普通人的位置。不必說政治。說經濟吧。泛民主派大多數反對全民派錢,後期卻支持中產退稅減差餉;財政預算案出爐之後,民間不滿,又遇著選舉,才厚著面皮擺轉向姿勢。

其實自2011年以來,泛民建制兩邊年年都是反對派錢的。今年的討論令大家明白了一個事實:泛民並非「在乎庫房」而反對派錢。退稅減差餉,都會令庫房少錢,實際上也是派錢。但他們做議員,自己本身就是中產、收入高、有樓。每年財政預算案,他們都有各種福利可以過肥年,其他夾心階層,人數不夠多、不夠聯合,所以政客年年大安旨意無視他們,令到派錢從來不成為一個議程。

不派錢,是統治階級(包括泛民)的共識,七年來形成了「絕不共享富貴」的制度。現在陳茂波看來也是鐵了心不會派錢,除非是突然收到北京的命令,都不是因為泛民轉。

泛民成功爭取庫房富得漏油,但全民繼續無法分享。這個理由夠了嗎?我並不是說甚麼焦土,而是你要想想,民主是甚麼。民主不是僅僅投那一票。民主就是人民用民意威脅、懲戒、更替上位者。如果你不敢更替他,你的投票,沒有「民主成份」。上位者事前摸通了你的心態,知道你永遠只會嘴上批判,而無膽更換,他怎可能落力和老實地幫你爭取?

議員和人民的階級成份本來就不同。就好像退稅、減差餉,他們一定拿得到、拿得足,我們這些無產階級、夾心階層、公屋和綜援都沒有的人,永遠都拿不到,這就是階級。如果你不敢替換他,不想承受未知,他有多餘精力,也只會爭取更多自己的階級利益,更多退稅(例如有人主張要退更多稅),而不會大發慈悲理會你。

他們不是聽不到人民的呼聲,但他們就像陳茂波一樣,鐵了心、無感覺,口裡說為人民、為民主,但對香港人水深火熱,簡直無動於衷。你自己去重溫他們在預算案出爐之前的公開發言吧。然後在選舉前夕綑在一起的泛民,又沒有人會互相駁斥,可能是為了選舉前要和諧和氣吧。那麼就是團體利益,高於大是大非,那麼共業就作為一個整體去承受吧。他們沒感覺,人民就有義務令他們有感覺,用選票令他們「重奪議席」的希望幻滅。

有人馬上會說,這會益了建制派。但這也沒辦法啊。在這種二元結構中,你想令泛民得到教訓,你就只能暫時益左共產黨。就好像建制派選民想換人,多數就會益了泛民。但這些論說者,講到底同時是將自己看得太高,因為就算香港人不支持,或者支持,泛民在席,香港也是「日日都益建制派」,「日日都益中國」,因為一國兩制的初衷和日常就是日日都益左共產黨。說改變,你又怕有港獨嫌疑。那麼你不是在告訴我,根本誰在裡面都沒有分別?

其實每個選民都可以好毒,只要你試過咩叫妒忌。我唔介意人地點樣睇我,我只不過係唔可以接受,帶頭同本土運動、本土抗爭割席的政客,可以咁開心,咁無痛咁接收梁頌恆個議席。這種議席轉換,比起中國剝奪議席,大家都是那麼暴力咋,真的沒有誰比誰更高尚。

你跟我說民主?二十年來泛民爭取到甚麼呀?我甚麼都沒有見到,倒是親眼目睹經歷了很多泛民對新生代、本土派的背刺、抵制和誣捏。你不理會低端賤民,低端賤民為甚麼要顧著你尊貴的議員席位?你跟我說那些民主派佈局?你連市民那小小的派錢要求都否定、都輕視,他們的物質層都未滿足,有甚麼義務要談你的大局?

黑社會大佬都尚且要顧到手下的生計、有事代為出頭,才會有人心悅誠服支持;何況人民和政客?人民和政客只是一對互相利用的敵人。你跟我說,泛民贏不到就會令社會認為DQ是對?那麼選到你就等於反對了DQ?2016年以來我只看到你們心底裡很興奮啊,梁頌恆梁天琦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所以泛民才能去搶他們的位啊。在這個角度來看,政客群起搶食DQ屍首,實際上有沒有人反對DQ?實際上是沒有人反對DQ的。

所以這些辯護,都是建基於虛話大話。2016年他們也是說大局呀,他們說,我不是反對本土,我下一次會投你梁天琦,之後的歷史大家都知道。
所以我會說,我下一次投范國威啦,但他們這次反對派錢,所以不了。低端賤民「覺醒」了,決心嚴懲,改投他人,可能也根本改變不了泛民訓係度都贏的政治現實。不過自從2016年之後,已經沒再含淚投票。見過蒼海就容忍不了淺河。試過自主投票,就很難回到含撚投票;嘗過自由之後就很難回到專制,覺醒了就很難再昏睡,見過了現實,就很難再相信深黃色的童話。我也不想這樣啊。

編按:根據香港當局「選舉事務處」,下列人士獲准參加新界東補選,競逐梁頌恆被當局剝奪的立法會議席:黃成智、方國珊、陳玉娥、鄧家彪、趙佩玉、范國威。

獲授權刊載,原刊於SOSread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