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稱是孫悟空後人,要向周星馳收版權費(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中國微博幾年前有這麼一條消息:有一個中國女子自稱擁有祖傳的「靈石」、「猴毛」,自稱是孫悟空的後人。這宗「新聞」因為太有趣,所以成為各種內容農場的寫作題材,故事之後如此發展:自稱大聖後代的女子,要求收取所有關於孫悟空的電影、小說、動漫作品的版權稅。

你不要認為這是笑話,讀得深,其實「國家」和你的互動也是如此。香港是直接在滿清手上割出去的,她第一次經歷的難民危機,來自太平天國戰爭,香港是非常深古而隔絕的存在,沒有經歷過北洋、民國、中共三方統治。

到了二十世紀末,才突然有了「前途問題」。中國突然出現在這班經濟動物的眼前,表示自己是香港的親屬,表示我是你的「阿爺」——阿爺這個認賊作父又親密黏膩的字,現在還特別普遍地出現於各種上一代時事評論員和泛民主派的口中 (諷刺的是,親北京派反而沒叫得那麼熱切,他們只是叫「中央」)。

從「收返香港」,到「主權移交」,到「回歸」,那當然在香港創造了一股席捲的惶恐和悲哀,從達明一派到王家衛、從到周星馳,從主流到地下,大量的作品反映了這種身不由己的哀怨。這當然是一種傷害,各種不適,乃至現在的民主倒退、人權消失、極權重臨,也是「回歸」的代價。這些代價,就是中國收取的「版權費」。

中共,或者在台灣的國民黨,也是這樣自稱自己是老孫的後代,你們自古以來生活的這片土地,都曾經是花果山的領地,他神聖不可侵犯的地盤。他老孫或者徒子徒孫,都曾經留下過腳毛,所以後來現在來宣示主權,來收版權費,來收地租地稅。現代的中國,那個由革命而來的中國,宣稱自己繼承了五千年的中華,所以一切流播華俗漢風的地方,都歸入他的管治。他擁有主權,即是說他持有這套神秘的版權,可以對你收取費用。這些費用包括你喪失的、你被剝奪的、你被宰殺的、那強加在你身上的。

句很荒謬嗎?但國家突然君臨在我們頭上,無視我們真正的過去,那情況,倒就是如此。我並不是說,某個中國「僭奪」了中華,因為這樣就會墮入誰才「真正代表中華」的死循環,這是不究竟的思考。事實上每個權力君臨的時候,都是如此動員傳統。在國家主義之中,「民族傳統」、「文化論述」被如此高揚,是因為要掩蓋權力的本質,是憑空創造,可說是毫無憑藉;權力需要合法性,因為它在本質上是一點合法性都沒有,甚至是反合法性。

如果沒有各種幻覺和宏大的敘事,我們應該一刻也難受不了,國家權力會變成一個笑話:她自稱是孫悟空的後代,要找周星馳拿錢。

你會認為這很可笑,但卻不察覺「你是中國人」、「受中國統治理所當然」有甚麼問題。在大部份人心目中,「無論如何」,中國和她背後高舉的東西,簡直神聖不可侵犯。即使被視為反對派的泛民,其實早於1988年就已由楊森寫作的〈爭取八八直選不等於對抗〉一文自報家門,表示從來不反對中國的主權,所以泛民並非「反對派」。

這確是實情。不論你如何反對鄧小平下令進行六四屠殺,不管你如何疾呼民主自由普世價值,甚至你敢膽「反共」,直接批評習近平本身,只要不否定中國、不否定其強加於自身的主權,你都不是「香港反對派」,你反對來反對去,都是中國的孤忠之臣,拖著香港為他人作嫁衣;不爭主權空談民主,到老也是一場空,誤盡蒼生。

當然我們上一代的偽反對派、偽民主派,到習稱帝、中國變帝國的今日,今天不是移民走人,就是變成白頭宮女話當年,隱然知道「民主回歸」的理想已經破產,但由於到底不能拋棄自己的「華人屬性」和「中國前設」,所以講甚麼民主自由人權,不是在《基本法》框架之中、就是要顧及中國的最終主權。於是學術CV多好、社會聲望多高,都是咿咿哦哦,不想做中國人但又不敢做香港人,與房間中的大象相忍至死。

獲授權刊載,原刊於SOSread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