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屍好野:除掉「皇后大道東」?我贊成(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the author

中國有花瓶政協提案,主張要換掉香港的英殖地名,「激發兒童的愛國心」。政協在部落王共治時代尚且是花瓶,在獨帝時期就更不是甚麼了。例如也有政協建議「復興漢服」,以前有政協建議「回復正體字」,「中央」不動如山自有盤算。

不過,說要將香港興行百年的「皇后大道東」改成「毛澤大道東」之類,我很贊成。一個人的靈魂已經死亡,還留著肉身,就是煉屍、一具用來展示的臘肉;一個城市已經易手,還留著以前的事情,只是用來騙人說那雕闌玉砌猶在。不如面對現實,以後邀約他人,說「我們在人民大道東見」,好過偽裝我們還在香港。不然甚麼叫殖民,甚麼叫易幟。

日本皇軍佔領香港的時期,香港的街名也要改名,例如上述的皇后大道改作「明治通」。當年香港人還真的相信中國,說甚麼除了國防外交、換一面旗幟,其餘一概不改。他們不讀甚麼叫「東北易幟」,或老國粉視之為中國統一的光榮,而不察共和前期必要的長期分裂基礎,在當年夭折。易幟就是變天,人民大道君臨。

大部份香港人到了今天,仍然自我欺騙,認為香港仍然能抱著一具叫作一國兩制的老屍老臘肉過世,日日高呼老屍好野。大部份香港人都在真心的含糊之中過日子,他們既不能接受心悅誠服地做「現實意義上的中國人」,又不願意清楚地否定中國臣民身份,追求獨立。一國兩制乃至之後的永續甚麼的,是甚麼呀,就是一種含混的認為中國統一,以及香港人的身份人權資源自由,可以兩全其美地一齊完成。

留戀已經失去靈魂的肉體,道白了就是「戀屍」;香港公民社會既不願做現實意義中國人,又反對港獨,泛民的時代精神就是戀屍。

現在明明是前者完成,後者為代價,他們裝作沒事兒沒事兒(京腔),裝作歲月仍然靜好,並且引導出一種永續不變的政治生活想像,那就是建基於「老屍好野」的假設,繼續做建制的花瓶,做永遠不會影響到大局的議員和壓力團體,遊行、簽名、反對,並且嚴厲鬥爭任何「超出界線」的異端、後來者、年輕人。

就算是經過了這麼多「直接管治」,他們還是繼續走老路。被DQ了議席嗎?找其他人去選吧。然後這些競選工程,又是說回老話,希望找長期粉絲投票支持,送回他們入議會出糧就算。然後到了「重奪議席」的時候,就是民主勝利,之後繼續回去過好日子,繼續做中國香港人。至於書店老闆被擄走、港獨論者被剝奪選舉權、社會活動被老屈暴動然後入獄之類之類,乃至大敘事的「香港永遠不會有民主」,這宿命,當是不幸吧。不提就算。然後大家看著「皇后大道東」的路牌,心裡仍然覺得安心,一切未改,勃發一股「港英時代」的思古幽情。

所以改成「人民大道」不是不好,而是非常好、大大的好。新路牌日日見到,日日篤口篤鼻就好;溝通混亂、各種不適應不習慣,越大越好。為甚麼你能這麼習慣呢?為甚麼你就能那麼風流快活呢?為甚麼你們欺騙自己的能力可以那麼高呢?這倒是將那些痛苦、狂亂、不適應、存在的焦慮,只留給了極少數的我們。

我支持共產,我支持將這種苦果端到所有人面前平均分享,不然中產還在海怡半島過他們的中產好日子﹗不然他們還在要求退稅、反對派錢,這不是中產只求自己繼續中產、港英遺民繼續做港英遺民的自私和駝鳥?我不會反對這類政協提案。懷著痛苦,我支持、我舉腳、我和議。

獲授權刊載,原刊於SOSread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