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奪彩,狹隘失色——戰後初期香港流行文學發展的本土啟示(文:May Tam)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the author

閱讀過去可以明瞭現在,更指引未來。在香港當下紛攘茫然的年月,各類題材的本土研究,當可供港人一個觀照自我,以助探索前路的思考視角。

 

一項關於香港五十年代流行文學的研究,折射出香港多元文化,混和中與西、傳統與現代、跨地域跨國族,以至跨媒體語言及跨媒體創作的國際大都會性格,早於戰後的貧窮民間,已經躍然呈現,展示出一個趣味盎然的流行文化。

 

五十年代流行文學已然折射香港的國際大都會多元性格

 

從事文學研究的黎秀明博士閱讀了五十年代香港十多份報章的副刊、坊間文藝及流行雜誌,以及幾百本包括小說和相關專著,對二次大戰抗日結束、中國大陸政權變色後首十年(1950-1959年)的香港言情小說作了文本分析,發現當時雖是戰後百廢待興,社會貧困,但坊間的流行文藝卻蓬勃發展,活力充盈,成就了香港流行文學第一個黃金年代——既多產量大,作品至少數以百計,內容和創作手法更饒具「大雜燴」特色,混雜了中西方傳統和現代的文學風格,既文言又白話,既借鏡中國古典小說特色,亦汲取西洋文學如哥德小說的元素;影像語言與傳統敍事手法並存,使用電影語言入文;故事場景和人物跨地域跨國族;又有探討現代議題如婦女權益和跨國族婚姻的困境等等,著實呈現了香港作為一個現代國際城市的多元精神。這種百花齊放的混雜風,為香港的文化特色奠基,亦為開創日後數十年本地豐盛的流行文化作先河。

 

黎秀明博士研究的五十年代香港言情小說,在中國文學界被視為「通俗文學/文藝」,或現在所說的「流行文學」,這是相對於傳統嚴肅文學而來的籠統分類。由於商業收入是這種文類創作的重要驅動力之一,故也被視為「商業文學」,亦是現代社會「流行文化」的一種。在今天的學術圈,有人視流行文學為一種文類(genre)來作文學研究,也有人視之為資本主義現代化社會的大眾文化現象來研究。

 

黎博士現正將此項以英文書寫的研究翻譯成中文專書,尋求今年在香港出版。去年中,在香港歷史博物館與香港科技大學合辦的「科大人文新語」講座上,黎博士闡述了此項研究的目的和發現。

 

言情小說沒有價值?不值一談?

 

她表示,此項研究旨在打破本地及國內的文學思維中一種誤解和偏見,就是作為流行文學的言情小說沒有價值,不值一提。她指這個觀點反映了五四以來知識分子關於文學的論述霸權,而在西方文學界,早在1950年代,已有對歐洲中世紀羅曼史(一種特定文類,主要為騎士的愛情故事)作系統研究。黎博士的研究主要細續不同的文本,分析內容主題及創作特色,兼論這些作品所折射的社會意義。她盼此研究能拋磚引玉,引發更多香港流行文學的研究,讓這些被遺忘和排擠的重要香港文化遺產得以重見天日,得到應有的地位和肯定。

 

香港五十年代的報章副刊、流行文藝或綜合雜誌及書籍,都載有大量各類題材的流行小說,作家競相創作,廣受讀者歡迎,而且十分暢銷,廉價廣售俗稱「三毫子」小說,其中言情小說是一個大類。

 

五十年代物質匱乏,文藝事業興旺

 

當年物質匱乏的環境下報刊事業卻甚興旺,根據黎博士搜集的資料,五十年代香港的日、晚報至少十八份(參見附表一),有研究指,其時出版社更有六十多家,是當時台灣的三倍;載有流行小說的文藝或綜合雜誌種類繁多(雜誌封面舉隅請參看圖一)。

圖一:

圖一:香港五十年代的流行文藝、綜合雜誌琳琅滿目,大多載有流行小說,其中言情小說是一大類別。

在大量的言情小說中,黎博士集中研究四位相對多產、作品亦相對保存得較多的兩男兩女作家。男為傑克、俊人,二人背景類近,皆為報人、雜誌及出版社創辦人和翻譯者;女作家孟君、鄭慧則皆有探討婦女解放議題,亦喜用西方哥德式小說風格創作言情作品,充滿神秘、驚慄、死亡等陰黯情節。四人亦參與電影編劇,傑克則更遊走於嚴肅與流行文學創作之間。(四位作家小說專書封面舉隅見圖四)。

圖四:

圖四:四位重點作家傑克、俊人、孟君、鄭慧小說作品專書封面。

傑克原名黃鍾傑(1898-1983,見圖五),又名黃天石,由廣州來港,香港資深報人,小說作品跨涉言情、嚴肅文藝及中國古典詩詞評論,其言情小說被冠以「南黃北張」的稱號,即原名黃鍾傑的傑克乃中國南方言情小說代表作家,北方為張恨水。張的《啼笑姻緣》在港家傳戶曉,曾改編成著名電影及電視劇,電視劇主題曲更於1974年開創了香港粵語流行曲先河。

圖五:

圖五:作家傑克

 

傑克作品深見中國傳統色彩;亦見西式創作

 

傑克言情小說的寫作特色多見中國傳統章回小說風格,例如以第三人稱作全知敍述,以說書人口吻說故事,模仿章回小說的結構如運用楔子,古典文學根柢深厚的他也喜自作古詩入文;思想內容有宣揚中國傳統儒釋道三家的俗世哲理,例如描劃入世和出仕取捨的《無意之間》、《桃花雲》、《痴纏》,有表達意欲貢獻社會,但又無奈受限;道佛隱逸思想則見諸《名女人別傳》,佛家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道德教誨見諸《名女人別傳》及《大亨小傳》。

 

故事題材多以女性在香港如何變成妓女或交際花,及其生活為故事背景,有著青樓/狎邪文學的傳統;作品亦有魏晉志怪、唐傳奇的影子,如投胎轉世、靈魂與軀體分離的故事;更有西方文學題材,如寫西班牙傳奇人物唐璜投胎轉世成中國人的《東方美人》、改編法國作家莫泊桑《月光》(Moonlight) 的《銀月》,多部作品被改篇為香港電影及廣播劇。小說更有跨國族的愛情故事,例如《紅衣女》裏的灣仔妓女先後跟馬來西亞詩人、美國水手、英國商人戀愛,展現了當年香港國際城市多種族的人群關係。這種跨國族跨地域的故事情節在其他作家的作品亦不罕見(參看本文末後附錄所列例子),黎博士指出,在當年中港台地區,只有香港才有這種題材。

 

黎博士說,傑克的作品常把香港寫成一個混亂的世界,有時甚至像一個大妓院,裏面充滿墮落和誘惑,從大陸來港的女性淪為妓女,反映了作者內心對新落戶於香港這個陌生社會所產生的焦慮和不確定感。

 

俊人健筆批共;作品讀出西洋文學及電影趣味

 

另一男作家俊人原名陳子雟(1919-1989)(圖六),亦有筆名萬人傑、丁英、路明,是著名反中共極權的香港資深報人,於六七暴動時在報章奮筆批共,出版《萬人傑語錄》,跟《毛語錄》對著幹。曾創辦《萬人日報》、《萬人雜誌》及《萬人周刊》,1940年代末在港創辦綜合雜誌《香港人週刊》(英文取名Hong Kong Folks Weekly,封面舉隅見圖七),刊載小說、藝術、旅遊見聞、生活雜談、風俗及漫畫等內容。黎博士認為,此雜誌的名稱代表俊人對香港人身份的明確建構及認同,這也許在香港的文化身份發展上是首見的。俊人雖逝世多年,現有紀念他的臉書,刊載他當年的政論、批共文章、小說及其改編電影等資料。黎博士指出有趣的一點是,俊人在香港文化中雖然受到忽略,不獲認同,卻被台灣所編的《中華民國當代名人錄》內列為文化名人。

圖六:

圖六:作家俊人(來源:俊人Facebook

圖七:

圖七:俊人於1940年代末創辦的《香港人週刊》,乃集文藝、新知、娛樂及趣味於一的綜合雜誌,此為第四期,封面女郎為當年粵語片紅星周坤玲。

俊人多產,有記載說其小說作品達三百多部,約十部改編為電影。但黎博士研究過程中發現,能在港找到俊人的小說只有幾十本,其餘散逸。作品主要特色為挪用或改編西方電影情節,以黑色電影和希治閣電影為主要挪用對象,如《殺人犯》是改編自黑色電影《愛魔毒手》(又名《殺妻報》)(The Suspect) 及《情天驚魂》(Possessed);取自希治閣電影橋段的有混合了西片《後窗》及《迷魂記》情節的《危險女性》。黎博士指出,這些作品常透視一個陰暗世界,像荷李活的黑色電影風格,其中一個常見主題是失意男遇上紅顏禍水,女性在俊人筆下是恐怖的。這種陰暗世界其實亦見於本文所舉例的四個作家作品中,黎博士估計,這也許透視了當時大多數逃離中國大陸來到香港以求存的那一代人內心的焦慮與不安。另外,作品中也有西方文學影子,如《罪惡鎖鏈》及《畸人豔婦》,前者跟法國作家雨果《悲慘世界》(The Misérables)相似,後者則以雨果的另一本小說《鐘樓駝俠》(The Hunchback of Notre-Dame)為藍本。另亦有多部心理小說,剖析乖僻人格和慾望。

 

俊人的創作技法有明顯的電影語言,讀出動感、形象化和有聲化的畫面,黎博士列舉以下《女大不中留》一段汽車追逐導致人車墮田意外的描述:

 

     “正當他的汽車轉出公路時,立刻發覺後面有一輛汽車追出來

   ……他在車內反映的小鏡上,可以看到另一輛汽車也在後面遙遙跟

   踪,絲毫不放鬆……二輛汽車,一前一後,在彎曲的公路上飛馳,

   有時在拐彎的時候,彎度太急,車胎發出刺耳的聲音……

 

       可是當他開到大轉彎的山邊,才轉過了那個彎曲,立刻發覺迎

   面來了兩輛汽車……強烈的燈光迎面向他射過來,他立刻感到兩目生

   眩……沒法看得清楚……當他扭動汽車的軚盤,汽車已經越出公路邊

   ,直向下面的田疇衝去……只見汽車在田裏翻了兩個筋斗,便四腳朝

   天的躺在田疇裏…汽車躺在田中,他也昏厥過去了。

   

     一切歸於沉寂……”

 

黎博士說,這段描述像電影蒙太奇的剪接,把九個不同的場景巧妙地連在一起,又充滿聲音、動作,甚至顏色。

 

孟君關注女性生活;作品把香港哥德化

 

女作家孟君(見圖八)(1924-1996)為香港第一代流行小說女作家,作品有明顯的性別醒覺,關注女性生活,質疑父權社會中對女性充滿壓迫的家庭觀念,表達女性對婚姻及家庭責任的焦慮,挑戰女性氣質的定義,重塑女性複雜的面貌,同時運用了文學的「重像」技法,例如敍述一個規行矩步的傳統女性的故事時,同時也有另一個拋棄家庭倫理,大膽追求和表達愛慾的叛逆女角的故事。

圖八:

圖八:作家孟君(來源:香港文化資料庫博客網站

作品多見西方的哥德式言情風格,有受迫害又孤立無援的女主角、充滿機關和秘密的古堡或大宅,還有來自男人的迫害,故事充滿恐怖的氣氛。不過孟君以在香港的瘋人院、孤島及郊外大宅或監獄,取代了西方傳統哥德小說場景的古堡,黎博士形容孟君是「把整個香港哥德化」。其哥德式小說又有屬西方「女性哥德小說」風格的,即以一個英雄般的女主角來進行歷險旅程,但卻較西方的哥德女性多了一份社會責任的渴望,例如女主角多以拯救男主角,參與改善社會為目的。這些哥德風格的作品如《失望的靈魂》、《我們這幾個人》、《瘋人院》、《最後一個音符》、《從相逢到別離》等。

圖九:

作家孟君五十年代創辦的文藝雜誌《天底下週刊》創刊號封面,舞蹈女郎赤裸上身,胴體隱現可見。

孟君亦於五十年代辦過文藝雜誌《天底下週刊》,創刊號封面(見圖九)是一個赤裸上身女郎在暗影中的舞姿,雙峰隱約可見。孟君也從事電影編劇,例如編龍剛於七十年代初導演的《應召女郎》;七十年代免費電視開始興起時,她亦曾是知名節目主持。

 

 

鄭慧小說暢銷東南亞;風格影響台灣瓊瑤

 

另一女作家鄭慧(見圖十)(1924-1993)在五十年代被形容為東南亞最暢銷小說作家,她和同輩的香港作家(包括上述三人)的小說都在新加坡、馬來西亞和台灣等地銷售,作品亦有改編成電影,如《四千金》、《黛綠年華》及《紫薇園的秋天》。作品中也有濃濃的哥德色彩,如《黛綠年華》和《太平山的晨霧》;故事情節也有滲入西方作家和五四年代及後期中國作家作品的影子,黎博士舉例如<四千金>意念來自美國作家Louisa May Alcott的《小婦人》(Little Women)、<戀人>來自英國作家Jane Austen的《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紫薇園的秋天》則有中國五四作家巴金著作《家》的痕跡。

圖十:

圖十:作家鄭慧(來源:香港文化資料庫博客網站

黎博士指,鄭慧是位女性主義推動者,不但在作品中出現許多女性議題如墮胎及婦女自強等,也在雜誌撰文述意,如主張合法墮胎及女性主動節育。其部分故事更明確以香港地名為標題,如<太平山的晨霧>、<啟德機場上的傳奇>,黎博士認為此極具本土在地感,這在1950年代初是不多見的。

 

綜觀四位主要作家及其作品,共通點不單以「混雜」為風格,更在作品中把香港比喻為陰暗世界,透視了作者內心對這座新移居的香港城市充滿不安感。四人是跨媒體人士,寫作之外辦報或雜誌,亦為電影編劇,所著小說大量改編為電影、廣播劇或電視劇,作品行銷東南亞和海外。

 

中國通俗文學在毛政權下一度消亡在香港得以傳承

 

流行文學的價值一直在中國和香港文學圈中存在爭議,尤其是商業文學,常被視為低俗膚淺,但亦有論者認為流行文學一定程度反映某個歷史年代普羅大眾的生活及心態,體現文學作為記錄和探視人的存在狀況的功能。過去的中外通俗文學,有的在其流行的年代不能登大雅之堂,後世卻評之為經典著作,享有崇高的文學地位,中國四大名著就是一例(三國演義、西遊記、水滸傳、紅樓夢),英國文壇巨擘莎士比亞當年創作的劇本,亦屬劇場賺錢的商業文學。

 

中國和香港的文學圈內有觀點認為,商業言情小說不值一提,文學水平也低,例如黎博士引述著名作家劉以鬯及張愛玲曾批評傑克作品的質素:「市場價值很高,藝術魅力是沒有的」(劉以鬯)、「低如傑克,徐訏,看了起反感」(張愛玲)。

 

打破偏見和誤解的本土視角

 

黎博士欲以她的研究打破一些偏見和誤解,當中涉及本土視角。例如,當文學學者提及中國通俗文學發展時,如范伯群所著《20世紀中國通俗文學史》,提到自中國共產黨在大陸掌政後,要文學為政治服務而封殺通俗文學,以致通俗文學1950年代出現「斷層」,後來「承傳」體現在1960年代台灣瓊瑤的作品上。黎博士不認同此說法,她以其研究指出,中國通俗文學到1950年不單沒有出現斷層,反之在香港繼承並蓬勃發展。她說,後來台灣言情小說作家瓊瑤的一些作品內容和風格,可看到香港言情小說家鄭慧的影響,例如鄭的哥德風,瓊瑤的《燃燒吧火鳥》及《一簾幽夢》亦像來自鄭慧的《琴台雙鳯》。她又指,學者王劍叢在其文章<香港文學思潮論>提到,武俠小說作家金庸乃香港通俗文學的代表,亦是誤解,這是忽略了香港言情小說的存在。

 

黎博士指研究香港流行文學,還有這樣的價值和意義:「可分兩個層面說,第一,這些作品是香港、甚至是整個華人社會的重要文化遺產,但甚少香港人知道其存在,漠視和貶低其意義和重要性,何來談得上認識香港?香港研究已經被邊緣化,流行文學更是邊緣的邊緣,若不使其得見天日,恐怕最後落得消聲匿跡的下場。其實,言情只不過是香港流行文學的其中一個文類,希望將來有心人再研究此時期的其他文類,如偵探、間諜小說等,乃至任何時期的香港流行文學。第二,西方研究愛情小說已卓然有成,而且探索角度多元,有從性別、社會學、殖民/後殖民理論、種族、階級、東方主義,甚至經濟視角來研究,反觀我們香港還未起步,而且還在受到商業和藝術這個二元觀念所拘囿,何來與國際接軌?何來深化和多樣化我們的研究和文化?」

 

此研究的本土啟示:多元奪彩,狹隘失色

 

另外,黎博士從其研究中看到了香港的「大雜燴」本土多元特色,跨中與西、傳統與現代、故事人物和場景跨地域跨國族(見本文末後附錄)、創作跨媒體(書寫、電影、廣播劇、電視劇等不同的媒體語言相互交集),作者群中亦有兼寫嚴肅話題和政論的,如傑克和俊人,著實屬「雜崩冷」(粵語方言,什錦之意)性格,黎博士看此為正面:「(香港流行文學)實在很值得研究,那時就是這樣眾聲喧嘩,雜崩冷,亂七八糟,亦是五光十色,百花齊放……能夠混和摻雜,展現香港多元的性格。」

 

她認為,五十年代是香港流行文學第一個黃金年代,其多元特色為香港日後的流行文化發展奠基,而五十年代亦是香港戰後第一個電影黃金十年,上映的港產片和外語片數目,平均每日1.5部,全年數以百計,其時的流行小說為當年和日後的香港電影提供了豐富素材和養份,造就香港電影的發展。

 

早於九七年香港政權移交之前,本地社會學者早有研究港人本土意識的興起和發展,近年本土意識因政治環境的轉變,上升到一個政治層次。雨傘革命之後,本土情緒升溫尤烈,被視為抵抗中共政府的傳統「天朝中國」心態對香港打壓的逆反回應,憂慮「一國」將要滅「兩制」的香港特色,年青人省思歷史尋找理據要與中國斷絕,拒絕中國人身份,對中國文化持負面態度,儼如五四年代主張「全盤西化」的激憤,著力在本土的視角去探尋香港的出路。

 

在這樣的時代脈絡下,被問及上述研究可以為當下的本土思考帶來甚麼啟發時,黎博士說:「香港情況而言,我不贊成狹隘。香港的本土主義,不應只是西方文化,中國傳統也是香港文化的一部分,香港一直是有容乃大,海納百川。如果狹隘,就會變成民粹。香港文化,老土的說,就是中西文化交滙。我寫這研究的時候,腦子裏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狹隘。香港就是這樣『雜崩冷』,香港的歷史發展下去亦應如此。如果太過偏於一面,由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就會劃地為牢,這就『蝕底』,香港人的優勝,在於靈活,將不好的變好,這就是香港特色,香港力量。」

 

黎博士未來的後續研究計劃是探索1950年代香港的流行文學雜誌,這些雜誌題材多樣,更有不同文化派別如上海派及粵派,及充滿冷戰意識形態的政治派,一再證明香港當時混得亂七八糟,但又能共生共存的多元特質。

 

香港流行文學散失嚴重,文化浩劫不利本土研究

 

黎博士在研究過程中,發現香港流行文學的資料保存極為不足,許多作品散失,但有些竟能在美國的耶魯大學、新加坡、台灣等地找到,例如鄭慧的《啟德機場上的傳奇》藏於台灣的國家中央圖書館,耶魯大學圖書館則有不少傑克的作品,如遠至1926年出版的《紅燈集》。黎博士說,香港資深文化人吳昊就曾形容,香港過去流行文學作品的消失,是香港的「文化浩劫」。

 

本文提到的1950年代香港流行文藝雜誌(見圖一),黎博士指九成不能在香港公共圖書館找到,雖然部分在本港大學圖書館收藏,但都已十分破爛,亟需電子化以利閱讀和研究。而且,閱讀這些大學館藏又須經過重重關卡,若非大學研究員,只是普通市民或民間研究員,必須致函大學申請閱讀證,有些大學還要求繳交千多元費用,這些不便都對本土文學研究極為不利。

(全文完)

本文圖片來源:除圖六十外,所有圖片來自黎秀明博士研究論文圖輯,May Tam

 

附錄:香港五十年代言情小說場景和角色跨地域跨國族舉例

 

角色跨國族

  • 傑克:《紅衣女》——美國、英國、馬來西亞
  • 鄭慧:<故國的戀人>——中國、葡萄牙

<格蕾恩的惆悵>——英國、菲律賓

 

跨地域

  • 傑克:《春映湖》——馬來西亞

《亂世風情》——日本

《東方美人》——西班牙

  • 俊人:《危險女性》、<夢幻>——澳門

<花都之戀>——巴黎

《喋血櫻都》——日本

  • 鄭慧:<藍天使>——馬來西亞、新加玻、日本

 

 

附表一

香港五十年代主要報章

主要日報 :

  • 工商日報(1925-1984)
  • 華僑日報(1925-1995)
  • 星島日報 (1938-)
  • 大公報(1938-)
  • 成報(1939-)
  • 香港時報(1939-1993)
  • 真欄日報(1946-?)
  • 紅綠日報 (1947-?)
  • 文匯報(1948-)
  • 香港商報(1952-)
  • 晶報(1956-1991)
  • 明報(1959-)
  • 新報 (1959-)

 

主要晚報 :

  • 工商晚報(1925-1984)
  • 星島晚報(1938-1996)
  • 新生晚報(1945-1976)
  • 華僑晚報(1945-1988)
  • 新晚報(1950-1997, 2012-2014)

 

香港歷史研究家鄭寶鴻著作默默向上游:香港五十年代社會影像中提及的當年香港報刊:

掃蕩晚報、紅綠晚報、新晚報、海報、中聲晚報、內幕觀察報、自然日報、

伶星日報、鐡報、益世報、響尾蛇、響尾龍、麗的呼聲日報等

(資料來源:黎秀明博士研究摘錄)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