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搞帝國主義的不是中國人(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CCTV screen capture

新年,自由黨李梓敬在臉書說:「如果你唔認同自己係中國人,唔該唔好逗利是﹗」(如果你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請不要討紅包。) 這句欠缺中國學常識的愛國宣言,例牌引起有識之士的反駁。但其實我想說,以這句話來了解中國,也是不錯的切入點。這話的下一句,其實是:「所有討紅包的人,都是中國人;所有流播中華習俗的地區,都是中國。」

這是中國式的帝國主義。中國人的「國家」並不是一個彊界不變的穩定概念,而是流體;帝國的子民去到哪裡,傳播了人口和風俗,那地方就是天下的一部份,即使當下不能直接統治,也視之為「等待統治的地方」。所有習染華風的地區,都被帝國本部視之為應然的勢力範圍中國。

19世紀以來就沒有真心信服現代民族國家觀念。中國的國家組織型態,就只有兩種;一種是宋型,一種是蒙古型。宋型國家形態,是在艱難和強敵之下激發出類似弱小民族主義,武力不足的時候,中國有時會貌似是一個國際社會的成員,宋、遼、金的交往、互相簽訂的條約,大概也有一點歐洲式的影子;但這只是實際勢力均勢所造成的錯覺,實際上宋、遼、金都自稱「朝」。當中國的武力夠強,就是蒙古型。秦、漢、唐、蒙元、明、清,不一而足。中國人認為「中華文明一直光輝燦爛」,因此我們亦可武斷中國部份時間都是蒙古型。

帝國主義是關於價值的。羅馬帝國傳播羅馬文明,歐洲人傳播上帝和白人文明,中國人則傳播「王道」,事實上三者都是殖民,並不是中國受過苦,就自動脫離殖民者的行列。19世紀以來在中國發生的事,只是古殖民者受到新殖民者的壓迫,被人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即使是經過了共產主義洗禮,帝國主義仍然是中國為之中國的核心。

中國中央電視台在今年的春晚,竟然找一班中國人塗黑面扮黑人,上演一齣短劇,講一個黑人女人為了避免家中的盲婚啞嫁,找了一個中國人扮男朋友;黑人老母知道之後,竟然說:「我怎會不同意呢?中國人來幫我們修鐵路……中國人那麼好,我愛中國人﹗我愛中國﹗」小小短劇,中國人的帝國主義之心水銀瀉地,隔住個mon都是一股腥臭。劇中還出現一班類似空姐的黑人,看來是空姐,但其實穿是中國在肯亞高鐵的「服務員」制服。

過去一千年,東亞各國或遲或早,都在千方百計脫離中國,到了後來要發明新文字,來「去中國化」。中國人怪他們,感到被背棄,卻不察覺自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帝國主義,先把他們趕跑,周邊各國各族要自保,要尊嚴,要利益,就得各出奇謀而激進地剝掉自己的中華胎記。

其他國家悉數獨立,帝國本部的臣民斯人獨憔悴、陷入身份認同危機,因為沒有朝貢國和勢力範圍的,就不是帝國。「一帶一路」說是經濟產物,但實際上是關於帝國身份的重建。就算賺不到錢,國威還是要揚,揚了才可以重新再造以往的中國。即使中國已不能直接奴役東亞鄰國,但他們有香港和澳門,有時有台灣,非洲則支撐起整個中華帝國的驕傲。有僕從的就是主人。

當然看見中國人直接舞弄「中國人的包袱」,我會想到,幾年前當香港人在中國自由行的狂潮中,被迫起來保衛利益和尊嚴時,整個盤據在香港的左翼自由派公民社會,口誅筆伐、千般攔阻,令民間內耗了很大的能量。他們的其中一個理由,乃是「種族歧視是不對的啊」,然後喊濕一包紙巾;中國官方電視台公然搞黑人stereotype和中華帝國主義宣傳,他們無動於衷的。

其實這表面上很普世的反種族主義,只在保衛中國人的時候生效。中國人歧視、帝殖其他民族,他們讀後現代社會學、由白左學院和傳媒養大的小腦袋,就當機了、失效了。他們嘮嘮叨叨地說:「一帶一路不能算殖民﹗……殖民﹗中國人的事,能算殖民嗎?」

西方的殖民主義反省,多年沉積下,容易產生一種錯覺:殖民主義是第一世界、已發展國家的事物,第三世界總是被殖民,不會有殖民主義的。香港被視為第一世界,因此不可能被殖民呢,不可能被人欺壓;中國被認定為第三世界國家,因此不可能殖民他人。這當然是完全沒有國際觀、沒有「中國視野」的書呆之言。讀書越多越多越反動,毛澤東說得對。白人的自由主義不能抵擋中國人,也抵擋不到伊斯蘭,接受這種秩序,而最多只能到達二流白左程度的學生們,自然更進一步,只能成為中殖的同謀或自乾五了。

獲授權刊載,原刊於SOSread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