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極端民族主義延燒,網民稱美國官員黃之瀚為「漢奸」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民報》圖片,本報後製

本土新聞國際組/報道

中國官方不斷以各種話術如「強國」、「洗雪百年屈辱」、「弘揚華夏文化」對官方民族主義推波助瀾,政協主席俞正聲於去年要求海外中國僑胞「堅守民族大義」;不少受影響的中國民眾既有仇外特質,亦順帶對所有具有華裔身份或特徵人士的海外人士作出「效忠要求」,連美國官員黃之瀚也不能倖免於「漢奸」指責,連黃之瀚父母具有的香港背景亦被攻擊,稱「這是香港殖民教育下培育的洋奴」。

近日美國國務院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局副助卿黃之瀚(Alex Wong)訪問台灣,表達美國對台灣安全與民主的承諾,並頌讚台灣人努力爭取民主制度,堪為印太地區典範。中國政府及民間就此激烈批評黃之瀚,除了針對黃之瀚的公務外,大量獲「熱推」留言都針對黃之瀚的膚色和族裔特徵,認為黃之瀚是對中國「不忠」的「漢奸」。

前加拿大國家安全情報局分析師J. Michael Cole於《島嶼無戰事》(2016)一書批評中國,稱中國政府毫不遲疑地透過她的海外僑民去影響外國政府;在中國官方民族主義影響下,不少中國人認為,凡是華人、華裔,不論身在何處或是否有中國籍,都應支持中國政府,否則就不是真正的中國人、華裔,而是「漢奸洋奴」。

「把這漢奸捉回大陸」

以中國「新浪網」(Sina.com)為例,不少中國網民除了要求中國政府更強硬對付台灣與美國外,又有許多網民針對黃之瀚的膚色和族裔大造文章,這些針對種族特質的評論亦獲得不少網民「按讚」,並無被刪除或屏蔽。

中國遼寧網民jXX稱黃之瀚「不是純種美國佬,混子」;河南網民邙XX稱「這是香港殖民教育下培育的洋奴,數典忘祖,跪舔山姆」;湖北網民何XX稱「越是華裔政治家,就會越反華!」更有廣東網民稱「把這漢奸捉回大陸」。

黃之瀚於美國出生長大,與中國/香港無關係

據了解,黃之瀚雙親來自中國廣東,經香港移民至美國,懂粵語的黃之瀚是移民第二代,於一九八零年在美國紐約市出生,配偶為台灣人,他被中方媒體稱作「對華鷹派」。賓州大學畢業後,黃之瀚取得哈佛大學法律博士學位,然後加入國務院,曾被派往伊拉克工作兩年。據《自由時報社報道,黃之瀚對中俄都保持警戒之心,認為這兩個國家俱是美國的競爭對手,被視為鷹派立場,他曾批評歐巴馬對中國軟弱。

前日黃之瀚於台北美國商會活動致辭,稱美國對台灣安全與民主的承諾,並頌讚台灣人努力爭取民主制度,堪為印太地區典範,故此不能再讓台灣不公平地被排除在國際社會之外;他又不點名批評中國,指出獨裁制度無法有多元、可持續的經濟發展。

中國官媒:去台灣的就別來大陸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要求黃之瀚在內的美國官員「謹言慎行」,「敦促」美方恪守一個中國政策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規定,停止與台開展任何形式的官方往來和提升實質關係,慎重妥善處理涉台問題,以免嚴重損害中美關係和台海和平穩定。

《環球時報》針對黃之瀚訪台,發表社論〈去台灣的美國高官,就別來大陸了〉,點名要求「正在台灣訪問的這位副助卿(黃之瀚),他就不應該在任內再來中國大陸了。」又稱中國應準備對台動武,認為以和平方式阻止台獨、推動統一是很昂貴的事情,它的成本加在一起很可能比動用武力收復台灣所造成的短期損失還要大。

俞正聲:海外僑胞要「參與民族復興,堅守民族大義」

中國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於去年九月,對海外僑胞提出「四點希望」:一是講好中國故事,促進中外友好合作;二是加強互助協作,共謀僑社僑胞福祉;三是把握歷史機遇,參與民族復興大業;四是堅守民族大義,維護促進祖國統一。

中國官方曾稱李波「首先是中國人」

二零一五年爆發的「銅鑼灣書店」事件,中國官方以綁架等手段,將香港銅鑼灣書店多名股東及職員從境外(包括香港)帶往中國,香港媒體一般稱為「跨境執法」。英國外相夏文達於二零一六年一月五日在北京會見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時,夏文達稱李波持有英國護照,是英國公民,但王毅則稱李波「首先是中國公民」。中國海外民運人士王丹稱「中國瘋了」,指出王毅的言下之意,就是「一日中國人,永遠歸中共管,加入什麼籍都沒用。」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中國不承認雙重國籍,若父母雙方或一方為中國公民並定居在外國,而本人出生時即具有外國國籍,即不具有中國國籍。王毅的言論似有違反中國自身的《國籍法》之嫌。

加拿大華裔移民廳長曾高呼「中國萬歲」

具有華裔身份或特徵人士者,經常遭到中國民族主義者攻擊,另外的著名例子就是馬來西亞人梁靜茹,於二零一二年奧運期間支持馬來西亞選手,但被中國網民攻擊,稱她應為中國選手打氣,最後梁靜茹澄清自己是馬來西亞人。

與美國的黃之瀚作為對照,加拿大曾有一名「華裔」官員因立場親中國而遭去職,加拿大安大略省移民及貿易廳長陳國治(Michael Chan),於二零一六年在加拿大一份中文報紙發表專文,稱中國改革開放是「巨大成就」,相對的人權問題「微不足道」,西方不應該懷有偏見等;陳國治文章惹來加拿大輿論嘩然,加拿大《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 率先指責陳國治,而國防部長Jason Kenney指證陳國治在華人聚會場合高呼「祖國萬歲」,Kenney指出,他感到「陳好像成為了中國在加拿大的非正式大使」。陳國治被質疑對加拿大不忠,最終丟失移民廳長一職。

香港的中國民族主義

在主權移交中國後的香港的基礎教育,出現不少被批評為偏狹中國民族主義甚至種族主義的教材,例如教育出版社二零一一年出版、二零一五年重印的《我愛學語文》二上第一冊課文〈我是中國人〉中,出現「因為我有黑眼睛,黑頭髮和黃皮膚,所以我是中國人」、「我寫的是中國字,說的是中國話」、「我的爸爸、媽媽是中國人,我當然是中國人了」、「我在香港出生,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所以我是中國人」的內容,課文被批評為邏輯混亂、以偏蓋全,故意忽略香港族群多樣性,亦加強對於「黑眼晴、黑頭髮加黃皮膚等於中國人」的偏見,忽視中國本身有不少族群本身沒有這些體質特徵。

香港中文大學時任校長沈祖堯,曾於二零一二年發表文章〈我的中國心〉,提及當時發生的驅逐走私水貨客行動,當時有人舉出英屬香港旗幟,提出「我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要「中國人滾回中國」,沈祖堯駁斥這些示威人士,稱「在我們的基因內,每一樣東西都是與中國血脈相連的—我們的眼睛、我們的頭髮、我們的生活模式、我們對食物的偏好、對音樂、對文化的情懷…我不能,也不會,否認我是中國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