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港獨自我預言(文:May Tam)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SocREC社會記錄協會@CHING on youtube

起初,是1997年之前,1984年之後,香港應該沒有出現過在公眾場合(包括印刷刊物)有人要求香港獨立的聲音。這種在當年幾近絕聞的、或提出來會給打成中華民族叛賊的、或讓人看成是傻佬的聲音,隨著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公布後,絕跡了,因為當時大多數港人的政治民智未開,未思考過民主真義,又或深知在極權面前,個人無能發聲無可選擇,於是「一國兩制」就這樣強加在香港人身上。

 

1997香港回歸,民主運動一直不竭,繼續爭取一人一票平等權利的普選,期待著十年之後(2007),可以在基本法框架下,告別特首和立法會的小圈子選舉,邁向公平公正的民主制度,因為基本法提到,2007年以後的有關政制,可以修改。但爭取過程中,被中共打成「港獨」。2004年時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港澳研究所所長的朱育誠,回應當時香港民主派爭取不經中央操控、一人一票平等選舉特首及立法會議員時,指控民主派搞港獨,說「有人想把香港變成『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 。此後,這句話經常出現在京官、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口中,和中共官媒筆下。

 

港獨提法始於2004年京官朱育誠指控泛民爭取真普選

 

於是,「港獨」一詞慢慢浮現,但其時被這樣指控的,本質絕非港獨,只不過是基本法承諾港人「高度自治」的體現,是港人在基本法規限之下,享有更大的自由去選擇自己的管治者和代議士。

 

作為普通百姓,都會理解主張港獨至少是會表達要脫離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管轄的意願。智力和邏輯能力正常的人,都不會把一人一票平等普選特首和代議士的訴求,等同港獨。

 

後來,中共官員把越來越多和港獨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或按香港社會常規運作的事情,都說成港獨,香港法院亦被打成港獨。2014年6月19日《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準確把握香港特別行政區憲制基礎》,批香港法庭解釋基本法時,參照國際公約、外國法學專著、普通法地區或非普通法地區案例,卻鮮有參考中國憲法,是脫離中國憲法對基本法規定所作的演繹,是「用外國的經來解中國的法律」,「一國」便從中國憲法上消失,令「一國兩制」發生質變,是絕不容許的,而且,香港法律界以「小憲法」形容基本法,顯出了「(香港法官)把香港視為一個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的心態」(參考報道)。

 

這種責難的含意是,香港法庭不用中國憲法精神,來解釋跟中國法系完全不同的香港普通法系法律,就是港獨。以這種邏輯推演,一國兩制承諾香港保持司法獨立,法制不須跟內地一套,所以法官沿用普通法精神解讀基本法和香港法律,是有港獨的心態。

 

港獨指控蔓延至香港社會的常規運作

 

智力和邏輯能力正常的人,會看出人民日報這種說法明顯抵觸基本法內的「兩制」精神,因為基本法158條訂明,香港法院獲授權在審理關於特區自治範圍內的事務時,可自行解釋基本法,但卻沒有說明在解釋基本法時,是按照普通法系,還是中國的大陸法系原則。那麼,香港一直是普通法系地區,香港法官以普通法精神解釋基本法是自然、正常,而且合法合憲,體現了一國兩制下的「兩制」,但在中共眼中是一種港獨心態。

 

後來由戴耀庭教授發起表達兌現普選承諾訴求的「佔領中環」公民抗命運動(後演變為雨傘運動),參加者並不是要求港獨,只想實現真普選,卻一再被大陸官員打成港獨。

 

2014年人大常委「八三一」落閘後,港人不能實現沒經中央操控和篩選的真普選,發聲表達反對,這種聲音被打成港獨,還加上滴血屈枉的侮辱:「有些人甚至為了一己之私騎劫香港民意,不惜破壞香港法治傳統和社會秩序,損害香港同胞福祉和國家民族利益。其目的,就是要扮演攪局者和麻煩製造者的角色;其實質,無非是想把香港變成『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人民日報2014年9月1日社論)。

 

追求真普選小市民給誣陷港獨及損香港和國家利益

 

全無港獨之意,卻渴望香港有真普選,從而推動中國漸漸走上民主路而進步的我,作為一個無權無力的中國香港小市民,當時遭到中央誣陷為「想把香港變成『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感到萬分屈辱。那種屈辱感,比起我在七十年代小學時,聽到社會科老師講述鴉片戰爭,中國怎樣被迫割讓香港給英國作殖民地,所感受到屈辱感更加強烈,因為港英治下我明白作為殖民奴民沒有民主是意料之中,因為殖民本身就是欺壓和不義,想不到回歸了中共口中的「祖國」之後,我渴望真民主的良好意願會被「祖國」污衊為是為了一己之私,去破壞香港和國家的利益。

 

雨傘運動是港人從接受一國兩制,到一人一票平等普選夢碎之後,萌生脫離中共的一個歷史標誌。傘運前後,極速出現了許多在中央眼中屬於叛逆死罪的政見:民族自決、民主自決、自決、公投、香港獨立。

 

終於,港獨一詞由香港人喊出來了。出席過民間的香港前途論壇或港獨論壇的人都見到,發聲表達港獨意願的,除了年青人,中晚年人大有人在。

 

但即便如此,民調顯示港獨支持者只佔少數,較高的時候不過兩成,最新一次的民調,更大幅跌至一成,而希望維持一國兩制者逾七成(參看報道)。

 

大家都明白實現港獨的大難,中共會跟你拼死,或演成血洗香港共軍屠城,所以港獨雖由禁忌詞,變成了網上搜尋熱門詞,但大部分港人和政團仍然希望在一國兩制框架下,再尋求空間圓真普選夢。

 

禁區持續擴大:民主自決公投本土皆屬港獨

 

禁忌範圍越劃越大,就像過去中共把許多本質根本不是港獨的事情,全打成港獨一樣。如今,民主自決、自決、公投、本土是犯天條,是不符合香港特區在基本法下的憲制及法律地位,與國家對香港既定的方針政策抵觸,持上述民主自決政見的香港眾志周庭就這樣被剝奪基本法(第26、32、39條)賦予的選舉權,不能參與立法會補選(被DQ)。

 

眾志和周庭重申不提倡港獨,只主張透過公投民主自決香港前途,選項可有港獨和地方自治。這個民主自決概念,與港獨概念明顯有別,把兩者劃上等號,是智力和邏輯能力正常的人不會做的。

 

DQ開始大包抄,另一名新界東立法會補選候選人劉穎匡遭到DQ,除了因為用上「本土派」來形容自己政治立場之外,還受到中國式的「連坐」懲罰,因他曾表示要接替去年被DQ的立法會議員梁頌恆(參見報道)。

 

赤裸裸的政見審查,及憑政治言論禠奪公民選舉權的DQ遊戲,將會成為香港的選舉文化。不論在選舉前、後或選舉過程中,隨時可因表達某種政見而踏入中共認為的禁區內,便要立即出局,而這個禁區可以不斷擴大。

 

三權分立」、「累進稅率」也可以解讀為港獨

 

這樣,就有理由相信,以後一旦強調一國兩制之下的「兩制」特色或權利時,也可能被打成港獨,或跌落等同港獨的禁區範圍,以致被DQ,因為現在「一國」已經大大壓倒「兩制」,中共對「一國兩制」已經出現官方落實的新詮釋,例如「中央擁有全面管治權」、香港是「三權合作」,如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去年在基本法實施二十周年的講座上,明言香港政治體制「不是三權分立」。

 

這樣下去,可以把全體泛民殺個片甲不留,就如民主黨,其黨綱中關於香港憲制部分,就主張「行政、立法及司法應三權分立,互相監察和互相制衡」。那麼,該黨的參選人,隨時可以遭選舉主任指其政見「與國家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政策相抵觸」(DQ周庭理由)而DQ。

 

最終,提倡符合公平民主原則的香港政黨和從政人,未來可能全面在建制和議會內消失,香港將會就從以往的小圈子選舉,逐漸步向中國式「民主」。他們的「民主」是「等額選舉」,即是選民全無選擇;又或是「協商民主」,即是透過權力鬥爭產生權力層。

 

這種政治全面封殺可能蔓延到經濟或其他層面。例如,基本法第一章訂明香港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保持原有「資本主義」制度。如果有民間團體、從政人為扭轉貧富懸殊而提倡諸如累進稅率、大政府小市場、政府帶頭資助社會企業、全民退休保障等經濟政策……都可以被視違背「資本主義」制度,屬「大鍋飯」的「社會主義」制度,是「與國家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政策相抵觸」,可以被選舉主任DQ參選權。

 

這就是香港人政治權利的未來展望。

 

香港人口受到全面清洗之後,才有真普選

 

那麼,香港在甚麼時候才有希望實現真普選,全面享有參選和被選權利?

 

倡議香港獨立的香港民族黨,其召集人陳浩天在去年香港主權移交二十周年的七月一日晚上出席由十四個大專學生團體聯合在香港大學舉辦有關香港前途問題的論壇上,就分析為何港人訴求的「真普選」,在中共眼中是「港獨」。他指出,現時,香港除了欠缺一個民選的政府和議會外,其他許多條件已然令香港極接近一個國家的格局,例如有自己的邊界、語言、文化、社會制度、司法系統等等,如果連民選政府和議會都齊備,就99%是個國家。但是,中國共產黨的管治文化側重控制,例如(在中國大陸)控制每個人、每條街、每條巷,所以他是不可能容許香港有這種高度的自治,因此在一國兩制下永不能實現(沒有受中央操縱和篩選的)民主。除非中國以民族主義徹底控制了香港,即成功清洗人口,令來自中國大陸的人在港人數多過香港人,以致香港即使有真普選,都只會選出親北京的人,那時中共才會給香港真正的民主。

 

如今可以做的,可能只有兩個途徑。一是訴諸國際法庭,把香港在中英聯合聲明這份於聯合國備案的國際協議基礎上,如何經歷所承諾的「兩制」遭受破壞,民主自由如何受損,作出國際法律訴訟,反正去年七一前夕,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已向全球宣稱,中英聯合聲明只是歷史文件,不再有現實意義,這就是彰彰明甚撕毀國際協約。不過,這個做法牽涉的技術問題須由專家協助,因為中英聯合聲明的締約方只有中英兩國,沒有香港,如果英國不真切介入,港人也許無望。

 

討論探索思考真港獨合法合憲

 

另一個出路是真港獨,徹底擺脫頭頂上的最後話事人,自主前途。

 

感謝一位署名「臨意連」的在港留學內地生給予港人的啟發,在其一篇文章中,提到從法律觀點看,香港談論港獨並無違犯基本法:「基本法規定了『一國』,也規定了『言論自由』。言論自由意味著可以發表任何訴求,訴求的內容可以是反對現行憲法、法律的,如此法律才得以改進……如今基本法僅規定一國兩制,還未規定『不得發表抵觸一國兩制的言論』,因此發表『港獨』言論是可行的,限制『港獨』言論反而是對基本法精神的背叛。」;「何況,發表『港獨』言論無法實質影響現行制度的存續,因此不抵觸基本法有關『一國兩制』的規定。」

基本法保障了言論自由。根據常識,言論可以包括評論一件事可取與否,推介別人接受還是不接受,這其實是中共所說的宣揚、推動、鼓吹。因此,宣揚、推動、鼓吹只不過是言論的範圍,沒有實質影響現行制度的存續和良好運作。例如,公眾在港獨的言論之下,公務員如常返工,不像美國較早前因財政撥款,影響聯邦政府停頓幾天;市民如常生活;各行各業如常操作業務;學生老師如常上課;中共政權亦在大陸繼續如常一黨專政,毫無損失。

 

所以,討論、探索、思考港獨,是合法合憲。除此以外,暫時就想不到其他可以挽救香港核心價值免於繼續沉落的其他出路。

 

走筆至此,想起2003年在香港上映的電影《篇篇情意劫》(Sylvia),講述美國五十年代著名女詩人希爾維亞•普拉斯(Sylvia Plath)自殺身亡的真人真事。患有長期情緒病的Sylvia在婚姻生活中醋味極重,時刻懷疑英國詩人丈夫特德•休斯(Ted Hughes)不忠,本來沒有外遇的丈夫甚為苦惱,結果丈夫最終真的出軌,發展了婚外情,Sylvia痛苦不已,把自己的頭顱伸進焗爐內自殺,吸入過量一氧化碳死亡,遺下兩名年幼子女,成為當年英美報界的大新聞。影片中,Sylvia的鄰居在她自殺前,感覺到她的內心幽黯,開解她說道:「有些事情你越擔心它會發生,它就越會發生。」

 

持續誣衊和壓迫他人終要踏上絕路

 

對,一些根本從來沒有人想過要做的事,在永續不休的誣告和壓迫之下,就「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地不幸發生。好像一個丈夫以疑心和妒忌每天折磨著妻子,本來向心不移的妻子,每每單純平常地跟異性談話,就被丈夫打成勾搭男人、通姦、淫婦。日子久了,妻子困擾不堪致感情生變,戀上別人而去,丈夫就只能痛恨自己作孽了。

 

港獨的發展是否有點類同?當然,香港若是這個妻子,是要被毒殺的。

 

香港主權移交二十年來,誰把香港人推離「祖國」的懷抱?這個有目共睹。正如時事評論員陳士齊博士評論浸會大學普通話考試風波時所說,那種普通話考核制度安排令學生憎恨普通話,憎恨中國,本身是「大中華膠」(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沒有提倡港獨又對中國有承擔的香港人)的陳博士就此切切批評該制度。

 

誰令香港人越來越憎恨中國越來越渴望和他斷絕?

 

同樣,甚麼令本來心懷中國的香港人(例:支持中國走向民主進步,在中國發生天災時慷慨捐助)越來越憎恨中國、越來越渴望和他斷絕?且看數不盡的現象和政策——內地貪官挾錢來港瘋搶房產,令香港樓價攀升趕絕港人無以棲身;年青人感前途無望,港官權貴出言鼓動離開香港到內地發展,令土生土長的家園無法成為安居樂業之地;多次藉著人大釋法、假諮詢來否決更公平公正的民主制度,令官商配合的地產霸權和社會不公現象越演越烈;中共公然干預行政長官選舉、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如協助特區政府在立法會為政府政策拉票、建制陣營非法操控立法會選舉(「掌心雷」操控長者投票、種票);為配合中國發展(一帶一路、大灣區規劃等),香港金融和地產獨大的經濟畸形結構加劇,難以發展多元經濟加強危機抵禦力……

 

如果有天港獨成真,分裂國家的詛咒降臨,那就要揪出分裂國家的元凶,就是那些特區政府、中央政府和香港各界包括商、學、教(宗教)等之內制訂和支持引發港人憎恨中國的政策和措施的主事權貴,他們令香港人對中國離心,迫港人走上港獨之路。基本法23條本地立法之後,第一批法辦的人就是他們。

 

自我預言自編悲劇覆水難收

 

東亞國際關係學者林泉忠教授曾就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作過研究,其於2007年的民調顯示,若中國繼續由共產黨執政,六成半表示不會增加中國人身份認同,七成表明若香港實行普選反而會增加中國人身份認同。他在三年前曾指出,若果中共沒有誠意在港落實真普選,「港人的離心將越來越強」(參看報道),而他於去年推出的著作《誰是中國人——透視台灣人與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有更深入的討論。
港獨由中方官員挑起,再由其在香港的權力代理人悉心培育,誰能否認?中共自我預言,就像Sylvia Plath最後迫到老公真有外遇,致覆水難收,終走絕路。

 

文:May Tam (自由文字工作者、自由記者)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