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韓首度聯隊、金家首次入南韓|青年反彈:與北韓並非同一國家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of youtube clip by Washington Post

本土新聞國際組/綜合報道

第廿三屆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昨晚(九日)於南韓平昌開幕,南、北韓體育代表隊一同穿著白色制服、在《阿里郎》民族音樂中,高舉「統一旗」進入會場,是繼二零零七年在中國長春後,兩國再次於國際大型賽事共同入場,而南、北韓更首次組成「女子冰球聯隊」參加賽事。在野自由韓國黨批評是次平昌冬奧會實際上是「平壤奧運會」(Pyongyang Olympics)。

兩韓運動隊之前多次一同進入國際運動會場,但聯合組隊參賽屬於首次;在奧運會史上,亦是首次有兩國聯合組隊參賽。南、北韓是次聯合組隊經過特別申請,並於本年一月二十日,國際奧委會、南韓奧委會、北韓奧委會及平昌冬奧組委會經四方會談,簽署《朝鮮半島奧運宣言》玉成其事。

金日成家族韓戰後首次入南韓

南韓總統文在寅在開幕典禮前的外賓招待會上,首度與北韓名義國家元首金永南見面,並在開幕式與北韓勞動黨委員長金正恩胞妹「金與正」握手;金與正是在韓戰以來,首位正式踏足南韓的金氏家族(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成員。

「親北」文在寅主張與北韓對話

文在寅的政策被視作繼承之前金大中及盧武鉉的親北韓路線「陽光政策」,文在寅又被稱為「盧武鉉接班人」。

文在寅父母是北韓難民、於韓戰期間由北韓咸鏡道逃往南韓,文在寅就讀慶熙大學法學系時,組織學運反對朴正熙總統的獨裁統治,因而被囚禁,出獄後又再因為反對全斗煥總統被囚;文在寅由於有案底而無法擔任司法官,回家鄉當人權律師,與盧武鉉合開律師事務所,深受盧影響並因此踏入政壇。

文在寅曾抨擊朴槿惠與美國合作建設薩德系統,稱此舉破壞韓中關係;文又認為就算對北韓強硬,也無法抑制北韓的軍事行動。文在寅主張與北韓對話。

金正恩藉平昌冬奧會打破制裁

保守派大報《朝鮮日報》近日多篇報道炮轟北韓及文在寅政府,如大前日(七日)報道〈朝鮮居民在挨餓,玄松月背著七百萬韓元的名牌包〉,前日社論〈朝鮮以金與正為王牌嘲弄對朝制裁〉更狠批金正恩藉平昌冬奧會動搖南韓,讓南韓脫離國際社會對朝施壓的隊伍,北韓代表團及藝術團前往南韓已經打破了南韓不接受北韓客機或船舶的「五二四對朝措施」;而兩韓聯合隊伍在北韓「馬息嶺滑雪場」練習,該處使用聯合國禁止對北韓出口的奢侈品建造而成,在建設過程中還動用了童工、侵犯人權。社論認為,在北韓同意半島無核化之前,應該繼續堅持制裁北韓。

作為反制行動,美國副總統彭斯昨日(九日)與「脫北者」同行參訪於二零一零年三月遭北韓魚雷擊毀的「天安艦」遺骸,對朝鮮施壓。

南韓新一代反感「親北」文在寅

《外交學人》(The Diplomat)上週刊出專題報道,指出文在寅與北韓合作的決定尤其不受南韓年輕一代歡迎,在簽署《朝鮮半島奧運宣言》後,一月二十五發表的Real Meter民調顯示,文在寅政府在南韓全國範圍內的支持度創下新低,只有59.8%,在兩週內下跌10.8%;Gallup Korea的民調亦有類似結果;針對兩韓聯隊的決定,韓國和解與合作委員會的研究指出,近六成民眾反對、只有不足四成民眾支持。

南韓政府人員承認,南韓「二零三零世代」(2030 generation,即二十至三十出頭的青年世代)尤其不支持與北韓合作的決定,《外交學人》就此訪問一位專研韓國民族認同的學者、多倫多大學博士候選人Steven Denney,他於亞洲研究所任graduate fellow。

Denney指出,南韓青年人普遍與他們的上一代不同,「二零三零世代」通常不把北韓看作同一個國家的一部份,更甚者對北韓抱持敵意,亦不支持兩韓統一。Denney舉例稱,南韓青年人心中,可能認為北韓移民比外國勞工較親近,但若將北韓移民與非韓裔人士在南韓生育的下一代相較,南韓青年人會認為後者較親近。與上一代相比,南韓青年人對北韓的容忍度下降,他們許多人在北韓的核子計劃及「將首爾變成火海(a sea of fire)」的威嚇下長大,他們看到國際社會都譴責和制裁北韓;由此種種可見他們對北韓的觀感並不正面、遑論親近。

Denney認為,南韓新一代在物質豐裕和民主管治的環境長大,「種族民族主義」(ethnic nationalism)已經過氣,不是構成他們認同的主要成份;缺乏新一代支持下,文在寅的「新陽光政策」難以取得成就,文在寅本身也要面對他的政治同盟中,不乏厭倦北韓之輩。

北韓嚴密監視奧運代表隊員防「脫北」

另外,根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當全世界的選手都會在平昌冬季奧運會當中相互接觸之際,北韓的選手將被北韓方面隔離、作二十四小時嚴密監視,北韓隊員之間互相監視,以保證他們不會脫逃離隊,在賽後回歸北韓。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