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偽本土,重要嗎?(文:龜仙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screen capture via SocREC社會記錄協會@CHING on youtube

補選近了,跳入這場儀式的各方也都各自各精彩,人未到先祭出各路「神明」祝聖賜福。說到底也是看穿了香港人的劣根性:沒有獨立思想,沒有針對政綱的邏輯思考能力,票投誰家說到底,還是要看各路「偉大領袖」的意思。

在這種情況下,泛民倒是多此一舉地搞出了個初選機制,表面上是防止鬼打鬼,實際上是比起建設民主中國還要空中樓閣:沒有人能保證初選的候選人勝出就能得到全體泛民的人力物力支持,更沒有人能保證各候選人事後會信守諾言。相比起政治手段稚嫩的本土派,政治的波譎雲詭在泛民廿年以來的權財互鬥中也算展現得相當露骨了。

本土派要從政治手段,也就是選舉機制來玩贏傳統泛民,其實稱不上是一個現實的期望。以本土派廣泛且比泛民支持者更甚的政治潔癖,要焦土或是勝過誰都是不可能的任務。但既然甚麼都不做也是閒著,那初選機制其實也可以算是「冇成本玩野」的一種形式。投票本身除了勝負,還有一重表態的意味在,當然這種表態也只是自己看著好玩,加上可能讓泛民氣出一頭煙而已。

2012年泛民也辦過一次初選,當年的初選由何俊仁對馮檢基,參與初選的選民不過3萬3千人左右,加起來才佔勝出的何俊仁在後來正選名單的總得票數約七分之一。諷刺的是,何俊仁名單在正選中,是得票率最低當選的名單。換言之,即使對於泛民支持者而言,所謂初選也只是可有可無的東西。但正正是在這種前提下,當年約6萬6千的本土票,在新東初選階段就必然是一種決定性的力量。試想像一下泛民的初選最後跑出的若是張秀賢,那麼民主老人們所授意的兒皇帝郭永健、以及另一名同樣真偽莫辨的本土派范國威一旦落馬,泛民主派若然不願遵守君子協定,那初選本身就成為了泛民主派身上的另一宗笑話;若然泛民主派願意遵守協定的情況下,新東的非建制界別則不論如何選都是(至少是名義上)本土派的天下。

留意本文要說的並不是誰是真偽本土的問題,更不是要探討誰是本土「救世主」。而單純是想表達出,你可以如何靠玩野玩到泛民主派裏外不是人。而更重要的是,當一些選舉承諾,例如捐人工支援抗爭者(當然沒有人能保證兌現,政客嘛)能為候選人帶來更多選票的話,泛民的一眾選舉動物肯定靜不下來,必然有人會覷覦這份票源而改張,當這種承諾帶來的選票差異夠大,就會吸引更多的泛民候選人以這點作為政綱,宏觀而言就等於是本土派為了從泛民身上撕下一塊肉,踏出了第一步。

說了這麼多,其實想說的道理很簡單:很多本土派以往把政治理念、香港前途看得太重,而缺乏舉重若輕的胸襟,很自然地就被遊戲人間的泛民主派、娛樂至死的所謂港豬倒過來玩弄了一番,然後有認賠離場走進歷史的,有憤世到死卻焦土無力的。而剩下來的人們,則不得不培養把政治當成遊戲玩的眼光,本土派才有辦法冷靜下來計計數,去想想甚麼才是最有利(或者最好玩)的一著。當本土派開始輕視議會角色,普遍認為選人或選猩猩都分別不大的時候,正正是用來學會如何正確地把政治當遊戲玩的契機。

誰說政治不是遊戲不容兒戲了?香港的政治三十年來都未曾認真過,憑甚麼板起一副書塾老夫子的臭臉來教訓我們了?年輕的一代要想贏,首先就要學會玩野,而甚麼才是正確的玩野,諸位看官可以自行解讀。只是當大局已經不是香港人的大局,就算再如何耍弄都沒有更差情況時,而泛民的初選機制都送到上門供你狎玩了,在公在私都沒有理由不好好地把玩一番。當選舉機制的焦土出現了,你作為本土/獨派的下一著又是甚麼呢?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