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動員力終究是泛民的問題(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of 新唐人亞太台

近月泛民主派的動員力量下降,個別平時愛批評「本土派一味靠痴」的老人也忍不住高呼:本土派去左邊?這當然是不夠深思熟慮,衝口而出的自相矛盾。

 

第一,本土派支持的人,早就率先遭中國取消資格,而陷入政治流亡,政治領袖能帶來的人一筆勾消;第二,中堅的街頭抗爭者大多數都在應付暴動官司,或者正在坐牢,自然亦不會出現;第三,本土派對於泛民大台式遊行早就失去興趣,因為全世界都心知肚明,大家只能行完就算,連喊的口號也要緊跟大台,否則就要預備跟其他人吵架。

 

但是,泛民的動員能力下降,主要並不是本土派造成,而是來自泛民內部。所謂修改議事規則的一役,泛民中人講到要有必死決心,要決戰,但泛民諸黨的議員助理、義工,又是否全部出席呢?如果他們全部出席,數字肯定不只當晚那三幾百人。

 

本土派對遊行的質疑繼而放棄,在兩三年前已經開始,因此本土派早就不在泛民的動員基數裡面。如果泛民的動員力發揮如常,即使本土派抵制,他們也可以得到預期中的人數收視,不會呼天搶地,不會像現在將自己的問題怪罪於本土派身上。

 

香港的議會與其說是立法機關,不如說是一個賞金彩池。每個得到議席的賞金獵人,都可以得到每個月十萬月薪,再加上各種津貼予以分派給二三線的其他獵人。議員理論上是Law Maker,但他們實情Make不了Law。議員的私人草案基本上沒有通過可能,亦不能實質影響政府施政。

 

香港議員基本上是虛位議員,這個彩池產生了一班新的中產階級,一班以不同程度維穩(因黨派和政治光譜而不同)為正職的人。議會的實相在2016年開始再掩蓋不住,香港人自然不會對他們帶領的例牌活動有強烈興趣。

 

法庭自從雨傘革命(2014)以來就用重刑檢控街頭人士,2016年更出動「暴動罪」,但泛民圈子基本上是認為他們抵撚死(活該、自己找死),但到了黃之鋒他們因為政治原因而「事後加刑」(律政司提出的刑期覆核),這才真的嚇怕了他們。

 

雖然泛民的群眾向來守法忍讓,上得街就是安全的道路使用者,有些人連遊行未完就開始在Facebook上相約朋友行完去哪間酒家食晚飯,做完運動先食飯,相當健康的life style。雖然如此,群眾還是怕一旦有任何風吹草動,自己會被濫捕而付出代價。

 

最後一點似乎是較少人提及。泛民內部的裂痕其實並不是他們對本土派的看法不一樣。事實上他們對本土派的看法很一致,就是繼續將其打壓和邊緣化。不過泛民自己也早已分裂。2016年特首選舉,泛民老一輩、泛民評論員被中國的《成報》、《大紀元》之流騙得死死的,以為習近平屬意曾俊華,與屬意林鄭月娥的中聯辦有不同意見,於是全面押注於曾俊華,最後他們全部輸光。

 

但是他們在支持曾俊華的時候,另一方面又迫害那些堅拒為任何候選人背書的小數派,發動輿論機器將他們抹黑成只講原則、不講大局。在那一刻,他們內部早已離心離德。

 

曾俊華是一個講明要訂立「國家安全法」(23條)的建制派,而這班支持他的泛民,轉個頭又擺出似乎反對23條的樣子,如此虛偽和機會主義,又怎能怪民眾分道揚鑣?那些被迫害過的「原則派」,事後又會怎麼看待泛民核心呢?表面上他們說要團結,但是他們自己心裡清楚。那些看似群星拱照的新星,其實一樣是孤家寡人。

 

當然,在比例代表制之下,泛民的核心人物會繼續選到,繼續做中產,但是亦將很難再號召大型群眾運動。這個能力早就完結了,為甚麼人們說2011年至2014年學運興起?因為政客號召不到人嘛。他們在這方面的退場,早就開始,當時還沒有甚麼本土派。

 

因為人民也只是求一堆放在議會擺放的民主花瓶,不期望你和他一起幹一番豐功偉業——這些人早已認命,因為退休的歸宿離他們不遠。

 

獲授權刊載,原文刊於SOSreader

 

延伸閱讀:

最高的蔑視是無視

為甚麼香港爭取不到民主——因為香港人太愛自由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