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英治香港非三權分立,從未有過真正法治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of SocREC youtube clip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在香港中文大學主辦的「殖民香港:由英殖時期到特區年代」學術研討會於上月二十一日結束,邀請十位學者討論香港殖民政治及中國統治下香港的前途問題;第一節探討「殖民香港的前世今生」,有學者鄺健銘、王慧麟、方志恒、孔誥烽、練乙錚等作分享。

本報就研討會第一節之完整報道請參網址https://www.localpresshk.com/2017/12/colonizing-hong-kong/

港大教授王慧麟發表題為「法制殖民——英治時代的法律壓逼」之演講,王慧麟指出,英國殖民管治重視法制與秩序(Law and Order),以法律作管治工具,這是殖民地警察制度的建立及關鍵;英國殖民地時期的香港,有「理民府」,類似法律上的雙重系統,或可稱為住民法庭(Native Courts)。王質疑,英國在香港是建立起「法治」,或只是建立「法紀」?

王慧麟說,香港的制度不是三權分立,英國在離開殖民地時,英國憲法專家為殖民地寫新憲法時有很大的彈性,他們不強調三權分立、互相制衡,專家會按當地人的需要,提供獨立後不同的「憲法套餐」,例如西敏寺式的新加坡、聯邦式的尼日利亞或一黨獨大的坦桑尼亞,英國人都能設計出不同「套餐」。英國人會有基本的要求,就是行政、司法、立法要分開,但是這與現代意義、政治科學上的三權分立不同。

王慧麟強調,總督獨裁、權力分立、三權分立三者並不相同,是不同的概念;在評論過往英殖時代的香港,其實要注意是一個總督獨裁的制度。英國修改《王室訓令》、《英王制誥》只需透過Statutory Instruments(SI),無需諮詢香港。英國國會可以直接為香港立法,不須諮詢香港,其中很重要的法律叫做《香港法案》(Hong Kong Act),是中英聯合聲明簽訂後的法案,裡面寫得很清楚,在一九九七年後英國不會再擁有香港主權。前門、後門都關上了。王慧麟稱為「法治式的獨裁」。王稱,在英國殖民時期,直至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主權移交,律政司為何沒有換成華人、一直由白人當,是因為法律是英殖政府的最後武器,例如緊急立法是需要律政司做的。

王慧麟質疑香港「法治」的內涵,王稱,儘管很多人可能會感到憤怒,但他希望指出英國在香港建立的,並非西方法治,英殖香港重視的是Law and Order,而非法治。根據Lord Bingham在《Rule of law》一書的定義,英國式法治有七至八個元素,但香港只有其中兩三個,香港欠缺民主體制、法律文化等元素,香港的法治的內涵被收窄成「司法獨立」或法官如何判案,但英治時期也未必真的有「司法獨立」。

王慧麟最後稱,要看清楚法律的壓逼,才能理解現今香港人面對的法律壓逼是甚麼。

主持提出,香港是否被中國再殖民或壓逼?台上講者鄺健銘稱中國對香港有「充份利用、長期打算」的政策,例如最近的一帶一路即是利用香港服務中國利益,故此可明白答案是甚麼。王慧麟稱他是讀法律的,香港特區是由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所成立的,其餘他沒有意見。

參見:

「殖民香港:英殖到特區」論壇摘要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