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的心(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v via the author

政治充滿誘惑,蛇都往那個洞鑽。或者賭檯之於賭徒。

2016年,大家都輸了很多。說的當然是DQ——取消參選資格或取消議席。其實DQ有三輪,首輪是DQ候選人(梁天琦、陳浩天等等),第二輪是梁頌恆游蕙禎,第三輪是四個泛民議員。DQ當然不用深究原因,因為香港人懷璧其罪,罪名一定莫須有。2016年立法會補選,梁天琦大出風頭,深具獨立色彩的本土派在香港竟然稍有眉目,得到一定票數和大量曝光,中國已經埋下殺機。之後那次選舉,無論誰選上都會開刀阻嚇,為阻廣義港獨派得到資源,就此生息蔓延下去。之後的一切都是歷史,世界都知道。

這些議席空缺所形成的補選,又引來一陣稱為補選的腥風血雨。例如新界東,梁頌恆的位置要補選。張秀賢聲稱自己得到的資源會捐出來,會幫助初一旺角衝突的被捕者等等,因此四出希望本土論者、組織者為他背書。

不談論張嘗試取得背書的方法有多大問題,「群眾」本身的問題也大量浮現。2016年那兩輪DQ,大家都太不甘心,所以有少部份人會覺得,現在議會有一個機會出現「本土同情者」,這不是一個機會嗎?於是他們也落注,而且鼓勵其他人幫助張;泛民主派的初選完結,張秀賢票數最低出局,這些朋友又墮入另一次不甘心,並批評其他本土選民執著「政治潔癖」,不支持張秀賢,令其他人漁人得利。

我覺得這是因為太想在輸掉之後贏回一點點,而情緒化藥石亂投。因為不談候選人是否真正能代表你,而只講政治形勢,為了不想「益對家」而投另一個,是為了團結而相同,跟泛民每次都說,不想「益土共」就要大家團結投票泛民關鍵一席,好像沒甚麼分別。我不是覺得選舉不能選lesser evil,不是覺得不能賭。而是覺得,就算2016年的15.38%所謂本土派選票完全團結,都去投票張秀賢,他也不可能走到最後。

不說泛民在新東有龐大的票源,而且泛民初選中,還有「電話訪問」和「團體票」這兩種完全反民主的機制。更不說張秀賢就算過得了初選,他公然承諾會分享資源給本土派,本身就會構成中國去DQ他的動機。我當然更不滿意另外兩個候選人,但是我無法改變張秀賢在這個政治時空中毫無吸引力的事實。即使是更有戰功、更受認可的本土派(當然他們多數官非纏身),或者找其他有名的前議員去參與這個泛民初選,只要你不是泛民選民多數接受的,都沒有勝算。

說來說去,這不是一張好牌,但是為甚麼會有一些朋友狂熱地孤注一擲呢?我想像那是因為不甘心、太恨那些哄搶本土派屍骸議席的泛民、太想議會有一個,甚至半個、幾份之一議員,是對本土派的示威者沒那麼敵視、少一點抹黑。我當然明白,但這種情緒,只會令人不斷再賭,然後再輸,再失望。失望之後又引致再賭,然後再輸。如此惡性循環。情緒低落的人飲酒,很容易發酒癲。絕望和想贏回來的情緒,只會令人輸得更多。

再說盡一點,個別人士的輸贏,又是甚麼天大的事情,今天的議會又能做甚麼呢?為了無關痛癢的一場戲,而令自己顛倒夢想,一時心雄一時悲哀,甚至怪罪其他陣線相若的人,我不會認為值得。

又像每一次選舉都會有人說「焦土論」,即不如投給泛民的對手,即建制派吧,即使你完全不認同那個人那個黨。其實那都是亂投票,覺得自己必須要投票、參一腳,再底層的潛意識可能是大家都不願正視一個事實:無論我們投這個還是投那個,都不會影響到甚麼。很殘酷和黑苦,但既然是真相何不細味?2016年前可以疑中留情,但2016年之後就再沒有幻想的空間。當溫和無害到不知如何形容的姚松炎和周庭過了初選那關之後,也像臣下一樣等待中國發落,人人都在競猜他們會否再被DQ。

我不是想說選舉或者個別人選。對我來說,所有候選人跟似乎很多人討厭的萬年代表馮檢基,都沒有本質分別。我是想到自己和很多朋友這幾年來誤入的歧途:我們太關注那些本來無關痛癮的事情,而不去營建真實、可觸碰的東西。一切到頭來都是他人的嫁衣,為別人歡呼和戰鬥。

很多人為選舉謀劃很久、拉朋結黨、機關算盡、透支義工和支持者人力和錢,到頭來只是中國的一句話、一個決定,就灰飛煙滅,而且久久無法翻身。我們失去了領袖,或者群眾自動心灰意冷的離去,宣佈自己「不再關心」。這對香港都是損失。有人是講真的,做得到,但也有很多人只是欲罷不能,最終折騰自己。

台灣人在白色恐怖的時候怎樣撐下去、東歐人在鐵幕下如何撐到季節改變?起碼不是靠不停動員去參加完全掌握在中國手中的選舉,因為那無異於將自己暴露於敵人最擅長的打擊面。

政治很誘惑,因那是勝負,那是意氣,那是榮辱,輸一次,恨長如江。玻璃放得越高,越容易摔碎;感情越烈越耗光心力,要保守心勝過一切,原來是真。火熱久了,失去冷眼旁觀的本能,就等於失去了存活的演化機制。水在火毒的炎陽之下很快就會蒸乾。在變態的世界,越深情的人越要絕情。

這似乎是一個悖論,但在今天的香港,要關注社會,要保留那心力,似乎要有一顆不關心、冷漠的心。玻璃之心很容易摔碎。

獲授權刊載,原文刊於SOSreader

延伸閱讀:

《地厚天高》——經歷這一切之後,及之前

自我反省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