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屠場與試場——只因是不能撚就的學業(文:映世鏡)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urtesy: Alex Hofford

在浸大學生會的一個「撚」字,令各界成功人士「圍剿」一名學生,好不壯觀,想必「成功人士」必然沒有聽過「大蛇屙尿」,不然為何對一個「撚」字發音如此執著,大驚小怪。

但,一個「撚」字的背後,學生會會長完全沒必要道歉,也沒有必要低頭。一個為自己,為了自己家庭的未來的爭取,質疑一個架空的考試,對方拒絕任何對話的情況下,呢個撚字已是說輕了。

這完全是一場為守自己的五斗米的社會人士,以元朝科舉式的政治鬥爭,對香港學生的凌辱;這樣的考試,沒有粗口而血腥異常。

自古試場如戰場,一個只有三成學生合格,說不出評分基礎,立在畢業證書之前的考試,就如一個屠場,揮刀對準大學生的命途。

把學生推向刑場式的考試,把不合格的責任歸於學生,然後把社會棟樑踩到不值一文,浸會大學在《環球膠報》的歌功頌德之下,或有大量學生投向你大學的懷抱,收入增加,好不高興。

反觀,香港學生被無理停學,校方對學生被恐嚇而無視;想起香港學生自二零一五年不斷有輕生的案件,令人震動,雖然不能說是每樁與試場相關;而浸會大學不遺餘力,願為香港學生的未來加上一抹絕望;一間大學可以做到決絕,能於此時此事保持沉默,可見該校教師及校長有虐待及毀滅學生的心理,對學生之悲慘必然樂觀「其成」,不然,可以做得如何不堪?

成功人士為了一個撚字,合力盲目迫害學生,想必是嫌支持紅色黨力不夠刺激,想來一場「阮玲玉」的言語凌遲,最後令自己的社交平台上,加上一刀,親自手刃學生的命,想必成功人士必大感痛快。

把撚的一句﹕「為學生的就業未來著想」、「不能對老師說粗口」、「普通話是大勢」的言論,把事情的重心放到一個撚字上,因為你們的忘本,如此身教給你們的下一代,叫人如何不睥睨你,而當然要恭喜你們,你們現在的言行,當下必被權力人士所愛,而何志平的美好下場等著你們。

回頭一看,身為學生,那可以有資格對父母,對自己說,花了他們十八年苦讀,最後在政治屠場中犧牲了,而這學業就這樣撚就嗎?

作者簡介:居在六月飛霜之地,對人稱南蠻的身份,反感到自豪的香港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