鹹書絕對要包膠——非道德塔利班的解釋(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hoto source: Rex Roof@flickr CC by 2.0

網絡令人遇到很多本來一世不會碰面的人。早前分享了一張圖,是講貓咪交配的冷知識:原來公貓的陰莖長滿逆向的鉤,用來刮除上一隻貓的精液,增加自己精子受孕的機會;而且交配有痛楚才可以令雌貓排卵等等。從任何角度來看,這是貓奴經,又是生物知識,十分「知性」,但樓下出現一位網友說:「你們不應談這些話題!這是色情!」

想到就好痛😨報導連結>>ppt.cc/fpWW7x(警語:內有真實照片,請斟酌點看)—LINE STICKERS🔍ppt.cc/fqR6hx

10 Seconds Class – 10秒鐘教室發佈於 2018年1月14日星期日

然後有其他人取笑之:「上網也應該要考牌」。該網友接著回應:「成人書要包膠,你們也不會跟兄弟姊妹和兒女談這些事」,然後像壞掉了一樣不斷說了很多,後來又自己刪除並封鎖,搞到我連截圖的機會都沒有,現在只能這樣覆述給你聽。

因為事情是如此結尾,我無法詳細了解這位有趣的網友的背景,其有一種美國中西部的極端基督教保守州的風情,又好像明光社那類清教徒組織,主張抑制世俗社會無止境的「性解放歪風」。

我其實也會同意色情書要包膠,性解放不能無限蔓延。這並不因為我是清教徒。我也會同意不同族群要爭取自己的人權,但這個過程,不可避免就會將性這件事除魅。

小眾的權益在禁忌之中,拆解禁忌才能令他們獲得解放。但沒有禁忌,事物就同時失去形狀。歷史上著名的「一杯水主義」,發源於第一個左派成功奪權的俄羅斯,認為婦女要國有化、公有化、家庭制要消滅,因此要取消傳統的東正教倫理:人渴了就要飲水,人與人發生關係如人渴之飲水。

保守派、衛道者固然認為這是大逆不道、道德淪亡,但他們和「自由派」都看不到的是:最淫亂的,也是最清教徒的。淫亂者只是清教徒那個銅幣的反面。因為將性除魅到盡,等於取消了性,將性從人類的文明拿走。如人從來不穿衣服,就沒有「裸體」的概念,亦沒有正常與情色的分界,也就沒有人走入情色世界、觸碰禁忌的逾越。

相信很多婚外情,不是對象真的那麼驚天動地,而是犯禁體驗,知道正在逾越和侵蝕自己的誓言,逐步發現一個自己都不知道的自己。

平權主義席捲文明世界的每一角落,這也是一個逐步拆除禁忌的過程。最終我們將沒有任何可供逾越的柵欄,一切都會在陽光之下。到時也許我們會感到心滿而知,以及茫然若失。一切禁忌的破除,就像人類的文明到達高潮之後陷入的空虛。

交媾之後的人類會穿回衣服,回到禁忌之中,重建自己作為「人」的非獸狀態;文化到了某個階段,就會希望重建禁忌,因為他們想要重建意義,希望這顆行星上還有一些不可解釋的神秘。像伊朗回到神權政體。像神、愛情、性、死亡,他們希望歷史還未終結。

就像一些機智奸狡的世俗人,有時突然皈依宗教變成虔誠者,機制相同。冰雪萬里,乾淨到了盡頭,人就會覺得寂寞。所以人還是穿衣服、色情書還是包膠比較好,留著柵欄好。不然以後的人類將喪失跨欄的能力。

延伸閱讀:

超譯《百變小櫻》的性啟蒙

二萬五千年前的傳統假鳩

獲授權刊載,原文刊於SOSread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