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一個想扮潮的老人——《溏心風暴》為甚麼會收視失禁(文:盧斯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 網路片段截圖

據說是TVB的重頭年度劇作,《溏心風暴3》口碑差,收視失禁,一些演員接受訪問時說,不知道為何唔Work。其實當然是唔Work。重覆爭產鬧交方程式很容易,但重覆成功就很難。時代是會變的,即使是在萬年不動超穩定結構的香港。

 

《溏心風暴》唔再Work,是因為觀眾在不變中仍然變了。《溏心風暴1》和2播出之時,是2007年及2008年,當時原祖iPhone剛剛推出,屬於小眾貴族產品,香港人用的是Nokia 3G手機,流動上網費仍然高昂;現在是2017年,智能手機、平板電腦泛濫,這是一個Netflix的時代,眼界早就開了。在Netflix崛起之前,普羅香港人也早就在各種正版盜版的App裡,浸淫在日劇韓劇之中,在煮飯切菜的時候,放一部非常廉價的平板電腦,就已經可以做到電視以前的功能。

 

雖然日劇韓劇的情節都可以好,但製作始終精緻豪華得多。在2007年,香港人喜歡爭產權、鬧交劇、舞台劇,我相信在2017,其實香港人也沒變。香港人仍然是香港人,可是不變中的變,則是開闊了眼界,就容不下沙石。當一群師奶看過野心勃勃的韓劇,大概就很難對套路一樣而報酬遞減的複製品,抱持相同的熱度。

 

我還真的有看過《溏心3》的第一集,劇集而言據說頭幾集都是最落本(砸下重本),但令人尷尬。奇怪而不自然的剪接和拍攝不說了,最要命的是對白。不知為何劇本要硬塞入很多網絡潮語,例如俾like、小鳳姐,但這些典故完全是脫離脈絡的人。這就好像人瑞為了表現自己不老的心,長途跋涉去Hidden Agenda睇Show一樣。

 

例如當他們成功收購了一個鋪位,竟然說要唱「小鳳姐」。小鳳姐的《喜氣洋洋》,是用來嘲笑他人,例如有人因為經常抹黑別人,而遭告誹謗,仇家會播「小鳳姐」;佔領期間打人的警察被判傷人有罪,要坐牢,也會播《喜氣洋洋》,它的使用充滿幸災樂禍意味,不是用來表達真心快樂的,也不會唱給自己聽。

 

習得其形而不得其神,望文生義想進入年輕人的脈絡,是為了甚麼呢?中老年人無感,年輕人厭惡,在老人院之中播Radiohead,但老年人還是應該做回老年人的事,夏雨也不是尹光,是潮不起來的。陷家high high high,但TVB不愧是大台,它的強大和壟斷,令它知覺遲緩。到了老年才有中年危機,要溝返條後生女重振雄風。可是年輕的世界不屬於你,你也不屬於年輕。或者TVB其實是一個機構型的王晶或者成龍,中國的收入可以源源不絕資助他們繼續脫節,就像特區政府一樣,已經成功轉型為主力服務境外地區。

獲授權刊登,原文刊於SOSreader

延伸閱讀:

你沒有認真看待的膠歌(四):做《職安真漢子》的意義

在電視裡,你未嘗過青春的滋味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