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蠔涌案】辯方:不要小事化大;盼法官輕判社運青年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by Wikipedia user -Wpcpey

前年西貢蠔涌亞視(ATV)舊片廠懷疑爆炸品案,五人被控串謀製造炸藥罪及管有炸藥共五項罪名,案件上月十七日在高等法院宣判,陪審團裁定三人罪成,兩人無罪釋放。本案第一被告陳耀成、第二被告鄭偉成、第三被告彭艾烈、第四被告胡啟賦及第五被告文廷洛皆被控串謀製造爆炸品(Conspiracy to make explosives),其中第二及第三被告罪成,第一、第四及第五被告無罪。第一至第三被告另被控管有爆炸品罪成。今午原為判刑日,法官今午聽取控方陳詞及被告律師求情後,將本案押後至下週五(十五日)下午兩時判刑。各被告繼續還柙。

辯方律師主要從本案涉及爆炸物料份量不多,而這些物料幾乎沒有破壞力、只能產生煙霧等方面求情。律師又提及本案有懷疑警察線人涉案,加上本案被「加碼」審訊,本來只應該在裁判法院或區域法院處理;加上各被告已經在審訊前被長期關押;由此種種,希望法官可以輕判。

主控官稱,相關罪行在英國的最高刑罰已被提高至超過十四年。主控又稱,煙霧彈及鋁熱劑的判刑案例不多;香港今年有人因為持有五百公克煙霧餅,遭判刑三個月;另一單案件,有人持有煙霧彈,遭罰款一萬港元。

辯方第一被告律師呈上第三封求情信,再稱本案鋁熱劑的原料的份量很少,未混合供製作用,而物料性質亦很普通,望可輕判。

第二被告律師呈上兩份求情信,分別來自區議員陳國強及第二被告前僱主。律師指出,另外兩案的煙霧餅及煙霧彈份量較多,但仍只是判得很輕;法官對此不認同,說不清楚案情。律師稱,本案的第五被告無罪,故此「串謀干擾立法會」並不成立。法官說第五被告受到不恰當對待,而第五被告並沒有參與此串謀,但第三被告有電腦和文字證據證明涉案。法官說陪審團已經否定了本案中鋁熱劑的焊接用途。

第二被告律師說有關管有爆炸品屬無過錯責任(strict liability),不必加上意圖作為爆炸或傷人用,在沒有確定的爆炸用煙霧餅案中,材料多出三倍份量、只判三年。法官稱應會考慮,但又稱此案另有串謀案情。律師說,不應在不同法院對相似的罪狀有截然不同的判刑。法官稱,社會對爆炸品的議題很關注,所以最高定罪有十四年。律師說煙霧餅案只在裁判法院審,故此本案的「管有罪」理應以兩年為最高刑期。法官則重申有一般嚇阻(general deterrence)與特別嚇阻(specific deterrence)兩方面的考慮。

第二被告律師又討論三宗管有爆炸品的案例,這些案例與鋁熱劑或煙霧彈無關。律師說有一個很嚴重的個案,涉及足以致命(lethal)的事情,用六年做量刑。另一發生了爆炸的個案,就著管有判十二個月,多判三個月。第三個案的犯人想炸野豬,最後炸傷某人的手、損傷幾隻手指,被判了十八個月,再減到十五個月。律師說此案,判刑兩年已經足夠。

第三被告律師會沿用第二被告律師的案例。他說,有關判刑六年的案例中,爆炸份量可以傷及數以百計千計的市民,所以最高判刑這麽長,沒有意圖也可以判六年。然而此案爆炸品的份量是非常少,可能導致的危害甚低,理應從輕量刑。律師說物品的破壞性很低。法官則強調有大量濃煙。律師說就算有煙霧彈的製成品,也不應假設其使用會造成混亂、令大量市民受到傷害。律師再強調,本案之所以在高院審訊,是基於當初錯誤的假設,亦即認為本案有TATP的製成品,事實上並沒有。律師稱,本案的陪審團裁決被告持有非法物品,但並無足夠證據證明被告有做TATP。

第三被告律師說本案審訊間有罌粟花日(Poppy day,即終戰紀念日)及火藥陰謀(Gunpowder plot)的日子,希望大家能從歷史中吸取教訓,不要把小事化大,把不存在的TATP當成皇帝的新衣去重判被告。律師再重申,考慮到之前案件的刑期及本案所藏有爆料物料數量之少,必須認真考慮。律師再提及懷疑警察線人蔡智恆(Danny Cole)的議題。法官說他留意到份量的問題,而陪審團亦已經考慮。

第三被告律師說此案應在裁判法院或區院進行,各被告亦受到很多抹黑和標籤,又被長期拘押及有上庭壓力,已經受到了很大的教訓。而且只有這麼少量的爆炸物料份量,不會產生巨大危險。再加上證人指出了第三被告的品格和努力,盼法官對積極無私參與社運的年青人能給予輕判。

今天到此休庭,法官宣佈判刑會於下週五下午兩點進行,會以書面形式宣判。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