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杖與糖(文:老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bg pic via wikicommons by Pasu Au Yeung under cc-by-2.0.

「民主廢老」黎則奮以拐杖攔截電梯門不果,阻門不成拐杖反被卡住,導致電梯故障卻反咬商場保安。本來就是一廢老無事生非的小事,「民主廢老」卻上綱上線,扯到香港的競爭力上大做文章,「沒有人會認真做事,公私營都一樣」。諷刺的是,當「民主廢老」將事件放上面書,如牠所願引發軒然大波,卻是引火自焚的同時,居然開出了分身帳號與網民罵戰,惜其手段太低級,論點太低質,未幾便被網民識穿更大力恥笑。事件發展到最後,商場方面一個慰問電話,一個果籃,之前說的天下大義便都瞬間消失無形:香港的競爭力,好像就因為一個果籃又回升了幾個級別。

細心一想,這種尸位素餐好處討盡的老乞丐,不正是當今泛民主派的活寫照麼?口中每每說的是民主大義,實際上就只是一班蠅頭小利就能收買的「政工作者」。2010年,一直聲稱以普選為目標的民主黨卻走入中聯辦密室談判,支持2012年的超區政改方案,一個實質上並無寸進的政治改革,卻因泛民有區選樁腳,可從中得益,被民主黨奉為「階段性成果」。2013年,前民主黨員馮煒光被招安為新聞統籌專員,在任期間不論其親政府立場還是言論低質程度都比建制議員更無底線。2014年遮革因831決議爆發,面對群情洶湧的市民,泛民祭出了一眾下欄打手如郭紹傑之流作為白手套,以糾察之名扯群眾後腿,攻訐抵毀前線義士,借醉騷擾佔領市民,卻不知道人們早就將其不堪行為與工黨掛勾。2016年張匪德江來港,4名泛民議員獲邀出席,便急不及待「釋出善意」,公開表明不遞信不抗議,同年,於10年因反對超區政改方案退黨的范國威,表示會參選超級區議會。2017年修改議事規則,表明以「必死的決心」阻止議事規則修訂通過的楊岳橋,卻被揭於婚宴上與建制派相談甚歡,曾聲稱的絕食行動也是不了了之。要是議題真有他們說得那麼嚴重,那用一顆糖果就能換取退讓的他們又在想著甚麼?

說到底,泛民作為忠誠的反對派,深明如何避重就輕,反對的姿態做足,但實際上根本沒有想過真正制止甚麼,他們在乎的只是完事之後他們分到了甚麼。就如修改議事規則一事上,一方面稱修規變相削弱議員權力,但另一方面又稱要建制派「百倍奉還」,最後當然又是合巹交杯,一笑已經風雲過。集會收尾當然又要呼籲一下票投泛民「全取四席」,只要有票有議席有錢落袋,議會又忽然變得有險可守了,上一秒還在說議會淪陷,呼天搶地的一群人,突然又笑得燦爛異常,像孩子得到了他們的新玩具一樣。

泛民的玩具到手了,就是在政總海風下瑟瑟發抖的一眾市民。而從來沒有人想過,在嘲笑建制廢老貪圖蛇齋餅糭投票的同時,自己在為了供給泛民議員的蛇齋餅糭屆屆含住投票。一邊欺騙自己只要民主派分到的果籃大一點香港就會重光,一邊支持這群「民主廢老」繼續用拐杖卡著時代的巨輪。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