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法家式極權統治/文:梁文韜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全球矚目的中共十九大落幕,大部分外媒都以習近平集權甚至極權統治來形容新的態勢,部份外媒更由於「不友善」之報道而被禁止出席一中全會後的中常委官方記者會。可是,大多數報導及評論都沒有提到習近平在什麼意義上邁向極權。集權不一定會成為極權,更有人認為進一步的集權減少山頭主義的負面影響,這樣才能深化經濟改革,甚至啟動民主政治改革。其實習近平統治的極權化展現在三個方面:(1)確立自己為最高權威,主導包括中常委、政治局委員及軍事委員會委員的黨軍決策層,(2)決策層掌控全黨及(3)黨領導一切。

核心中的最高權威

習近平是透過將其思想寫入黨章及對人事安排一把抓來確立最高權威,一方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要跟毛澤東思想互比苗頭,其意義在於任何人反習就等於是反黨。至於所謂的「新時代」到底「新」在哪裡?簡單來說就是以國家資本對外擴張,透過亞投行的設立及「一帶一路」的推動來實現中國夢或強國夢。

另一方面,習近平基本上已經掌控了中常委,除了李克強、韓正及汪洋被認為不屬於習派人馬外,其他的都會唯命是從。親信王滬寧及趙樂際預料會分別執掌宣傳部及中央紀律委員會兩個重要部門。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習近平的大學玩伴新任政治局委員陳希接掌中央組織部並破格以非中常委的身份擔任中央黨校校長。在這些的安排下,習近平既然牢牢掌握黨組織、宣傳及紀律,當然就可徹底控制黨。

在後毛澤東時代由鄧小平確立的集體領導被習近平的集權摧毀了。習近平更透過象徵性的儀式來樹立唯我獨尊的權威,在十一月一日率領其他六位常委到達上海的中共「一大」會議地點「參拜」,並同聲唸出共產黨入黨誓言,宣示「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永不叛黨」,也就是說,既然大家自願宣誓不叛黨,那也就不能反習了。

為了進一步鞏固其領導地位,十九大後隨即召開的一中全會頒佈了《加強和維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若干規定》,其中最重要的一項是要求政治局委員向黨中央提交述職報告。從好的方面看,這似乎是要以從嚴治黨的方針來增加黨中央官員的問責機制。不過,在習近平強勢領導下,這樣的安排實際上就是毛澤東式整風運動的法規化,目的是要確保習領導班子作為核心的地位。

全面大力壓縮公民活動

事實上,整風運動法規化早在十九大前就在縣級以上官員層級就拍板推行,根據去年12月23日正式施行的《縣以上黨和國家機關黨員領導幹部民主生活會若干規定》,各機關一年要舉辦一次民主生活會,幹部要在會上「貫徹整風精神,充分發揚民主,開展積極健康的思想鬥爭」,把自身存在的突出問題「說清楚、談透徹,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明確整改方向」。

到目前為止仍有不少人相信習近平集權是要打擊江派,成功後就會變得更開明,甚至會出現民主改革。這些一廂情願的想法建基於對習近平在十八大之後對公民社會的打壓之漠視或無知,由於「公民社會」此概念被視為是西方的毒素,他上台後就將之列為禁用詞,並以「人民社會」取而代之。至於對組成公民社會最關鍵的非政府組織之全面打擊,2015年3月召開的一次政治局會議決定要在社會、文化和經濟組織中設立黨組織。同年9月發表《關於加強社會組織黨的建設工作意見》(試行)文件,要求中國所有的非政府組織必須成立黨組織;簡單來說,所有公民社會的活動都受到黨的直接控制及監督。另外,2016年4月28頒佈《境外非政府組織(INGO)境內活動管理法》,嚴格控管國際非政府組織在中國的活動,人民的自由大受影響。

極權主義的一個最重要特性是國家掌控人民的生活,在中國則是共產黨代表國家去控制民眾。大家必須注意的一點是以上的所有做法都是有法可依的,這種使用法規來確立不能被挑戰的最高權威及扼殺公民社會人民活動空間的方式是帶有強烈的法家色彩。由於被視為接班人的孫政才及胡春華都沒有入常,因此大家相信習近平會以特定方式於二十大後繼續當中共及中國的最高領導人,這意味全人類要跟此擴張型的法家式獨裁政權纏鬥至少十年。

梁文韜(國立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