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湯:誰是低端人口?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the author 網路圖片

打著大興區致命火災的旗幟,北京市政府近日以「整治安全隱患」為名,開始大肆清拆樓房,驅逐所謂「低端人口」,限三日內搬離,其後深圳效法。

甚麼是「低端人口」?甚麼是「安全隱患」?其實都是共產黨說了算,牠們把推土機開到哪家門前,裏面住的就是死不足惜「低端人口」,就是人人喊打、不得不除的「安全隱患」。

以「安全」為名,共產黨槍口所指的目標又何止於低收入的「低端人口」?一直以來,2010年以「尋釁滋事」罪被判監的傳媒人趙連海,同年被判監的還有諾貝爾獎得主劉曉波,16年有銅鑼灣書店店東被擄後被逼認「敲詐罪」,今年又有台灣民進黨黨員李明哲被控「顫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這些還都是足夠幸運落入公眾眼球的,據中國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在2016年全國人大會議發表的工作報告稱,單2015年各級法院審結危害國家安全案件就有1084件,判罪1419人。當中有一大部分都是律師出身的,1989年的那年6月,子彈和坦克可沒因為對象是大學生而留力過半分,「安全」的大義旗幟底下,萬事皆虛萬事皆允。

劃定「安全隱患」的標準當然是「因共制宜」,他覺得你安全你就安全,他覺得你不安全那就令你不安全。不過有一群人例外,那就是香港人。作為自古以來的帝國邊陲,中華帝國鞭長莫及之地,香港這個地方一直是外來文明的輸入口,革命的大本營,香港人永遠都不會安全,香港這個名詞自然就是中國的永恆夢魘。

共產黨作為世界性的土匪,眼中就只有具威脅目標與不具威脅目標之分,而香港人生下來就都是高威脅對象,於是便有了每日150單程證的人口殖民、對於普選訴求的強硬立場、經濟上的大白象掏空手段,與當年的西藏如出一轍。其背後的邏輯就是在牠們的眼中,香港人從來都不是中國人,現在不是,將來也不會是中國人。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大灣區一小時生活圈等等,其實就是為將來清理「低端人口」創造條件。今日以以同胞相稱,「大家都是中國人」,單純是因為香港人身上尚有可被榨取的價值,就如現在被無端驅逐的「低端人口」們,曾經也是他們口中的「老鄉」「同志」「工務人員」,結果呢?

莫要想像香港有與中國共存共榮的一天,更不要想像兩者能和平共處,香港的歷史,注定令香港人生而具有「原罪」。你即便是三跪九叩,牠們的心目中你永遠都是異類,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會磨刀霍霍也就只是時間問題,香港獨立,或者不獨立,在中國人的眼中的香港人都是除之而後快的疥癩之患。被吃乾抹淨之後,就連個人都不是,如同是納粹德國所畫定的「次等民族」一樣,只是一群牲口而已。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