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蠔涌案】如何定義爆炸品? 被告有意圖即可入罪?如何證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bg pic by Wikipedia user -Wpcpey

前年西貢蠔涌亞視(ATV)舊片廠懷疑爆炸品案,五人被控串謀製造炸藥罪及管有炸藥共五項罪名,案件繼續在高等法院審訊,於十一月六及七日討論結案陳詞的法律議題。

辯方和法官不斷爭拗如何定義爆炸品,辯方主張獨立地看不同化學品,而法官並不認同。然後法官與控辯雙方討論定罪的要素,爭論被告是否需要具有相關爆炸品知識、或有意圖用作爆炸用途。

如何定義爆炸品

辯方第三被告代表律師稱,第五項控罪有列出丙酮、雙氧水,雙氧水只有千分之一的分量,不足夠製TATP,所以應在控罪中刪除。控方稱搜得證物一袋鐵粉及一袋鋁粉,說這是鋁熱劑,但第二被告代表律師引述控方證人拆彈專家羅拔稱,鋁熱劑不是爆炸品。法官回應,煙火物料也可以是爆炸品,在終審法院有一個案例講得很清楚。第二被告代表律師反駁,說《危險品條例》寫得好清楚,如果沒有混合就不是危險品。法官稱刑事案入罪是要看意圖;第二被告代表律師說指如要入罪有兩元素,包括本身有意圖以及同時管有危險品。

法官稱,絕對刑責是不需犯罪意圖,根據法例,《刑事罪行條例》第五十二條指管有及製造,不像《危險品條例》那麼狹窄,在這定義下是連原材及工具都是爆炸品;另外,從立法原意而言,《危險品條例》是為發牌而訂立,而不在危險品列表中的只是不規管發牌,不代表框架外的不是爆炸品。法官稱,第二被告代表律師不斷重覆立場,在講分門別類的事。

第二被告代表律師則澄清,他希望向陪審團講清楚爆炸品的定義,以及十三種不在《危險品條例》中的爆炸品;法官稱會跟據他的判詞去講定義。法官又說,如果每樣化學品要獨立考慮,它們當然不是爆炸品,但化學品之間的特性,混合後的化學反應就是問題,所以引導陪審團時,會引導他們考慮那些化學品「溝溝埋埋」會否成為爆炸品。第二被告說,那些物品不是爆炸品就不能提告;而《刑事罪行條例》第五十二條是包括製造爆炸品的原材料,但它沒有寫出製造爆炸品的定義。

法官稱,如本案第三被告爭拗鋁熱劑是作焊接用途,那就是合法用途;藏有鋁熱劑的合法性是在於用途,不是物品的合法性。

第二被告代表律師提出,根據Law Chi Wai案例,在嚴格定義的罪行中,被告人須知道其內容才可算是觸犯。對於罪行是否屬於嚴格罪行,有案例指出有三點,包括:知情、可能性、罪行刑責程度。

法官稱,此罪行可判監十四年,很嚴重。法官又稱,他會指示陪審團,認清那些相關物品須要是爆炸品、被告知道它們是爆炸品,以及可能把它們用作爆炸品。

是否需要證明被告有意圖

第二被告代表律師質疑,是否還需要加入「意圖」來衡量?法官則稱,他們若是製造爆炸品,那麼可以不用管意圖,絕對罪行亦不一定要意圖。第二被告代表律師補充,說他認為要有清楚的爆炸品定義,拆彈專家亦有說要符合比例才能爆炸。法官則稱,那只是專家自己的意見,與法律無關。法官又認為,不一定要證明被告有做爆炸品的足夠知識。

主控稱將會依賴《刑事罪行條例》第五十二條對爆炸品的廣義定義,並稱在中文爆炸品此字和危險品無異,而英文是不同,爆炸品是explosive. 危險品是explosive substance。法官又稱,爆料品定義應該要清晰,有些物料可能不必用作爆炸用途。這關乎他如何指導陪審團,如何達至無合理疑點

法官向主控官稱,辯方爭論就算擁有原材料,都要證明是用作犯法用途,而且要達至無合理疑點。主控引用案例,說例如有一隻紙杯,裡面有爆炸品並有引爆線,這關乎絕對罪行。該案判詞說,這顯然那些是爆炸品,不用證明被告知否那是爆炸品

法官說,只要證明那是被控人管有就行。然而管有本身是另一個問題,是否需要證明被告人管有並知道那是爆炸品?控方立場是否不用知道那是爆炸品而管有即無疑點?主控同意。法官質疑,那些材料,例如鋁熱劑,的確可以有很多用途。主控稱,只要他們有想過(作為爆炸品)就足夠。法官稱不是太同意。主控解釋,因為他們有一刻想法用於非法用途就足夠證明他們有罪。

第二被告代表律師補充,他認為爆炸品的定義應有其化學定義,要就此引導陪審團。法官稱,他們可以不用、用一點,或全用那些定義,而且亦不需參考其他定義,只須看《刑事罪行條例》的爆炸品定義就可以。第二被告代表律師反對,認為那會有混亂,因為爆炸品專家有在庭上講過甚麼是爆炸品,甚麼是煙火。

第二被告代表律師提出,要引導陪審團,那些物品可能用作非爆炸品用途。法官同意。

第二被告代表律師又質疑「意圖」的定義,就著被告是否知道那些是爆炸品,辯方稱,就算被告人管有鋁及鐵,都不知在化學中能否做到爆炸品。如將鋁紙磨粉,不會知那就變是爆炸品,這不就是不知那是爆炸品的證明。法官稱,應該是不論他是否明知那是爆炸品,但那的確是爆炸品。

第二被告代表律師提出有案例,將「製造」爆炸品放入「串謀」來控告,就要證明被告是否知道其中有沒有非法物品。

法官稱,現在有一堆物品用不同方法混合會成為不同爆炸品,而辯方抗辯理由是用作焊接。辯方又稱,本案證物還有硝酸、雙氧水、鋁粉、氧化鐵等,控方沒有清楚證明澱粉、酒精可做成什麼煙火物料,只說是燃料,又說酒精可用作火箭燃料。而辯方抗辯,鋁熱劑是用作燒焊。

第一被告代表律師稱,陪審團要信納所有化學品都是用於製做爆炸品,並在毫無合理疑點下先可以對被告定罪。

法官稱,控罪詳情中,包括指控被告有Nitrate mixture可作煙霧彈,鋁粉可作鋁熱劑。但辯方現在的抗辯理由是未有成品,辯方將會說以上不是用作如此用途,未有混合作以上成品。又如第一被告會說,告他的澱粉是家庭普遍的食物。第三被告代表律師稱,就著證物雙氧水,起出的只有千份之一克份量;法官則稱,不論如何,他的確管有雙氧水。辯方說,他認為會影響抗辯理由,例如有人藏有大麻,只是非常少量,不足構成嚴重罪行。現在被告人只擁有少得可憐的雙氧水。法官稱,控方可以說份量不重要;辯方表示明白,但又稱,如此小份量的雙氧水,
不應該放入控罪中;法官說,但這項材料的確可用作某爆炸用途。辯方稱,應該在控罪中,刪去這項材料,因拆彈專家亦有說無證據當事人在做TATP。而控方撤銷「企圖製造TATP」一罪時,正是因證據不足,目前如此小份量的雙氧水可能是TATP控罪證據不足的原因之一,因此應該刪去。

法官引用拆彈專家指出,土製炸彈要糖加澱粉,但第一被告沒有查出藏有糖,主控則稱有澱粉也可以告。

另外,就著搜獲的四十一毫升Nitrate acid、兩公斤Potassium nitrate、一克在咖啡機找到的糖、螢光管的光管頭,控方指控被告將用光管頭做引爆器,而雙氧水、Nitrate acid、亞斯通是用作TATP。法官問,控方立場是否認為這些材料不足夠份量製作TATP?主控官稱,不足但可用作TATP,因為搜獲被告有文件顯示意圖。

法官又問,假設警察找不到Nitrate acid,那還能告被告製作tatp嗎?主控官稱,當然可以,雖然這不會做到,但他意圖,混埋其他物料時不就可以做到?現在是說家製爆炸品,家中很容易就做到。法官問主控,糖和澱粉也是爆炸品?主控官稱,當然。

就著雙氧水,法官認為份量太少,的確是不足以做成品;主控官則稱,他認為控方不必證明數量要足夠做到成品,而是就著被告意圖來思考這些是否合法物品。控方現在有證據證明被告意圖。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