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蠔涌案】第三被告父母:警察搜屋後聲稱尋獲製TATP物品|母親:警察要我快叫兒子認罪,最少判七年


bg pic by Wikipedia user -Wpcpey

前年西貢蠔涌亞視(ATV)舊片廠懷疑爆炸品案,五人被控串謀製造炸藥罪及管有炸藥共五項罪名,案件十一月三日繼續在高等法院審訊。

主控官繼續盤問第三被告關於焊接鐵欄的問題,第三被告稱,用鋁熱劑焊接鐵欄時,須磨平銹蝕位置,再放鋁熱劑上去點著,鋁熱劑燒著時溫度極高。第三被告稱,他在六月十四日是和第二被告一起做燒焊,而非造煙霧彈或測試冷凍劑;帶上四十五克硝酸鹽是因為萬一燒傷,可製冷凍袋急救。

法官問第三被告,粉狀硝酸鹽如何製成冷凍劑?第三被告指出,放在水中即可。

主控官問第三被告,稱警員在ATV舊片廠內發現有一膠箱內有兩包硝酸鹽,而第三被告身上有亦硝酸鹽,是否如此巧合?第三被告回答,指出懷疑警察線人蔡智恆及警員知道他會去ATV,況且他們也可以進入ATV(放下膠箱)。

第三被告說,他在六月九日告知蔡智恆他會去ATV。主控官稱這是第三被告「新講出來的事」。第三被告續稱,那次我有問蔡,去哪裡試驗好,蔡說可去ATV。

第三被告稱,大家都知警察在六月十四日於ATV埋伏這麼長時間,是因為收到情報。第三被告否認他要製造煙霧彈或TATP。

辯方覆問第三被告,關於主控之前詢問第三被告好幾次「有企圖製造TATP」之事;辯方第三被告代表律師稱,主控官之前曾提出「不提證供起訴」製造TATP,但第三被告亦不認罪,控方終於撤控,故此關於TATP部份,已經無罪。然而,第三被告獲撤銷TATP相關控罪後,控方依然不斷提出TATP。法官稱,目前控方案情並非指控第三被告「企圖製造TATP」,只是「管有原材料」。

控方以第三被告的網頁瀏覽紀錄控告為證據,指控被告「企圖」製造爆炸品,但第三被告稱,那些網頁的閱覽時間都只是相隔幾秒,幾秒鐘內不可能閱覽製作煙霧彈的內容。

主控之前曾指控鋁熱劑是用來對付裝甲車,辯方律師問第三被告,燃點鉛熱劑是否容易?第三被告答不容易;至於能否在示威點燃鋁熱劑擲向裝甲車?第三被告稱不知道。

辯方提出一張照片,是懷疑警察線人蔡善恆持玩具槍的照片,稱是從Facebook帳號上下載。

第三被告的前僱主上庭作證,前僱主稱他做了半年實習工,做環保產業,作為木材切割及3D打印學員的第三被告,數學能力不錯;他在一個活動中教導年青人科研。前僱主稱讚他誠實、謙虛,甚麼都做,與同事合作良好,可以信任。

第三被告的後父作證,他已居港十一年;證人稱在六月二十四日晚,見到警察押著第三被告入屋,見到第三被告頭部有傷痕。當晚有三至四名警員入屋搜查,提及有爆炸品會危害生命,但他不覺得危險;之後有拆彈專家到場,叫家人離開,但鄰居不用離開。之後又有消防到達。證人知道有爆炸品也不覺得危險。家人在警車及警員七人車等候。然後警察說有TATP,這物料曾在倫敦炸彈恐襲使用,非常危險。警察又聲稱說第三被告可能坐十幾年監。證人對事件震驚和不可置信。證人說當日已經看到有新聞報導。證人說第三被告很勤力讀書,求知慾很強,玩結他又玩不同的運動。有做過慈善團體照顧孩童,對金錢的使用謹慎。想發明super glue幫人,第三被告在家中亦使用自己做的環保清潔劑(bio-detergent)。證人也曾和第三被告一起製造充電器(battery charger)。證人說第三被告工作守時勤奮。一週做五天半。對第三被告的誠信絕無疑問。

主控盤問後父,後父稱第三被告向他提過Thermite,但沒有說會做,又稱第三被告從不抛丢自己的物品,很messy。

第三被告母親上庭作證,她在香港出世;一九九一年嫁了給第三被告生父,在意大利使館工作了二十五年。六月二十四日晚警員有搜令搜屋,押第三被告入屋,第三被告用意大利文說曾被警察打,未脫下頭套已經看到身上有傷,脫下頭套後發現兒子頭部很多傷痕,見兒子十分迷失及焦慮,從未見過他如此。警察之後不准兩人用意大利文談話。警員曾告訴第三被告母親,已於其家中找到製造TATP的物品。有一位年輕警員對第三被告母親說,「快叫嗰仔認咗佢,要上高院最少判七年。」第三被告母親怕警察會打兒子、逼他認罪。

第三被告母親說,探望被拘押的兒子時,兒子說出一些差人的編號,說差人打他,並稱自己沒有做過警察說的罪行。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