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蠔涌案】法官引導陪審團:如果辯方之辯護有可能性,不可判為有罪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bg pic by Wikipedia user -Wpcpey

前年西貢蠔涌亞視(ATV)舊片廠懷疑爆炸品案,五人被控串謀製造炸藥罪及管有炸藥共五項罪名,案件今日(十四日)繼續在高等法院審訊。控辯雙方已經完成結案陳詞,進入法官引導陪審團階段。

法官首先總結案件並陳述控方案情,包括五月二十八日及六月十四日ATV舊廠房的跟蹤、閃光煙霧事件、拘捕及搜證事件。

辯方否認有串謀做煙霧彈,稱五月二十八日去ATV是探險。第一被告並沒有帶膠箱去ATV,而膠箱於五月二十八日至六月十四日的十八日期間可以被旁人干擾;加上膠箱亦沒有被告的指紋。警察搜獲的一系列物品並不會爆炸,而且辯方亦辯解了各物品有合法的用途。於ATV舊廠房的閃光和煙是鋁熱焊接所產生。

法官叫陪審團去討論並決定有沒有串謀製造爆炸品的協議(conspiracy to make explosives),以及被告是不是管有爆炸物品(possession of explosive substances)

法官指引審團用常識和日常經驗去作出事實判斷,把政見、道德、情緒和偏見放低。法官強調任何新聞和媒體資訊及報導不要去理會,被告任何的前科亦與本案無關;對證人證供的可信性要仔細探討,要探討是真實、不準確或虛構。個别證人的證供陪審團可以決定去全部接受、部份接受或全部否定;另一類證供是搜證的電腦資料及物品,以及大量有爭議性的議題;最後一類是雙方承認的事實。

法官強調,首先,舉證的責任在控方;其次,控方的舉證要沒有合理的疑點(beyond reasonable doubt)才可以定罪;因此辯方的說法如果具有可能性,就不符合 beyond reasonable doubt,不可判為有罪。

法官再仔細引導陪審團控罪的內容。例如第一條是串謀製造爆炸品(conspiracy to make explosives),所謂explosive是指能引起煙火效果的硝酸。法官指引陪審團何謂爆炸性物料(explosive substances);包括可以產生爆炸效果及煙火效果,後者可以有光、火、煙霧及熱力等效果。其意義很廣泛,也包括可以製造有爆炸效果及煙火效果的原材料,以及協助引發爆炸效果及煙火效果的器材。除非那些原材料或器材可以另有合法用途,而控方又不能排除合法用途的可能性,否則這些物品可以看成為爆炸性物料。

法官向陪審團解釋何謂「串謀犯罪」(criminal conspiracy),這並不需要有白紙黑字或有犯罪行為,一班人有合作犯罪的意圖已經足夠。

法官解釋控罪「管有爆炸物品」(possession of explosive substances)有三元素,一是知道自已管有,管有不等如擁有或使用;二是管有者知道自已管有爆炸物品(不必理會會否爆炸);三是管有的物品並非作合法用途 (not a legal object)。法官指出控罪「管有爆炸物品」中的管有物品包括可製造鋁熱劑的鐵粉,被告的辯護理由分別是做焊接用途、冷凍包;法官又稱份量太少的糖不可以製造爆炸物品。各人的控罪和各條控罪要獨立處理。

法官指出控方證人有關ATV的證供,是受到辯方挑戰。法官說環境證供有時比直接證據更有價值。

法官再指出直接證據(direct evidence),例如證物,可以用來推斷(make inference)出其他事實,但推論過程要合理,而且更要是唯一合理的推論。

例子是六月十四日於ATV內搜到的藍色箱,是否是五月二十八日控方所指第一被告帶去的箱。

法官引導陪審團去衡量庭上的證人口供。指出辯方盤問的問題,如果證人否認,就不是證據。證人庭上的作供如配合之前的證供,就是明顯的證據。如果庭上的口供和之前的證供有出入,陪審團就要考慮其可信性。

法官再提出某些證人沒有留意到箱的問題。重點是否只是不同證人所注意的地方有所不同,還是證供有失實的地方。

法官陳述五月二十八日晚,警察刑事情報科跟蹤幾位被告到ATV舊廠房的控方案情。法官再陳述六月十四日有關被告於ATV廠房的控方證人供詞。

法官說如果第三被告有被打而警察證人隱瞞,那麼他們的誠信以及其他證供便有可疑之處。

法官告訴陪審團明早會解釋完案情,他們便要退庭商議。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