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蠔涌案】辯方:只是去蠔涌做鋁熱燒焊實驗|控方:被告想用鋁熱劑破壞裝甲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bg pic by Wikipedia user -Wpcpey

前年西貢蠔涌亞視(ATV)舊片廠懷疑爆炸品案,五人被控串謀製造炸藥罪及管有炸藥共五項罪名,案件昨日(十一月一日)繼續在高等法院審訊。本案審訊已經過中段陳詞階段(Half time submission),法官裁定表證成立,各被告需答辯。

第三被告人格證人之一作供。身為探訪荔枝角收押所的神父,他曾探訪第三被告四至五次,稱第三被告是很熱情的後生仔,在荔枝角教囚友英文,神父給第三被告的書他都很仔細的讀。神父說,他也有探訪其他被告,稱讚他們都是很有理想的年青人。神父說,每次探被告十五分鐘,其中一次有一個多小時。在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眾被告被捕前,他不認識眾被告。神父又說,對第三被告很熟悉,雖然時間不長,但神父強調有時只需幾分鐘就可以理解對方。

主控繼續盤問第三被告。第三被告稱他與蔡智恆關係好。

第三被告稱自己有參與二零一四年的佔領運動,當時在佔領區物資站。在佔領時被邀加入一個通訊Group,收取佔領資訊。他在這個Group認識蔡智恆。在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左右第一次和蔡見面,蔡有介紹朋友給他認識,還在該年十二月底帶他到一個營見第五被告。他也因蔡而認識同為佔領者的女朋友。

第三被告稱,蔡智恆在尖沙咀星巴克向他介紹Louis,Louis介紹他入一個組織。之後一月聚會見第五被告前,他出席了組織一次活動,在活動中認識第一被告。他在之後一、二月的聚會認識第二被告,在二、三月的聚會認識第四被告,之後成為朋友。他透過Louis知道有一個「全國獨立黨」(NIP)。他在二零一五年三月左右收到NIP資訊。聽說這個黨是蔡搞的,那黨只是一個Group名,不是一個組織名。蔡在一個叫wickr的通訊程式講。是Louis叫他安裝wickr。第一、二、四、五被告也有用wickr。他後來知道wickr有自動刪除留言功能。Louis叫他安裝wickr,因為出席聚會的人都會用wickr溝通。

第三被告稱,蔡智恆在二零一五六月頭叫他造煙霧彈。他是突然收到這個wickr訊息,內容寫:「可以整十二個煙霧彈比我,示威用。」第三被告說他痴線。蔡說煙霧彈會用於「六一七政改表決」。他認為蔡所謂的煙霧彈,就是蔡在半年前於他家中做的那個。但那時蔡說自己是做魔術表演,當時沒說過這是煙霧彈。蔡說他有用這東西打war game。蔡智恆在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向第三被告發送一個連結,寫著「如何造一個完美的煙霧彈」,但這個連結在被捕後被刪除。

主控官繼續問第三被告關於“smoke bomb”的Youtube紀錄。主控說第三被告自已進行Potassium nitrate的Google搜尋,又看Youtube片,又再作出搜查,又開了維基百科看煙霧彈資訊,又搜查Potassium nitrate rocket(硝酸鉀火箭)等等。第三被告不同意在電腦上做過這些事情。主控說由item2到item11,第三被告用了三十分鐘看片,而非蔡給連結。第三被告不同意。

主控說第三被告自己多次搜查煙霧彈資訊,因為第三被告想做煙霧彈。第三被告不同意。

第三被告說蔡在表演完魔術後,第三被告問那些煙有沒有毒,所以蔡自己上網搜查,並非第三被告搜查。主控問第三被告昨天為何沒有提及這些證供?第三被告說第三被告代表律師沒有提問,所以沒有說這些內容。

主控說所有關於蔡的魔術及蔡上網情節,都是虛構的謊言。第三被告不同意。第三被告說,十二點後沒有給蔡用電腦,所以再沒有搜查。主控說這是因為第三被告已經學識了,所以不用再看。第三被告不同意。

主控再問一位OCTB警員是不是因第三被告反抗而受傷?第三被告說不是。而且警員比第三被告重很多,第三被告上了手銬,周圍都有警員,他不可能這些做,「除非想死」。

主控指第三被告代表律師說其中一位用手肘撞第三被告。第三被告代表律師說打了三次、每次打一至二分鐘,但第三被告作供卻說三分鐘,是否故意誇大?第三被告說不是,他的傷勢記錄已經說明一切。

主控說醫療報告有提及頭被人踢,但庭上的證供並沒有提及。第三被告說被人打的時候,「打」的意思已經包括了被踢,而且他有說過被踢背部。

主控質疑第三被告並沒有被人踢。第三被告不同意。

主控問第三被告有沒有分享過做蒸氣機的想法。第三被告說在筆記簿上有蒸汽機的構圖,2015年5月左右畫的。第三被告說可以用蒸汽機把鋁粉變得更幼細。第三被告說自己創造機器做更有趣。

第一被告代表律師與法官討論法律觀點,律師稱,警察的「傳媒show」內容是故意誤導,有必要向陪審團指出。第一被告代表律師說第三被告的案情建基於警察反黑組(OCTB)是否可信。法官說不宜用傳媒報導。第一被告代表律師說他只用圖片,令陪審團理解OCTB手法。第一被告代表律師說主控不反對照片提堂。法官說稍後再處理。

第三被告說,五月二十八號那晚,第三被告沒有去ATV舊片廠,因為那天早上有工作做。第三被告與第四及第五被告上了兩個電子課程,一個是理論,一個是實踐,是初學者課程。第三被告被捕前有上所有堂,覺得有用。

第三被告做Thermite(鋁熱劑)實驗是第二被告叫他做。第二被告叫第三被告做一些計算天花結構的工作,並非燒焊工作。第三被告同第二被告去ATV做一些燒焊的試驗,帶了電子磅。主控問第三被告是不是識燒焊。答:不是。

第三被告說第二被告識電燒焊,但不懂鋁熱燒焊。那天去ATV做實驗。鋁熱燒焊比較平,因為使用再生物料。主控問鋁熱燒焊用於第二被告的裝修的天花可以平幾多。第三被告說並不清楚可以平多少。

主控說第三被告不知鋁熱劑實驗不一定成功,為何急於做Iron(III) oxide(氧化鐵三)。第二被告說做定先才可以用。

主控說拆彈專家講過鋁熱燒焊是用於鐵路。第三被告說想試用於其他地方。而熱度不必是二千多度,可以是四百多度,基於材料的成份。第三被告說做完實驗用手機影了相,之後準備離開時就被捕。

庭上展示相片。第三被告解釋第一張相片中的燒焊物料,第二張拍了鋁熱劑的 burn mark,顯示日後需要用較低溫度做燒焊。那塊鐵是第二被告找來的。

法庭上法官正研究燒焊的鐵塊在櫃的底部,又指出鐵塊巧合地和櫃的長度相同。主控說第三被告、第二被告不是做燒焊,只想知鋁熱劑有幾勁。第三被告不同意。

主控討論一份文件(第三被告手機中筆記)的內容,這個文件是由D3手機找到:AB膠可以同糖取代;鋁、鎂可以用多交通管;鋁、鎂要提鍊;呢條友有潛質可以入Group。

主控說第三被告去測驗用Thermite(鋁熱劑)破壞裝甲車。第三被告不同意。

第三被告解釋他把一個群組的訊息抄下來。那群組是交流一些小道消息,是蔡叫他加入。那是一個爆料組。說不解密就看不懂。

主控說第三被告保留小組分享的資訊因為很有用。第三被告不同意。說抄下來後沒有看過,另外和Thermite(鋁熱劑)及煙霧彈無關的資訊並沒有呈堂。文件中有提及過用冷凍方法制作TATP。

主控說第三被告口供中提過蔡叫第三被告對TATP做些研究。第三被告說他抄下這些訊息但並非研究。主控說文件中提及過扭蛋和引爆雷管。第三被告說不知道那是關於甚麼。

主控用Book6, no.35,那扭蛋玩具(證物p212及p222),都在第三被告家中找到。第三被告說玩具一早有而文件日期是二零一五年。

主控問文件中有扭蛋而第三被告家中又有扭蛋,是否巧合。第三被告說他的房是貨倉,扭蛋也不只那幾隻。

第三被告補充說他被捕時背囊中也有高達扭蛋。買扭蛋是給去他工作的餐廳的小孩子作禮物用。沒有打餐廳工時便放在家。

主控又說出證物中有三氧化鐵和鋁粉,都是Thermite(鋁熱劑)的原材料。第三被告同意。

主控說維基百科中有提及鋁熱劑的有用資料,比例是2:1。第三被告說1:3才是正確比例,中學時有教,不必去測試。

主控說有文件的內容提及物品若用 energy bar 裝好,就算被搜身也不怕。主控問第三被告這些資訊有沒有用。第三被告說這些資訊無用,但當第三被告和Louis討論冷凍劑時,Louis 曾經建議過。就不會引起誤會。主控問沒有不法用途為何怕誤會。第三被告說用透明袋裝白色粉末會被人誤會成毒品。用不透明包裝會好一點。主控說在第三被告身上找到的硝酸鉀不是做冷凍劑而是做煙霧彈,是不法用途。第三被告不同意。

主控說第三被告曾說過做冷凍劑賣比人。第三被告同意,並說出冷凍劑包裝方法。第三被告說要用厚包裝,找到厚包裝但沒有買下,要買很多,買二千個。而且之後才得到硝酸鉀。

主控說最早中午才問完。第一被告代表律師說其他證人不會問很久。明天辯方證人會作供完畢。

結案陳詞將於本週五開始,大概用兩日。本案今日早上九點半續審。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