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族陣綫召集人|阿南訪談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by 影攝食

本土派自二零一四年雨傘革命後開始嶄露頭角,經歷二零一五年的崛起,二零一六年的低潮,至二零一七年,看似沉寂的泛獨陣營又起波瀾。十月份「香港民族陣綫」與「學生動源」發起的「港獨入校」宣傳行動,聲稱要在播獨工程上發揮更大的作用。

正面對政治低氣壓的泛獨陣營,為何選擇於此時高調出擊?他們又有甚麼法門去應對來自四面八方的打壓?計劃背後又是怎樣的思路?香港民族陣綫召集人阿南將為大家娓娓道來。

遇強,更應越強

「無可否認地,目前獨派的發展正處於進退維谷的階段」阿南倒也開門見山,「但這是否代表我們就應該保持低調,轉入沉默?肯定不是,獨派的崛起正正是群眾對泛民系統多年來無所作為的回應,而作為反對派當中的鋒尖,獨派本身遭受的壓力會是最大,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但我們與泛民最大的分別,在於面對強力打壓時的回應。當反抗手段僅限於一種形式化的系統,隨著敵人的手段逐漸升級,派系本身的失敗甚至被招降是不可避免的事,這種事例已經太多了。」

「當然,我們不是主張盲目地與強權正面對決,相反,我們主張以一切手段去反抗來自北京的打壓,壓力越大,彈性就要越大,更需要絞盡腦汁以對手意想不到的方式反擊,同時亦要確保行動本身依然為『發動更猛烈的反抗』這個最終目的服務。」

「要完成此一目的,正正就需要強化獨派的宣傳,令獨立的呼聲響徹全港每一個角落。獨派一直以來不受待見,除了平均年齡較小,人微言輕外,更因為缺乏對獨立『必要性』的宣傳。對於一般的香港人而言,獨立只是諸多選項中的其中一項。但對於獨派而言,這不是一條選擇題。我們主張獨立,不是因為這條路最容易達成,也不是單純為激進而激進。我們有這個主張,是因為我們看見社會資源的錯配、政策的傾斜、言論自由的縮窄、政府對民意的漠視等問題,其他一切政治主張,包括以政治權利換取民生利益,建設民主中國,甚至實現真普選,對於以上的諸多問題,都沒有能力給予解答。我們主張獨立,是因為我們看到這是解決當前社會問題唯一可行的方案。而播獨的終極目的,就是要讓香港人能意識到真正問題所在。」

對準學界

不論中學還是大專院校,對於獨派的打壓均時有聽聞,為何偏向虎山行?「我們主張的主權獨立,因為只有這個方法,香港人的福祉才能得到保障,而最直接受惠的,將會是餘下時日最多的香港新生代。人們常說年青人是未來香港的主人翁,但現實是說這話的人自己都未必左右得了香港現在的局勢。」

「舊有的模式與主張奉行了超過三十年,我們不但沒有得到甚麼,反而失去了更多。按這個趨勢發展下去,我們能傳承給下一代的只會是更深重的無奈。」

「因此,對於新生代的播獨工程,我們給予了最大程度的重視,不為其他,只因他們有權得知真相,他們有權為自己的未來奮鬥,我們作為社運圈「老鬼」,應當為他們指引前路,給予他們需要的支援,讓他們學會需要習得的技能,令他們最少有反抗的意識與能力,而不是用一個假大空的謊言扼殺他們的可能性。」

星火燎原

校園播獨計劃於上年已經有組織推行過,今年再做會否有抄襲之嫌?「雖然上年已經有其他組織做過,但當時獨派能給予的資源及支援有限,很多關注組本身缺乏財力去印製宣傳單張,亦缺乏人力去派發,校內播獨便難以實行。另一方面,關注組之間亦缺乏溝通,使得學生被校方打壓時孤立無援。雖然亦有如甲寅年總理中學之類的聲援行動,但整體而言獨派為學生所做的仍然不夠多。而今年我們的計劃與學生的合作方式,所提供的資源及支援,乃至於計劃本身的運作模式,與往年完全是兩回事。」

「今年我們推行計劃,我們會與學生代表定期會面,亦有開立群組供學生代表各抒己見,令不同的關注組到獨派組織間都有有更好的溝通渠道,從而加強學生播獨的士氣。在學生與校方交涉的時候,由於有往年的前輩成功例子分享,新進者亦能更老練地與校方進行談判。另外,今次校園播獨的文宣乃至街站所需物資,都由我們一手包辦,學生們可按需要免費領取,相比起以往只提供pdf檔案的做法大大降低了校內關注組的財政負擔。」

「學生本身作為社運新進者,在面對港共政權與校方甚至朋輩打壓時的傍惶無助,我們有著最深刻的了解,學生本身亦不是一個財力、時間充裕的階層,倘若在面對全方位的打壓而得不到及時、合適援助,會打退堂鼓也是人之常情,也正因如此,我們重視的是各關注組至獨派組織間的聯繫,確保與我們抱持相同政見的學生不致因理念而被孤立消滅。」

民族陣綫的定位

一般人對校園播獨的印象,不外乎學生於校內派發港獨宣傳品,更有建制報章曾抨擊為「搵學生笨」。今次播獨計劃本身只是要學生在校園內宣傳港獨嗎?「我們作為發起者,主要負責播獨物資的調度及統籌,這方面要多謝本土工作室的大力支援。但我們更重視的是幫助學生對於論述的表達,以及播獨經驗的傳承。往年的校園播獨雖成果有限,但我們亦與不少關注組成員建立起網絡,亦有一些人選擇加入我們組織。在今年的播獨行動中,這些前輩播獨經驗的傳承,例如與校方的溝通與協商技巧,是我們最希望帶給新血們的事物。相比起單純的提供物資,我們更重視播獨新血的成長與提升。」

「例如有獨派學生在學校因為播獨而被同學排擠欺凌,惡意破壞其宣傳品,校方不但對此視若無睹,還要求該學生自行移除。我們接到個案後第一時間跟進,與該名學生傾談間發現原來這種針對政見的打壓已經上升到洗版式網路欺凌的程度。我們除了安慰那位學生外,也教會了一些保護自己的小技巧,詳細就不方便在這裏說了。」阿南笑道「有些做法實在不方便太早透露。」

「我們亦提供不同的免費培訓計劃,有興趣的獨派新血可以在我們這裏得到的不只是寥寥數張傳單與貼紙,而是全面的培訓與支持,以及社交圈子的擴闊。我們深信,在校園播獨最前線戰鬥的學生們,最需要的是來自後方的支援與諒解。」

未來展望

「校園播獨是一個長遠計劃,而老實說很難去量化成果。」阿南苦笑道「就如同所謂遍地開花一樣,未到下一次全港性的政治動員,你都很難看得見我們宣傳的效用。」問阿南可會有灰心的時候?「間中當然是有的,政治低氣壓不是一兩個宣傳行動就能驅散,更不可能光憑一把口就可以扭轉局勢,但有些事總要有人做,而我們始終相信真金不怕洪爐火:如果我們的理念正確,那麼意識到獨立必要性的人只會越來越多,我們所做的只是加快這個速度,在一切方案都太遲之前令香港人有站起來的資本。」

後記:

二零一七年是一個迷失的年份,後雨革的失落感與後來獨派的大起大落,使得很多人對香港的政治都失去了信心。在這種情況下,阿南這種「悲觀進取主義」的做法,也許不是太多人會認同,但不可否認的是,他們確實在自己的崗位上默默耕耘。「並非看到希望而堅持,而是堅持了才會看到希望。」也許,這就是目前處於低谷的獨派所能給出的答案。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