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警民衝突】辯方:英國案例用「破壞安寧」來檢控; 法官:不同意控告暴動必須要參與者有共同目的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本報資料室

去年農曆年初一深夜爆發旺角警民衝突,多人被控暴動等罪名,本月十九日開始作結案陳詞。當中九名被告昨日(三十日)繼續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四樓三號庭應訊。辯方繼續陳詞。法官郭偉健多番主動辨認被告,並要辯方律師回答影片中人是否被告,又與辯方律師辯論控告暴動罪的條件。

第四被告代表律師討論截圖的技術性問題;律師說其中一條片段中的時間差異需要專家處理,本案中此片段並沒有電腦專家參與;第四被告案情的要點在於錄像中的人物辯認。若每個細節也有一些偏差的話,最終可能會造成疑點利益並非歸於被告。第四被告代表律師說以專家角度不應以劣質相片作出分辨,法官說陪審團的角度和標準與專家角度和標準不必相同。

法官郭偉健問第四被告代表律師,影片中於朗豪坊外行行企企與掟石的人是否同一個人。第四被告代表律師說不能確定。律師說影片中的掟石者相較在第四被告家中搜獲的名信片上的第四被告,影片中人物眼睛較大。第四被告代表律師並不回應對第四被告戒指和耳機的辯認基礎。法官用錄像強調片段中疑犯右眼角旁有疑似肉粒,跟第四被告的照片極相似。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黃瑞紅作出詳盡的書面陳詞。第一部份有關暴動的定義,第二部份關於第三被告出現的地點有否出現暴動,以及第三被告有否參與。

法官問黃大狀,主控的暴動罪定義有何不當。黃大狀解釋,首先,集結中的人群有沒有共同目的,具爭議性;其次,只要有某些行為的非法集結,就會演變成可以界定為暴動;當中的共同目的,是串連集結、暴動與參與暴動者的要點。

主控並不同意「共同目的」需要在不同階段中呈現。

辯方解釋非法集結罪的定義,即是一、有三人或多於三人集結在一起,他們必須有足夠關連,如集結形式行事、共同目的;二、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或帶有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三、意圖導致或相當可能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如此集結的人會破壞社會安寧,或害怕他們會藉以上的行為激使其他人破壞社會安寧。當中有兩個可能:在主觀準則而言,控方必須證明被告的行為意圖令人害怕他或其他人破壞社會安寧;或在客觀準則而言,被告的行為相當可能導致任何人(必須是一名在場人士)合理地害怕破壞社會安寧的情況會發生。

以二零一二年梁國華案為例,背景是二零零九年五人向中聯辦抗議重判劉曉波,其間發生兩分鐘的混亂,有人倒地;判決方面,原審裁判官判定因中聯辦並非私人地方,而裁定被告沒有作出擾亂秩序行為,這是法律上錯誤,但案發相距三年無需重審,眾人脫罪。主控以梁國華案中的 corporate nature(集體性質)為由,說一群人向警員防線衝擊,就構成暴動,並不需要有一致的動機、理念和訴求。

黃大狀回應說重點是共同目的/意圖(common purpose) 而非以動機、理念和訴求。法官說,一班人一起用石掟警員是否暴動,黃大狀說那不是共同目的/意圖。

法官稱,他覺得若三個人用石掟人,要有共同訴求才能算為暴動,是十分荒謬。

黃大狀說告暴動的門檻要有共同目的,而英國另外有例子,只用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去檢控暴力行為,而不須用暴動罪去控告。法官表示不同意。

黃大狀與法官討論三人或以上怎樣行事,才算有共同目的。

黃大狀繼續引用一九一一年英國上訴庭案例,去說明當發生暴力抗爭,若缺乏共同目的,不宜用非法集結或暴動案去起訴。黃大狀引用了一九九三年的案例,英國在非法集結和暴動外,用了violent disorder的控罪。

法官問那案例是甚麼類型的審訊?主控答該審訊有陪審團。

黃大狀說 violent disorder 並不需要證明共同意圖,只要有三人或以上的集合(非集結)。黃大狀指第三被告是 casual participant(隨意參與者),並沒有共同目的或意圖。黃大狀又引用另一案例,強調共同目的之重要性。

黃大狀強調,非法集結罪和暴動罪皆要有「共同目的」。

黃大狀接著爭議第三被告的身份。首先黃大狀指出主要控方證人的供詞,尤其是有關警員防線的部份,並不能說是誠實可信。黃大狀說證人對金至尊事件的記錄搞錯了,亦沒有記錄見過第三被告。

法官說證人當時並未見到第三被告犯法,所以不必記錄。

黃大狀然後討論當時有沒有出現暴動。黃大狀說當時山東街的場景,究竟是「曬馬」,還是衝擊防線逼警員出山東街?

黃大狀說要有共同目的才算暴動;另外片段中的影片質素,不能確定片中人是第三被告;影片的真確性,是否毫無合理疑點,仍然需要法官作出裁決。

黃大狀再強調,用於檢控第三被告的關鍵影片,控方並未作出專業確認沒有被修改。

黃大狀最後說山東街和金至尊外,以共同目的來說,分別是兩宗事件,黃大狀說後者並未能有明確高質影像證明第三被告有參與暴動。

法官對黃大狀此說法作出反駁。法官要求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回答庭上截圖那人是否第三被告,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回避問題,不作正面回答,說那是法官的決定。

第八被告代表律師說控方的證供之間有矛盾,其他主要內容已寫在書面陳詞。

第九被告代表律師說他的陳詞已經寫在書面上。而控方的混合招認供詞法庭已經接納,故不作出陳詞。第九被告代表律師說希望法官把第三被告代表律師的共同目的陳詞應用到第九被告的案情上

第九被告代表律師指出第九被告口供中說凌晨一點多買口罩,與錄像中的凌晨四點幾有很大出入,但控方沒有處理過這些差錯,辯方亦不作立論。第九被告可能是記錯。

第十被告代表律師狀說他陳詞的案情和第九被告代表律師相同。第八、第九、第十被告的定罪基礎只是他們的招認供詞,及其中的二十條問答;但當中並沒有在場的警員以及任何攝影片段指出第九及第十被告的犯罪證據。只有七‧十一便利店的購物片段,但這並非指出被告在控罪現場的證據。

法官說第十被告代表律師指第九及第十被告買口罩的時間不謀而合,可以用第十被告曾看過第九被告的供詞去解釋。

目前餘下第七被告尚未陳詞,今早九點半將繼續審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