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警民衝突】控方首日結案陳詞:「如果無掟過嘢,一路有推進都算有參與暴動」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本報圖片

去年農曆年初一深夜爆發旺角警民衝突,多人被控暴動等罪名,今日開始作結案陳詞。當中九名被告今日繼續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應訊。本案原本預定於明年(二零一八年)一月八日裁決,但將延至一月十六日。今日主要由主控官陳詞。主控先提出他對判刑所參考的「良好品格指引」以及被告「可信性」的理解,再提出他如何判斷非法集結、暴動,庭上亦播放影片辨認被告。

 

控方:認其中一條罪即等於失去良好品格

主控官稱,對不上庭作供的被告,不會作不利的猜測,每位被告的口供只關乎自已,例如甲被告的作供提及乙被告,並不會影響乙被告。至於有關「良好品格指引」,主控引用案例,稱若一案中有多條控罪的情況下,被告若認了一條罪後,會把這條認了的罪當作是他到了最後才犯;但主控官又強調,當被告認了一條罪後,他就失去了良好品格。其他的控罪在判刑時就會失去良好品格指引。

本案第一被告已經承認一項襲警罪,但否認三項暴動罪及刑事毀壞警車。

 

控方:若被告自己令自己被定罪,被告就會變成有可信性

主控官說法官仍有一定的酌情權,但不是全面的酌情權(full direction)。第四、第六及第八被告沒有案底,可以使用良好品格指引;而第五、第八、第九、第十被告會面時有混雜陳述作供,如他們具有一定可信性,可以部份使用指引。

換言之,若有被告在會面作供所說的供詞,令自己被定罪(自己令自己有罪),按照主控官的陳述,則是會變成有可信性及犯罪傾向較低。

第六被告沒有作供、沒有案底,一旦被定罪,只會有低犯罪傾向(propensity),但沒有可信性(credibility)的品格指引。

主控官說,一眾被告都是現場被捕或於短時間內(一至兩週內)被捕,所以當晚的錄影可以對比被告被捕時錄像和照片(以及警員的辯認)。

法官則回應稱,若他自己能辯認,就不必依賴警員證人。

 

控方:「非法集結」加上攻擊、謾罵或破壞即成暴動

主控官再就非法集結和暴動案的條文作出陳述,非法集結可以用梁國華的案例,此案例有詳細的說明。當中的“corporate nature(集體性)”非常重要。

非法集結只需令其他人合理地恐懼社會安寧會被破壞(breach of peace),例如人身及財物安全受到威脅。如果再有任何行為,如攻擊,謾罵或破壞,就會成為暴動。

 

「如果無掟過嘢,一路有推進都算有參與暴動。」

主控官說當日的人數及行為已滿足了界定集結和暴動的條件。而控方要證明被告有參與。主控說一路示威的人士,「如果無掟過嘢,一路有推進都算有參與暴動。」第七被告的掘磚協助亦是參與。

主控官指出關鍵時刻有暴動;有關山東街,其中三名被告的案情中,示威人士掟雜物推進,又向後退中的警員掟雜物。主控官認為影片當中有攝錄三名被告,有被告亦涉及金至尊門前的襲擊。庭上提及相關的錄像和情境,控方認為包括本案被告。

控方使用不同機構拍攝的片段,對眾被告進行身份辯認的環節,包括SocRec、東網、香港電台及旺角一帶的閉路電視影片,主控以交叉參考(cross reference)的方式運用影片。就本報記者現場所見,控方所展示的影片不少甚為模糊,影片中人是否即是被告,令人存疑。

主控官說片中部份人士就算沒有投擲物品,只是一起向前推進已屬參與暴動。主控再重申為何事件是一個暴動,他認為這些人有威嚇性和挑撥性,令他人感到有實質破壞社會安寧,亦有警員因而受傷。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