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蠔涌案】辯方:警察線人蔡智恆提議去亞視舊片廠,蔡提議造十二個煙霧彈作示威用途


bg pic by Wikipedia user -Wpcpey

前年西貢蠔涌亞視(ATV)舊片廠懷疑爆炸品案,五人被控串謀製造炸藥罪及管有炸藥共五項罪名,案件十月三十一日繼續在高等法院審訊。本案審訊已經過中段陳詞階段(Half time submission),法官裁定表證成立,進入辯方傳召證人階段,各被告需答辯。

第三被告辯護律師稱,會向法庭申請入文件到陪審團文件夾,有蔡智恆八達通記錄、有照片、有通訊記錄,辯方要證明有蔡這個人存在,蔡智恆是本案的金手指及始作俑者,蔡有上過第三被告屋企,聖誕節在第三被告家中浴室做實驗,也用過第三被告電腦閱覽製造煙霧彈網頁,另外還有冷凍劑資料。

法官稱這些文件都是道聽塗說的文件;第三被告辯護律師回應,稱控方也有很多道聽塗說的文件。法官稱,第三被告辯護律師已執業四十九年,應該清楚這問題;法官稱,在澳洲有一個用「被陷害」作抗辯理由的案例,要律師好好參考。第三被告辯護律師回應,稱這個案情不是這樣,本案的抗辯理由是被陷害但不成功。

法官又問,如何證明那些照片中人就是蔡智恆?這點上要提證,證明文件的來源背景,或者傳證人上庭講,不能憑口講這個人就是蔡智恆。第三被告辯護律師回應,說找到蔡智恆臉書,入這臉書要是朋友圈才可進入,另外有一照片是劇照,這點上向法庭道歉,第三被告辯護律師說他以為全部相片中人都是蔡智恆。

法官說,這只可證明第三被告和蔡智恆是朋友關係,盤問時需證明臉書資料來源。

第三被告辯護律師又申請將南華早報報道呈堂,報導內容中提及,警察聲稱撿獲TATP原材料、可隨時使用,同時報導又聲稱TATP在倫敦地鐵爆炸殺了十六人;這是警方有意誇大案件,同時亦要向陪審團指出,第三被告本來被控告「製造TATP」,但已經無罪釋放。

關於南華早報呈堂的申請,有其他被告辯護律師及控方反對,法官判南華早報不呈堂;理由是報道內容偏頗,會令陪審團有偏頗觀感,之前辯方申請不被陪審團接觸,現在又提堂,存在矛盾;而在盤問案件主管時,已經用南華早報盤問過證人了。法官又指,舊控罪(「製造TATP」)無罪後,與今日審理的控罪無關,所以不準第三被告辯護律師在庭上提及舊控罪。

第三被告辯護律師繼續盤問第三被告。第三被告稱,KNO3是冷凍劑一種成份,他在網上找到製造冷凍劑的資料並列印;律師向陪審團派發網上冷凍劑資料;第三被告稱,那些冷凍劑放在他家,他用來做冷凍包,賣給醫療隊使用,得益用作籌款。

第三被告原本的控罪為「企圖導致爆炸或製造、存有炸藥意圖危害生命或財產」,當時第三被告遭拒絕保釋,其一理由是控罪嚴重;轉換控罪後,第三被告在法律文件中看到警察沒有找到製造TATP的工具和痕跡。

第三被告辯護律師稱,第三被告行為良好,從來沒有犯過法;直至二零一七年二月第三被告已被還柙超過二十個月;警員撿取了第三被告身上及家中物品,但第三被告就所持有的化學品及工具都作出抗辯,稱有合法用途。

第三被告稱,當初和蔡智恆關係相當密切,蔡智恆知道第三被告的動向及工作地點;蔡要第三被告做十二個煙霧彈,說要用煙霧彈作示威用途,但第三被告不認同這樣做。蔡智恆在第三被告家中問第三被告拿冷凍劑來玩魔術「忍者消失」,用冷凍劑混合粉狀物,弄出很多煙。第三被告在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最後一次見蔡。

第一被告辯護律師盤問第三被告,第三被告稱五月二十七日晚上和第四及第五被告到第一被告家看電解器,第一被告向他講解電解器構造原理;第一被告又說要焊接家外走廊的柵桿。第一被告亦拿出兩包焊料。第三被告稱,之後大家去食飯,食完後,大家要去ATV靈探,但他明天要返工,所以無去。

第四被告辯護律師盤問第三被告,第三被告稱知道第四被告在眾人裡面年齡最小,他沒有在佔中醫療站見過第四被告,而在其他聚會見過;真正認識第四被告是在電子班認識。第三被告稱,他和蔡善恆講煙霧彈以及造鋁熱劑,第四被告完全不在場及不知他做的所有實驗。第四被告沒有參與任何實驗。

第三被告稱,他和第二被告,六月十四日去ATV的事,他沒向第四被告講過,第四被告是完全不知道。

第三被告稱,有去過馬鞍山探險,第四被告有一齊去。那次去馬鞍山只是探險、走來走去,無做其他事情。

五月二十七日晚,第三被告上第一被告屋企,第四被告、第五被告都跟來,沒參與參考電解器。

主控盤問第三被告,第三被告稱,他和第一、二、四、五被告去馬鞍山礦場;礦洞很大,行了六個小時;主控問第三被告是否同意馬鞍山是製造鋁熱劑的好地方?第三被告回答,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第三被告說,去ATV並非他及其他被告的主意,而是他在見面時,當面問蔡智恆意見,蔡智恆介紹他去。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