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蠔涌案】第三被告:警察線人發送製造煙霧彈網頁;線人把槍械放在被告女友處,懷疑策劃全案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bg pic by Wikipedia user -Wpcpey

前年西貢蠔涌亞視(ATV)舊片廠懷疑爆炸品案,五人被控串謀製造炸藥罪及管有炸藥共五項罪名,案件昨日(三十日)繼續在高等法院審訊。本案審訊已經過中段陳詞階段(Half time submission),法官裁定表證成立,進入辯方傳召證人階段,各被告需答辯。

庭上將傳召第三被告的父母、神父、現僱主以證人身份上庭作供。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稱被告被警員打,在荔枝角看了三次醫生。第三被告頭、肚、手受傷,及有多處擦損。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第三被告一般背景問題,問及第三被告在港讀中小學,在英國讀大學及父母繼父關係。第三被告主修航天工程,有工程學士學位;他於二零一四年九月回香港,回港後知道有佔中事件;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及為何參與佔領?第三被告稱,因為他認為香港政策可以更好。律師問第三被告是否支持武力?第三被告答不支持。

第三被告:警察線人傳送製造煙霧彈網頁連結

第三被告稱,在佔中時期,入了一個群組,認識一個叫蔡智恆的人。二零一五年六月六日他在佐敦公園和蔡、第四被告、第五被告和女友在聊天,見遠處有幾個軍裝警察,行過來,無視附近幾個「金毛」,向他們查身份證,期間蔡和警員交談,警員問蔡:「咁面善嘅?」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為何對此印象深刻?第三被告稱,警員不查金毛查他們。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之後蔡有和他在網上聯絡,傳了一條關於製造煙霧彈的連結給他?第三被告稱是。第三被告指在文件中有蔡的八達通記錄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控方不肯提供線人資料,那他是否肯定蔡是線人?第三被告答「肯定」。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蔡之後有無介紹朋友給他認識?第三被告答有。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蔡有否介紹他入組織?第三被告答有,該組織叫做港澳台資訊交流平台。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第三被告那組織是否和某本地組織連繫?第三被告答「有」,叫「全國獨立黨」(NIP)。第三被告稱,有出席NIP一些音樂會、和他們聊天。第三被告說,NIP其中一位成員說自己是退休督察。

第三被告稱,蔡有上他家,上過三次。第三被告說,蔡第一次到他家是因為夾歌,逗留了半日,期間第三被告准許蔡用他的電腦找樂譜來夾歌。蔡亦有用他的電腦瀏覽有關製造煙霧彈的網頁。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蔡有沒有接觸過他的化學品?第三被告答有。第三被告稱,在佔中物資站認識蔡,當時有幫急救員做冰袋。第三被告說,蔡第三次到他家時,蔡說變個魔術給他看,當時用了第三被告家中的硝酸鉀及糖。

第三被告說,當時不知那些白色粉末是什麼,急救站人員叫急凍劑,蔡向第三被告說那是硝酸鉀。第三被告說,在六月時,蔡叫他製造煙霧彈。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第三被告聽到這資訊後有沒有記錄,第三被告說有,用記事簿及手機內筆記本記下。第三被告代表律師說,警員撿了他兩本筆記,其中一本有寫TATP字樣?第三被告答是,蔡說這是一個有趣東西,叫他上網查一下,但他沒查。

第三被告稱,他回港後都有工作。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關於第三被告加入的Group,有活動是到將軍澳一廢屋,二月時露營,及一次於三月收到一個關於反水貨的邀請。第三被告稱他沒參加反水貨。

第三被告說有次Louis叫他參加一個水貨運金賺錢計劃,有部分得益用於支持組織,自己有參加運金到日本。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他為何會和蔡傾火箭?第三被告答不記得為何傾起,但記得內容是可用硝酸鉀製火箭燃料。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他有否用過化學品製作家用品,第三被告答有,用梳打粉混合些醋製成清潔劑。

第三被告說家中酒精用於家中搖控車,搖控車是蔡的,說第三被告家外有條一百米直路,很合適玩,但第三被告從未見過那台搖控車,因為他已經被捕。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二零一五年四月,第三被告在一眼鏡公司工作,該處有機器可以把一些金屬蒸發?第三被告答是。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他那些燈泡鎢絲用來做甚麼?第三被告稱,用來製作金屬蒸發機的小型版。第三被告說,這個機具用來將手機鍍膜、把鋁蒸發成粉末。

第三被告說,鋁粉用於鋁熱劑,做鋁熱劑是因第二被告問自己建造一鐵皮屋頂的力學及焊接問題;他說第一被告亦知道。

第三被告說,他收集針筒、玻璃樽來製作金屬蒸發機,針筒用於抽真空。亦用了鐵線,發熱用燈泡鎢絲,接駁電源射出電子,另外用一個火牛,有需要時會在玻璃樽鑽孔。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製造鋁熱劑要兩物料,另一是氧化鐵,如何製造?第三被告說,用一自製電解器分解鐵,分解成氧化鐵粉。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如果他沒有被捕,會如何用這些物料? 第三被告說用於鋁熱燒焊。第三被告說,他亦有用雙氧水去做氧化鐵,亦有用硝酸。

第三被告說丙酮用於洗走鋁罐上的油漆,他有多盒裝有氧化鐵的盒,警察沒有拿走。第三被告說自製的電解器運作時,有微泡釋出。

第三被告說六月頭,蔡叫他製作煙霧彈,但他拒絕。

第三被告說曾用咖啡機來磨鋁紙。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鋁熱焊料是否可在鋪頭買?第三被告說因這是環保計劃,所以沒去買。

第三被告說因為電解法太花時間,所以第二被告之後去買了鋁熱焊料。

第三被告說選址ATV是因實驗有火警風險,而事源是問及蔡不知在那試,蔡提議去ATV,所以向第二被告建議去

第三被告說第二被告陪他到ATV大樓,找了一地方試。

第三被告說在ATV找到一吊牆鐵櫃,把焊料放在鐵櫃,第二被告拿出防風火機點火,用廿五秒點燃鋁熱劑,第二被告拿出鐵板,像三文治那樣夾住鋁熱劑,之後第二被告拿出太陽眼鏡給他,兩人一人一副,之後櫃有冒出白色煙霧。第三被告說焊料發光約二十至三十秒,之後有上前扯鐵櫃,試焊接鐵板有否焊實,及看到櫃底有焦黑。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他自製那些鋁熱劑有否點著?第三被告稱,當時試的是第二被告的焊料,不是我的。第三被告稱,他在當時燒完有拍照;警員撿走他的電話;他之後看過警察交給他的光碟,有找到該實驗的照片。

第三被告稱,做完後收拾物品跟第二被告行,到地下找出口,我見到一個人,和他有眼神交流,那人之後縮回頭,好像很害怕,之後他對第二被告說「有人喎」,然後四方八面都有人衝出來捉他們,有一個人他很深刻,因他一身迷彩衫、面部塗黑,之後他舉起手叫他們冷靜,有人捉住他,之後有個布袋笠住他的頭,解下他的背包,扣他手銬並壓他的頭部到地上,之後沒有出示任何警員證件,帶了他去另一地方,約十多步距離,他跪著、頭碰地十分鐘,之後有人在他雙手套上紙袋,之後警員給一張膠櫈靠著,約半小時。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可否透過布袋觀看外界?第三被告答看到。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指被捕時光暗如何?第三被告答有陽光但開始暗,有人架設射燈射向他。

警察四次毆打第三被告

第三被告稱,「O記」警員第一個問題問他的名字。一拘捕他時,就撿走他所有物品。O記警員問他要手機密碼,他不答,警員就開始打他,打了四次,第一次打了三至四分鐘。打完第一次後有警員講,「呢條友好似唔識廣東話」,督察說:「佢扮嘢唧」,之後覺得他們會對自己不利。

督察之後用英文警誡他,又問他手機密碼,他沒有理會該督察,督察就用中文說:「咁你繼續」,講完督察就走開,之後眾警員又打他。第二次打他時,他將雙腿縮上心口,保護腹部,不讓他們打腹部,警員用手拉開他的雙腿,用拳頭打他的腹部,由於雙手反鎖在背,他的雙手都擦損了。

第三被告稱,之後有聽到男人、女人聲音,女人講了粗口,然後他被硬物打了一下,耳朵中間流血。第二次被打數分鐘。當時頭套的眼晴位置在側,沒有對正。

第三被告稱,之後他躺在沙地上,用頭捽沙地捽正個頭套,想看是誰打他,捽正後他起身,看到搜他家的那警察,之後那警察看見他頭套位置不同了,就打他的頭。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這是第三次被打?第三被告答是。

第三被告稱,之後警員用手打開他的雙腳,但手滑,滑到地上擦損了一隻手,警員憤而壓住他的頸部,他透不過氣,之後不斷有人打他。之後有警員說:「人妻畀我拉咗啦,有人已經指證你。」

警員亦提了他的女友名字,指他的女友也被捕。

第三被告稱,警員說:「畀你最後機會,你肯講背後大佬係邊個,講咗可以特赦你。」第三被告答:「唔知你講咩。」警員說:「唔講,再嚟過。」之後他再被警察打。今次打他私處,打了好多下,見他好似頂得順,之後警員揸他下體。這次打了三、四分鐘左右。打完三十分鐘後才把他帶往警署。

第三被告稱,之後警察帶他到他家搜屋,他的後父有拍片,屋企有大量記者;警察叫他母親帶路去他的房間;他的房有其他人會放東西;當時警員並非要找爆炸裝置;找證物時就像「普通搵野咁搵」;警員撿走了氧化鐵;但警員沒有拎走所有東西,他在庭上出示膠盒,內有金屬塊物體,稱這是被捕後母親發現,幫他保存;第三被告出示另一膠盒,內有橙紅鐵鏽粉;說這盒是他用雙氧水製成的鐵鏽粉。兩盒鐵鏽粉交給陪審團傳閱。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第三被告是否曾經申請警員及ICAC職位?第三被告答是。有警員知道後「下」左一聲問他:「你唔係好憎警察咩?」第三被告說,「我無話過我憎警察。」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警員如何知道他有申請這些工?第三被告說他電腦有申請表,警員搜查他電腦時,見到有警務處回覆電郵。警員對此很驚訝。警員又對他和他母親用意大利文溝通感到不滿。之後警員帶他到西貢警署。他離家後,同樣有大量記者。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他到警署後,警察有沒有帶他到值日官檢查傷勢?第三被告指沒見過值日官。第三被告由拘捕至搜屋後、到警署前都被雙手反鎖。

第三被告在第一庭過堂時,有說自己被打,之後有拍下身上傷勢。第三被告並出示傷勢相片。第三被告說這些照片在觀塘法院拍攝,是他被打後四十八小時才拍的。第三被告代表律師指出身體各位置傷勢。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初時他是被控「企圖導致爆炸危害生命或財產」?第三被告稱是。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現在他被改控「製造管有爆炸品」?第三被告稱是。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第三被告知道「人妻」被捕後,知否其女友亦被捕?第三被告說知道,在之後收到的法律文件得知。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問他女友是和蔡智恆有聯絡?第三被告稱是,補充說他們兩人認識。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稱,在控方不使用的法律文件中,找到他女友與蔡的對話紀錄?第三被告稱是。

法官問第三被告,如何知道那些手機內的文件屬於他女友?第三被告答,因在警察錄影會面的謄本中,有問及這手機的問題;而在被捕前,女友有提及蔡類似對話內容。

法官指示陪審團今早(三十一日)十點開庭,叫陪審團先離開。

法官說第三被告代表律師破壞提證程序提證,法官完全不知道這疑犯的這部份口供,及文件來源背景;法官說,提證是有規矩的。

主控官說,文件中的那個蔡智恆不知是誰。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說,這蔡智恆是個壞人,害人越多越好,把手槍放在第三被告的女友那邊,這件案極有可能是那線人蔡智恆策劃。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說,他有嘗試找出蔡是誰,有到他臉書下載一些照片。

法官說,蔡放槍在第三被告女友那邊,那把可以是玩具槍,這點上辯方要提證據證明。法官向第三被告代表律師稱,這線人資料是與本案無關。

本案將於今早(三十一日)十點開庭繼續審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