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蠔涌案】辯方:此案是小題大做|法官:有可能令控罪不成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bg pic by Wikipedia user -Wpcpey; mole photo: from Max Pixel under CC0

前年西貢蠔涌亞視(ATV)舊片廠懷疑爆炸品案,五人被控串謀製造炸藥罪及管有炸藥共五項罪名,案件今日(二十六日)繼續在高等法院審訊。控方最後一位證人、曾於本案擔任總管(下稱「前總管」)的警員作供。今日控方舉證完畢。本案審訊進入中段陳詞階段(Half time submission),法官之後再會裁定表證是否成立。

辯方律師:從未遇到如此不合作,不友善的控方

辯方律師連日在庭上盤問警員有沒有「警察線人」向警察透露關於蠔涌的情報,有警員在庭上稱有線人;於是辯方律師今日開庭時,提出希望用「警察線人」來作為其中一個抗辯理由。但法官不說看不到有相關性、認為這與控罪無關;稱辯方律師可以透過作供時提出。辯方律師說先去這樣做才可提高第三被告庭上作供的可信程度。

辯方律師又稱,他做了四十九年大狀,也絕少遇到如此不合作、不友善的控方。法官說現階段傳召完控方證人才作處理「警察線人」問題。本案法官薛偉成亦曾於九月二十一日於庭上表示不滿控方發放資料混亂。

 

安排傳媒SHOW、記招發放不實消息
辯方律師質問前總管 一問三不知

接下來辯方律師繼續盤問控方的警察證人,這名警員於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時身為本案總管(「前總管」);前總管稱他自六月十一日至大概七月中旬為此案總管,之後仍有關注案件進度。

辯方之前曾質疑警察蓄意安排「傳媒SHOW」,懷疑有警員故意放風、約傳媒採訪例如本案的案情重組等事,代表第三被告的律師問前總管,知不知道透露被告資料是違法的?前總管說不清楚為何有這麽多記者在第三被告家門外等候,聲稱通知傳媒有既定機制PPRB(「警察公共關係科」)。辯方又問前總管是否記得,在警察就本案所召開的唯一一次記者招待會中,有三名反黑組高層在場,而三位反黑組高層其一是貪污警司?前總管稱他不記得自己是否在場,此時控方反對此提問,法官判斷反對有效。

辯方律師在庭上展示警察曾公佈的「槍械相片」,問前總管是否知情。前總管稱警隊有分工,他當時另有工作,對此不太清楚。

辯方律師問前總管六月十四、十五及十六日他有沒有參與本案?前總管稱十四、十五兩日為拘捕時刻,十五日做案情重演。

辯方律師認為,在警察記者招待會中,警員「像做戲一樣」展示槍械,前總管應該記得,但現在卻於庭上扮作忘記,因為他作為前總管,從未更正這些具誤導性的錯誤訊息。前總管不同意。

前總管表示他見過槍械相片,又稱在七月頭至七月中已經調離崗位,不知最後檢控的情況,為何沒有控告槍械罪,以及之後撤銷管有炸彈控罪。前總管說他對之後的事不清楚。

辯方律師指出前總管見過三名三名反黑組高層,以及一堆槍械照片;但之後警察並無澄清那些是玩具膠槍。前總管回答,說警察要驗槍,亦不同意可以很快可以知道那些是玩具槍。

辯方律師說記招中警方亦發放消息,聲稱了找到TATP化學品的原素,是恐怖襲擊常用的炸藥,而且已經可以使用。前總管說他記招不在場,不知在場內有沒有出現過這些訊息。

辯方律師指出證人知道這兩個訊息是錯誤,為何可以容許這些訊息發放出去。前總管說證物中沒有TATP,「只有一些材料可能可以做TATP」。當然尚未對證物作出詳細化驗。

 

辯方律師:此案是“making a mountain out of a molehill”

辯方律師指出之前有證人作供說,現場沒有TATP亦無爆炸風險;之後亦從未找到可供使用(ready to use)的TATP爆炸品。辯方律師指出,作為案件主管,記招的內容是由證人的匯報提供。前總管同意。

前總管說他匯報中沒有提到有可用的TATP,但不記得有沒有提過有可用的炸藥。

辯方律師說此案是“making a mountain out of a molehill”,中文是「小題大做」。前總管稱不知英文句子意思,但不同意中文意思。辯方律師說,此案兩年來並沒有人及物的傷害。前總管表示同意,但不同意本案是反黑組為立功而小題大做。

辯方律師與法官討論法例問題。法官說第二被告代表律師提出違憲議題,即控方不根據法例定義做報告的議題應在審前覆核提出。律師回答,說專家證人作供後,才確定有這個議題。

 

辯方:港、英法律不同,沒涵蓋的物料不能說是爆炸/危險品

法官:有可能令控罪不成立

辯方律師指出,控方和證人要用明確的爆炸和危險品條例控告,不宜用煙火效應混淆爆炸品。

第二被告代表律師指出條例中,有關「製造炸彈」中「製造」二字的定義;又指出某些原材料如果並不在危險品(包括爆炸品)的清單內(第二百九十五章《危險品條例》),便不能說它是爆炸或危險品。

第二被告代表律師又討論英國的有關法例,英國法中,對產生煙火效應的定義可以有很大的延伸空間,但香港的法例已經包括了很多物品所以不須延伸。即不包括在第二百九十五章內的物品便不規管。

第二被告代表律師指出控方若運用英國法律的條例和概念便要用全套,法官表示明白第二被告代表律師的議題;亦即「英國法律以『相類似性』來規定危險物品,香港法例已經有一張清單列明大量危險品」。 (UK ordinance regulates dangerous goods by similarity, HK ordinance contains an exhaustive list of items.)

第二被告代表律師指出還有另一個爭議點,他認為新的危險品(包括煙火物)的規管條例仍在草擬中,而現有危險品條例未有把某些物品或混合物涵蓋進爆炸品(explosive)、易燃煙火、危險品。新條例中涵蓋的物品會由一千一百項加至二千三百項。第二被告代表律師建議法庭不宜在未有新條例的情況下僭建項目。

辯方指出,香港有規管硝酸鹽混合物與碳(Nitrate Mixture with Carbon)有規管,不過本案並沒有指出有碳(Carbon)證物,而且混合物(mixture)並非化合物(compound)。案中氧化鋁粉末(Aluminium oxide powder)是第六類危險品,但並非爆炸品。鋁熱劑(Thermite)亦不是爆炸品。硝酸(Nitrate Acid)屬於第三類危險品,是腐蝕性物質,並非第一類爆炸品。丙酮(Aceton)也只是第五類。煙火(Pyrotechnics)效應物品並非第一類危險(爆炸)品,屬於第七類危險品。

法官說第二被告代表律師的提案是法律議題,可以在審前或剛開審時處理。法官說有可能令控罪不成立。

第二被告代表律師指為何這麼遲才提出此論點,是因為第一條控罪的修改。控辯雙方當時爭拗是否保留煙火物質,控方主張保留,辯方曾經反對這個修改。

法官指出,第二被告代表律師今日是提出全新的論點,「橙同蘋果係唔同」,而中段陳詞全都是法律論點,如果辯方堅持,須自負後果;因為在審訊中所有法律爭議都應該在開審覆核前、審訊時傳召證人前提出,但法官准許辯方繼續講。

法官稱,控方是用危險品條例中的「硝酸鹽混合物」定義來作出檢控,辯方則稱,鋁粉、鐵粉是第六類危險品而不是第一類爆炸品;以第一類爆炸品框架作參照,如第一條控罪提及「煙火效果」,但危險品條例有定明何謂煙火物料準則。危險品條例中的「煙火效果」是指煙花,如果在這個情況下,控方只可控告「管有煙花」罪。第二條控罪告管有炸藥鋁粉及氧化鐵粉,但危險品條例只將鋁粉列為第六類危險品,而不是第一類的爆炸品。

辯方稱,控方「擺龍門」,把危險品條例放在刑事罪行條例。法官問,危險品條例第二條是否不適用於本控罪?辯方指第二類危險品有例明「煙火效果規範物」,如規範外則不是。

 

法例規定「爆炸品」是指「會導致爆炸」,而原材料不會爆炸

辯方又提出,現在告的是第二百章第五十五條「製造或管有炸藥」,這條罪是需有炸藥成品才成立;法官稱不明白為何一定要有成品才可控告,假如原材料放在桌上,只差混合,為何不可控告?第二被告代表律師指,第五十五條指是製成品。

法官指本案有串謀協議存在,即如串謀謀殺,不一定要那個人死了後才可以告。辯方指,如有意圖、企圖,是告第五十四條,而不是第五十五條。而第五十二條的「爆炸品」定義是有製成品,或有原材料和成品一起,而沒有成品則不符第五十二的條爆炸品定義。法官稱他首次聽到這種爭辯的方式。辯方指這是合理邏輯推論。

第二被告代表律師指第五十二條定義「爆炸品」是指「會導致爆炸」,而原材料不會爆炸,所以控方是用錯法例來控告。

法官說,中段陳詞是就控方舉證的證據層面作陳詞,看表面證據成不成立。辯方稱,無罪假定原則是人權法,而控方舉證未能指出各被告有串謀或爆炸品。

控方現只能舉證第二被告去過某些地方,但未能證明第二被告人有和其他人串謀及製造違反法例物品。

第一被告代表律師稱,控方未能舉證,五名被告人是否知道各物料能夠製成爆炸品的混合比例,如鋁熱劑。二零一五年五月廿八日晚,控方未能舉證有持膠箱,警員口供對第一被告當晚有否持箱各有說法,另一點控方未能證明各被告何時離開,因現場有多處出入口。另指當晚有警員見有閃光及煙,但現場是有很多人會進入,未能證明閃光和煙與被告有關。

 

爭論眾被告之間有無串謀協議

法官指,中段陳詞應是無需答辯陳詞,即辯方要陳詞指控方舉的證據夠不夠,而現場的箱是否第一被告帶去,這由陪審團決定。第二被告代表律師指,第一控罪是告有煙火效果的硝酸鹽混合物,但沒證據有硝酸鹽混合物,另外沒能提證有串謀協議。

法官指,協議不需簽約才算協議,而是大家有一個思想上的認同就可以是串謀協議。法官再稱,現在作中段陳詞時,無需答辯陳詞,辯方是要指出控方證據是否足夠,而非指控方沒有甚麼證據。法官稱,辯方陳詞似是指控方證據薄弱。

第二被告代表律師指協議方面,沒證據證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的事與六月十四日的事有關。警察在第一被告家中沒找到硝酸鹽,第一被告亦不知道第二被告、第三被告在做甚麼。控方沒有提出足夠證明他們有串謀。而第五被告的口供前後矛盾。

法官指出,辯方指控第五被告的口供是警員威嚇下教他講的,而辯方律師現在是藉第五被告口供有矛盾而指警員證據不可信。

有關第四控罪的物料鋁熱劑,辯方稱這在第一被告屋外走廊發現,外面是公共空間。法官稱這位置是第一被告可控制空間。

第一被告代表律師指,控方指控第一被告製造TATP,但第一被告欠一元素才能製成,而專家證人指製TATP 需攝氏四度以下,化驗師則稱室溫也可製作。

第四被告代表律師稱,他將應用第一被告代表律師陳詞,不再重覆;又補充稱,在五月二十八日時,警察於凌晨一點五十五分見到三人爬入ATV,於凌晨兩點十七分見到閃光、煙,沒有證據證明D4在該段時間有在現場。ATV蠔涌舊片廠有玩War game人士經常進入,現場也有多個出入口,所以閃火及煙有可能是其他人造成,控方也不能排除有被告以外人士在場。至於六月十四日第四被告不在場。

 

代表律師稱第五被告沒有參與

第五被告代表律師稱接受其他律師的陳詞,而就算第一被告至四被告有串謀都不關第五被告事,因第五被告無份參與;警察看見第五被告和各被告去麥記食野和去ATV都不能指第五被告有串謀。法官稱,現在不知道第五被告為何去ATV。律師則稱,第五被告第一份口供說去靈探。法官則稱,在第二份口供中,第五被告說要找地方造煙霧彈;法官指第五被告口供中,有說第一被告做甚麼、第二被告做甚麼。律師稱,這不能證明第五被告有參與。法官稱,例如打劫,當被告知道並且在場,但被告只是站在一旁,那麼被告有否參與,是只由陪審團決定。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